【11】

麥教授和同學們的神情儼如被判死刑一樣恐懼。

「怎麼辦?」邱永恆喃喃自語:「現在應該怎麼辦?我們會一個一個地消失嗎?我們會死嗎?」

現在,三時三十分。

「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一小時就會有一個人消失……」盧立峰凝視著時針。



「我們不能再這樣等下去!」邱永恆突然說,雙拳緊握。

「難道你終於決定履行抽中死神牌要離開課室的協議嗎?」林依晴調侃。

「不!」邱永恆望著我,再望向藍巧怡,指著我,再指向藍巧怡,說:「你們就是罪魁禍手,令我們消失的人,只要在下一個消失前,讓你們消失……」

我不知道,可能連邱永恆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所以在顫抖。

「他們是殺人兇手!」邱永恆大吼,用力地釋放心中的恐懼:「大家聽我說,我們必須殺死他們!」



眾人寂然,在思考、在掙扎、在猶疑、在痛苦、在撕裂心靈,不消一秒,大家以行動作出回應。

他們一個一個地站起來,如同著魔一樣的神情望著我和藍巧怡,然後向著我們走過來,有些同學舉起椅子,有些同學拿著尖銳的鉛筆,就連麥教授臉容也變得森冷。

從片段開始,對於這種結果,我已經早有所料……但沒想到……那麼快……

不……這裡本來就很有問題,說不定還會影響著我們的心智。

「等等啊!」林依晴竟然擋我和藍巧怡面前。



「怎麼了?林依晴?難道你也是他們的同謀?」邱永恆眼神充滿戾氣。

「不!我覺得他們不是殺人兇手。」面對眾人的癲狂,林依晴勇敢說:「他們是提出錄影方法的人,如果他們是兇手,又怎會提出錄影?我們都認識藍巧怡和古亦凡,他們根本不是這種會殺人的人,即使手機錄到那些情況,我也想……一定是這裡有什麼會附身的東西!這種東西也會附在任何人身上。」

大家面面相覷,正想放下手中的「武器」時,沒想到邱永恆卻說:「對!他們已經被附身,殺死他們,殺死他們體內的惡鬼!」

於是,所有同學一湧而上,

推跌了林依晴……

一張椅子想揮向藍巧怡身上……

我顧不得擋上……

我被壓著……



看見一個又一個喪心病狂的臉……

藍巧怡舉起一張椅子砸到正想用鉛筆插向我的同學身上……

那同學的頸項好像受傷了……

我拉著藍巧怡的手……

課室的門口就在眼前……

但是……但是……我……

我很害怕……



但我更害怕……

「害怕無法保護身邊的人嗎……?」不知從哪裡來的聲音,那聲音既充滿了嘲諷,也散發出陰冷和無比的寒意……彷彿從深淵裡爬進我的耳朵……我的在腦海……

非常……非常害怕……

是的……我已經再……再不想他們在我眼前消失。

我握緊藍巧怡的手。

【11.5】

過往也一樣……

每當我被恐懼困住的時候,那人就會出現。


他是誰?我不知道……

他既是我,也不是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