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他們折返回來。

「咦?你們還在這裡嗎?」盧立峰在走廊發現我們在辦公室。

「為什麼你們躲在教會的辦公室?」在旁的陳少芳好奇地問。

同學們在走廊好奇地望著我們,臉上卻彷彿蒙上一層陰影。



「你們呢?為何折返回來?」藍巧怡保持態度自若。

「哈!黃柏宇這個大頭蝦把雨傘漏在剛才補習那間房裡啊!」邱永恆笑著說。

「喂喂!古亦凡你究竟有什麼功課問題要問藍巧怡啊?」劉明詩有笑著問:「躲在這裡,難道你們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們望著他們,一時間竟找不到說話回應。
他們望著我們,眼神好奇得竟有點詭異。

「呵呵!不怪得你們不去跟我們吃飯啦!」陳少芬忽然笑說,打破片刻的沉默。



我傻傻地搔頭:「哈……哈……就是些無聊的數學題吧……不要誤會我們啦!」可能笑得有點僵硬……

「想我們不要誤會都可以啊!跟我們一起吃飯吧!」沈在東玩笑地說。

「不……」我才吐出一個字,內心一凜,驚訝問:「沈……沈在東?」

「Hello!」沈在東表情得意,說:「我在外面碰到他們,所以順道跟他們一起吃飯!」

「什麼嘛!你根本就是記錯時間,以為補習時間是七時正開始!」陳少芬沒好氣說地。



現在的時間……?
我立刻望向時鐘,七時六分……

沈在東以笑帶過,但好奇地望著我,說:「怎麼樣?古亦凡你的樣子奇怪啊……好像見鬼似的?」

我正想開口解釋的時候,藍巧怡先說:「那你要好好檢討自己為什麼生得像隻鬼了!哈哈!」她開玩笑的語氣揶喻對方,為我的恐懼開脫。

看來,我要學學藍巧怡的處變不驚。

「沒有……我只是好奇為何只見沈在東,不見你的弟弟沈在南而已。」我說:「平時你們兩兄弟通常都形影不離的。」笑,保持微笑。

「他只是有點不適還在家中。」沈在東漫不在乎地回應。

還在家中……抑或……



「我拿回傘子了,走吧。」黃柏宇走過來,唯唯諾諾地說:「對不起,要大家久等了。」

「古亦凡!藍巧怡!一起走吧!你們的功課問題也應該解決了吧?教會也要關門了,別阻幹事姐姐收工吧!」邱永恆催促著說。

麥教授的聲音延繞腦內:
「千萬不要跟你們的同班同學待在一起……」

「你們走先吧。」我微笑,眼睛稍稍移向藍巧怡,然後向他們擠尾弄眼,裝模作樣。

這時候,我寧願「他們」覺得我們有路……
唯有這樣才有藉口留下來。

不……即使如此,他們大概早已洞悉我們對他們的警覺吧?他們可能不會讓我們就此逃離?
但絕對不能就這樣張開彼此的底牌,否則我們更加無路可退。



天啊!到底他們是什麼?
中午在課室的經歷告訴我,眼前這群同學一定有古怪。
麥教授突如其來的電話告訴我,眼前這群同學非常危險……

他們是我的同學……抑或已經不是……?

幸然……

「好吧……」盧立峰笑淫淫,對大家說:「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他們了!」

「好吧!我們先走了!」陳少芬竊笑,又說:「記得這裡是教會啊!不要太過份。」

我靦腆不語。



他們真的會離開?

當他們側身將行時,卻忽然回頭,他們一致回頭的動作達到一個詭異的程度,盧立峰漾開燦爛的笑容,說:「記得嗎?我們在八月二十四日有場籃球比賽,古亦凡你記得之前要好好操練啊。」

「比賽?」我很困惑。

「對啊!到時全班都會出席。」邱永恆的笑容同樣燦爛:「你們都要出席。」

「在哪?」藍巧怡問。

「學校。」黃柏宇微笑答。
「記得出席。」陳少芬微笑說。

「在這日子之前,這段期間要好好活著。」盧立峰微笑說。



「什麼?」我有點詫異……這句說話……


怎麼說好呢,他們的笑容十分和諧,萬分親切,但……

不尋常得令人發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