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等到他們都離去,等到年輕的教會幹事姐姐走過來說真的要下班,我們才敢步出教會。

「籃球比賽,我沒有聽過。」我坦言。
「我都沒有。」藍巧怡說。

我們就站在教會附近馬路的紅綠燈前。

「他們在說謊?」我疑惑。


「我不知道。」藍巧怡答。

「他們……」我猶疑:「還是我們的同學嗎?」
「你可能比我知得更多。」藍巧怡說。

她是指麥教授的來電。

「麥教授在電話裡說得不太清楚,但他說過……」我只說到一半。
「算吧!」藍巧怡卻阻止我說下去,說:「無論怎樣,事情應該就這樣算了。」



算?

「但……他們……」我沒想到藍巧怡會有這種回應。
「深究下去並沒有意思。」藍巧怡堅決說。

這是我們說算了就可以過去的事嗎?

「不是有沒有意思的問題。」我搖搖頭。
「我不想再捲入事件,關於那個籃球比賽,我們不出席就可以。」藍巧怡依然說。



但,這已經不是有沒有意思的問題,也不是想不想捲入的問題……

「但我們根本已經被捲入了。」我說,我肯定地說。

是的,我也希望這些奇怪的事不會再發生。

這下子,藍巧怡也沒有再回話。

「有我在……」我不知該說什麼安慰藍巧怡,她看起來很消沉。

「古亦凡……」藍巧怡臉色沉重,說:「你抬頭看看……」

抬頭……看看?

於是,我慢慢抬頭……



抬頭……且看見了……

我驚詫得張開嘴巴,卻一時說不出話來。

「月亮……」我冷靜自己,說:「妳一早已經察覺……?」

藍巧怡點點頭:「對不起……我實在不敢相信……不想去相信……我也嘗試假裝不去注意這些不尋常的東西……」她說話的語氣怪怪,像在哽咽。

她其實該害怕,卻一直裝作鎮定。

的確,換著是別的女孩,早就哭光了驚懼的淚水。

我望著天,夜空中,竟是墨綠色的月亮,
我確定自己一生中,從來沒有看過這種墨綠色的月亮。



雖然我聽過一些大氣層折射會令月亮顏色有所變化,但此時月亮所呈現的綠,卻散發一種異常的恐怖感。

當然這種恐怖感也可能是心理作用。

我……不知道為何今晚的月亮是墨綠色的。
難道這種天文現象,跟早上颱風有關?

但願……這只是普通的天文現象。

「不……」藍巧怡搖搖頭,說:「怪異的不單是這綠色的月亮……」

「?」

「這是夏令……但以現在的鐘數。」藍巧怡望著天,望著漆黑的天,說:「根本沒可能這麼黑。」



都是早上颱風的問題吧!

「妳有什麼推測?」我問。

我知道,藍巧怡就是不想推測。
可能,她的推測一向很準確,因為她很聰明。

「我想……我們從早上開始,根本從來沒有離開過學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