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路上的行人,馬路上的車輛,路軌上的輕鐵,夜下的燈光,一切如常。

乖違的月色下,卻沒有半點疑惑的路人。

到底是沒有人察覺月光的怪異,抑或只有我和藍巧怡看得見?

「去找圓圓圓。」我說,坐在橋底下公廁旁的公園長椅子上,面向著遠近馳名的屯門臭河。



熟悉的臭氣竟讓我帶來一點安心。

「什麼是圓圓圓?」藍巧怡很困惑。

「麥教授在電話裡說要我們找圓圓圓,又說圓圓圓是他的助手。」我如實對藍巧怡說,雖然我也覺得「圓圓圓」這個名字很奇怪。

藍巧怡認真地思考。
我也認真地思索這個名字。

「我記起了!」藍巧怡忽然驚醒,說:「昨天提醒我們早上上堂的那個女人啊!」



「?」我回想。

「你忘記了嗎?」藍巧怡說:「為什麼我們今早會回校上堂?就是因為那女人打電話給我們,說今天有一個特別的課程,要求我們回校上堂!」

「是的……我收到電話的時候心裡都是埋怨……為何星期日要上學……但……我可不記得她叫什麼來的……」我邊說邊回想。

「本來我都不會知道的,但因為她打來我家的時候我又正好行開了,這個電話是我媽接的,她留下聯絡方法還有名字給我,所以我肯定她的名字叫袁越月。」藍巧怡說。

竟然有留下聯絡方法?



「她的聯絡方法?」我好奇。

「對啊,我那時候應該覺得奇怪,因為留下的電話號碼不是學校的電話號碼,但那時候我並沒有想太多。」藍巧怡聳聳肩,又有點困惑說:「都不知為何那時候沒有多想……」

「那麼……妳知道她的聯絡方法吧?」這是重點。

「549940487。」她不假思索,快速說出號碼。

我只能佩服她的記憶力。

「我們去找找哪裡可以撥電話吧。」我站起來,坐而起行。

「去你家?」她問。



「我家有點遠,我想在附近地方找個電話應該不難……」我說,而且心想,雖然現在情況有點特殊,但我嫲嫲不喜歡我帶女孩回家。

「我家也不行,但我想不起這裡附近有什麼地方有電話亭,而且……」藍巧怡憂慮說。

我知道她在憂慮什麼,如果我們真的……
真的從來沒有離開過這所學校,那麼,這地方有沒有電話都成問題。

不過,這只是我們的推測。

嗯……就算今晚月色有點不同……但這裡怎會還是學校?

「事實是我們就在剛才的教會接聽了一個電話。」我說:「我相信……那個電話……應該是一個電話。」這句說話聽起來有點古怪,但藍巧怡卻會心微笑。

「而且教會就在附近。」我說。



「但教會應該已經關上門了。」她說。

「我知道有個方法可以進去。」我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