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教會果然已經落闡,所以唯有從後門進入,雖後門有圍欄,但只要攀過去就可以了。

至於後門那道門,我有鎖匙開啟。

這是很久之前在教會補習時無意中拾到的,鎖匙寫著後門,我也曾試過貪得意開啟,所以確定是後門的門。至於把這道鎖匙一直繫在自己家的鎖匙圈裡不還給教會是何等的心態,這我就不多解釋了,總之一定不是為了這種情況吧。

「這個圍欄比較高,妳可以嗎?」我對藍巧怡說。



她仰望圍欄,說:「應該沒問題。」

不過,她好像面有難色,難道她是畏高的?

「我先爬過去,我會在那邊接妳。」我說。

所以,她得先在圍欄外等候一會。

攀爬轉身落地,很快我便站在教會的後花園,這只是幾秒的事,但當我回頭看見欄杆另一邊的藍巧怡時……



我看見她的背後……

心臟劇震,大叫:
「危險啊!!!!!!!」

藍巧怡背後竟多了個形態詭異的黑衣人,他戴著白色的面具,如同無臉人,面具上只有眼睛位置有兩個小孔,最可怕是他手執一把反光的尖銳利刀,正舉刀接近藍巧怡………

藍巧怡聽見我大叫,立刻敏捷地轉身退後……

「快走啊!!!!!!!」我在圍欄的另一邊焦急,未能趕得及做什麼。



藍巧怡反應迅速,她撥開面具人的手便往輕鐵站方向逃走。

我還以為面具人會追趕她,但沒有,他站在原處,好像透過面具上的兩個小圓孔望向我,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藍巧怡已經跑得遠遠,而我卻站在圍欄的另一邊,緊張戒慎。

面具人後面的馬路有車駛過,也剛好有幾位路過的行人。

「你……你是誰?」我說。

無誰他是誰,他的利刀已經說明來者不善。

不過,



縱使他拿著刀,縱使他衣著怪異……

但後面的路人只是若無其事地經過,遠去。

面具人沒有回答,他舉刀,反射著綠月下的刀光,說出唯一一句:

「殺死你們。」

陰冷的聲調中,沒有任何感情。

唯一能辨識的,這是女人的聲音。

單單說要殺死我們……
沒有可見的原因、沒有可見的動機、沒有可見的表情、沒有可揣測的餘地……



說畢,她快速地躍上圍欄的頂部,透過兩個小孔俯瞰著我。

我驚懼,只知道,這……不屬於人類的身手……

我當然要逃,可是……

倏然,一塊小石頭竟擲往面具人的背部,令她慢慢把頭回轉,盯上向另一邊的女孩。

「藍巧怡?妳不是走了嗎?」我大叫。

拋擲小石頭的人,正是藍巧怡。

「不!我怎能丟下你一人?」藍巧怡搖頭。

「傻瓜!我跑得掉的!妳快走吧!」我說,有點感動。



「你才傻啊!教會正門大闡已鎖,你裡面根本是堀頭路!」藍巧怡說。

面具人在圍欄上面竟未有動作,好像在觀察我倆的互動。

跑得掉嗎?她可能是怪物……

不不不……腦裡面不能只有恐懼……再這樣……

會死的,

我們都會死的。

表面形勢,面具人比我們強,她有刀,我們沒有;她身手如怪物,我們沒經訓練。



雖然不知道面具人這刻到底在圍欄上停住多久,思想著什麼,但我肯定,如果她必須殺死我倆,她一定首先選擇向我這邊進攻。

原因藍巧怡已經說了,因為我這邊無路可退,
而且從一開始她就沒有追向藍巧怡……

既然如此……

逃不掉的……

只好拼一拼運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