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殺死我們的人,卻說我們已經死了。

畢竟,我們今日經歷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以致即使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說了這樣荒誕的話,我的內心也無法即時拒絕相信,我知道藍巧怡跟我的心情一樣。

「快放我出去!」對方說。

狀況顛倒,明明詭異恐怖的角色應該是廁所門後的面具人,怎麼現在好像我們才是所有怪異事情的始作桶者?



面具人才是人類,我們是鬼怪?

我不自覺地退後兩步:「妳究竟在胡說什麼……?」我好不容易說。

「難道……」對方的語氣猶疑,說:「如果你們不是裝模作樣,難道你們離開了課室?」

但不論如何,面具人現在的說話語氣人模人樣的,好像沒有剛才那種可怕的氣息,而且,現在她更像是我們困於迷離事件中可倚賴的線索。

雖然真相或許更可怕……



雖然到目前為止,我還不知道她說什麼……

「我們是離開了課室沒錯。」藍巧怡回答:「妳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果然……」對方恍然大悟似的,然後逼切地問:「你們是突破恐懼離開課室的嗎?」

「可以這樣說吧……」我答。

我希望……關於我們已經死了這件事,她會告訴我們是她自己弄錯了什麼。



「想不到會是如此……那麼……你們其他同學呢?」對方看來很驚訝。

「妳先答我們一個問題。」藍巧怡卻說。

「那先放我出去。」對方說。

「不行!」藍巧怡斷然拒絕,說:「妳說我們已經死了,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妳再不放我出去,你們真的會死。」對方堅定說。

「憑什麼要我們相信妳的話?」我問。

「哈……」對方噗嗞笑了一聲,然後更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和藍巧怡又不自覺地害怕得退了一步。



「你們這種年紀處事已經如此謹慎,還能夠把我困著,果然是遺傳了他們的特質。」

對方是在誇獎我們?抑或用什麼我們不明白的方式揶喻我們?

「他們?」我疑惑。

「聽好了!我的名字叫袁越月,是麥榮安教授的助手。至於你們不相信我也沒有關係,反正我有自己的方法離開,但如果你們想知道為何你們會遭遇到這些事情就打開門吧,我保證不會再有殺死你們的打算。」女人語氣悠然,說:「現在,決定權在你們手。」

原來她就是麥教授所說的圓圓圓。

我對藍巧怡悄悄說:「她是麥教授要我們尋找的人,或者可以幫到我們。」

藍巧怡卻輕聲回答:「雖然如此,但先不說這個女人是不是可信,其實……就連麥教授的話的可信性也得要考慮。」



她的確說得有理。
麥教授其實從一開始就在說謊,叫我怎樣相信他和他的殺人助手會保障我們的安全?

「好吧!請妳讓我們考慮多三分鐘……就三分鐘而已!」我對廁所門後的袁越月說。

三分鐘後。

「好吧!我們放妳出來,但妳要保證,妳出來後不會傷害我們!」我再對廁所門後的袁越月警告說。

「好!我保證。」對方回答。

結果,她說謊。
當她一踏出便立刻用刀襲擊我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