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怎麼看?」藍巧怡盯著房間的門。

現在,房間裡只剩下我和藍巧怡。

「我想……我們應該不會離不開這裡吧?」我也盯著房門。

「我不是問這個。」藍巧怡側目。



「可能如妳所言,我們早上時只是發了一場夢,現在醒來了……」我說:「我以前曾經看過一本書,是講述共同夢境……」想到這裡,我笑了,說:「或許我跟妳有非比尋常的關係,所以能夠夢見一樣的情景。」說著,我都覺得沒有可能。

「唉!」藍巧兒嘆一口氣,說:「算吧,反正事情該告一段落,他們看起來什麼都沒有發生,也許暑假後還能夠看見其他同學。」

告一段落?
這是自欺欺人吧?

那麼該怎樣解釋,莫嘉俊、劉明詩、林小山、黃柏宇這四人的存在?為什麼……我們對他們的過去毫無印象?如果說印象,唯一的印象就是莫嘉俊、劉明詩、林小山……他們都是生涯規劃課程的出席名單以內的人,至於黃柏宇……他看來應該是在兩點後消失的同學。

大概被藍巧怡發現我對自己記憶糢糊這件事感到不安,她安慰我說:「不要想那麼多,反正我們做不了什麼……」



「但……但林依晴……」我胸口像壓了一顆大石,很沉重。

「很快就會再見到林依晴……」藍巧怡說:「盧立峰他們都出現了,我相信她也回來了。」

真的嗎?

「但他們好像不同我們,他們什麼都忘記了似的。」我說。

令我最疑慮和在意的,不但是我對同學存在記憶的混亂,而且是這補習班的人數。



這裡,六時正上堂……數目剛好……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聽見房外傳來電話響鬧的聲音,我跟藍巧怡立刻對望。

本來我們並不加以理會,收拾好東西就準備離開,

但,

電話響了很久,響了又響……就好像有什麼急事。

「外面沒有人接聽電話嗎?」藍巧怡奇怪著。



於是,我和藍巧怡離開房間,經過一間類似辦公室的房間,而電話的聲音就是從這裡發出。

電話一直在響,但這裡沒有人,教會姐姐不知去了哪兒。

「你做什麼?」藍巧怡拉著我。

「聽電話。」我呆呆地說。

「那電話是找你的嗎?」藍巧怡近乎責備。

「不是啊……」我說:「但……可能有什麼急事……」

「都不關我們的事吧?別管閒事。」藍巧怡擔心地說。

「沒什麼的。」我輕輕甩開藍巧怡的手,走過去,拿起電起的聽筒。



「喂?」我。

……

「喂?」我再對聽筒說。

「你是……?古亦凡嗎?你是古亦凡吧?你果然在這裡!」對方是個男人,聽起來……他是……

「你是誰?」我。

對方驚恐、焦急:「你知道我手機沒有電……所以我再沒有時間!你給我聽好!我終於記起所有事情,記起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時間無多……我的助手名叫……袁越月……」

「麥教授!你們現在怎樣?林依晴怎樣?」



「時間不多了……我的力量撐不下去……但我一定要……嗄嗄……第二件事……記住……千萬千萬不要跟你們的同班同學待在一起……」

對方那邊太多雜音,「什麼?你說清楚一點!」所以我說。

「千萬不要相信他們……他們……他們是……

殺……殺死他們……只有你……只有你才可以……」

然後……對話的聲音戛然而止。

「喂?麥教授?

麥教授?」

我拿著電話聽筒,對方未有掛線,我也靜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手機卻傳來非常淒濿的喊叫。

我不知道誰在喊叫……不……這聲……

「喂?麥教授?麥教授?」我驚恐,說:「他是誰啊?」

極度痛苦的喊叫聲慢慢消失,我依然拿著手機,聆聽另一邊的寂靜……

藍巧怡望著我,然後……

叮噹!叮噹!叮噹!

我倆同時望向發出叮噹聲的走廊。

「咦?這麼晚應該不會再有人來教會的……」我們聽見教會姐姐在外面說。

藍巧怡見有人應門,便急著問我:「電話裡的是麥教授嗎?他說什麼?」而且一臉憂懼。

下一秒,走廊傳來教會姐姐跟其他人對話的聲音:「咦?為何你們又折返回來?是不是剛才補習的時候漏了東西?」

「他說,

千萬不要靠近我的同學……以及……」

我望向走廊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