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阿月視為安全的地方,竟然是山景邨月租停車場上蓋最高的平台。

花圃環繞平台,中間有兩張乒乓波桌,轉彎再轉彎有一個裝設圍欄的小型球場,實際是山景邨居民的晾衣地,閘門半掩,沒有上鎖。

夜晚寂靜無人。

「你們待在這地方應該會較安全,而且我建議你們輪流睡覺。」阿月叮囑著說:「你們不能回家,因為住宅環境太危險,隨時會陷入結界。」



如果這是末日逃亡,這個藏身之地實在太欠安全感。
逃亡,通常尋找城市裡的隱密處,
而我們偏偏要選擇環境開陽的地方。

「這地方有一個好處,因為有很多走避空間,遲點你就會更加明白。」阿月說:「而且我說過,你們不但要防備他們,而且還要殺死他們。」

「既然如此,妳不是會在這裡跟我們一起嗎?」藍巧怡問。

「我還有事要去辦。」阿月察覺我們的疑慮,又說:「放心,我很快會回來。」



「妳是去找麥教授吧?」我問。

藍巧怡的表情也不疑惑。
反而是阿月聞言一愣,說:「你怎麼知道的?」

「認真想一想就知道,因為我們一直在計算。」我回答:「

假設,我們課室上午十二點開始,便開始出現所謂的結界,

上午十二時至下午二時,消失了三位同學,包括我已經完全失去過去相處記憶的莫嘉俊、劉明詩、林小山。



三時,我猜測,應該是消失了一位叫黃柏宇的同學,同樣,我已經對這位同學毫無印象。

然後,我和藍巧怡離開了課室,

從四時後到下午六點,應該共有三位同學消失,正正就是盧立峰、陳少芬、邱永恆……

下午七點,再有一位同學消失遇害,就是沈在東。

到了八時半,林依晴就出現了,想必她也在八時消失於課室,雖然……不知道她到底是遇害,抑或她原本就是所有事的觸發點……

因為那時候,她接近我們,曾經想引導我進入符合開啟結界條件的電腦房,證明她可能就是那位會開啟結界的人,

所以,既然她離開了課室,有可能也意味著結界已經消除。



如果結界在八時後已經消除了,

在結界消除前,課室裡還未消失遇害應該有十二位,包括麥教授。

換句話,他們已經成功逃出課室、逃出結界。」

「很明顯,她可能就是令我們墮入結界的人。」藍巧怡補充說。

這是我不得不承認的。

沉默片刻,

阿月漾開笑容,她拍掌的聲音劃破了平台上的寂靜。

「你們估算得不錯。」阿月微笑問。



「以前老師就說過我們這班特別聰明的。」藍巧怡得意洋洋地說。

「聰明?」阿月依然微笑,說:「那你們能夠猜到,為何你們那麼聰明嗎?」

「這可以解釋的嗎?」我好奇。

「聰明當然是因為遺傳吧!」阿月笑說。

藍巧怡皺眉,像想起什麼似的,鄭重地再問:「妳所說的『原型』,到底是什麼?」

不過「原型」好像是跟遺傳有關的東西。

但問,她也不會說吧?



「妳曾經說過,他們被死人的記憶佔據……難道……妳所說的是……」我不肯地地問:「遺傳記憶?」

阿月現出溫柔的臉容,然後手指放在我的額頭,輕輕一彈,說:「你們的人生原本應該充滿可能性,可惜世界有種東西叫『命運』。」她的語氣透出惋惜,透出無奈。

剎那,又湧上了一種似層相識的感覺。

「妳一直在故弄玄虛。」我說:「我們本來就不能相信妳……可是……」

我們確實沒有選擇。

「好吧!我要離開了。」阿月認真、鄭重說:「如果你們想活命,就必定要把敵人殺死。」然後阿月凝視著我,好像接下來的一句是故意給我說:「不要逃避恐懼,因為恐懼會使你更強。」

說畢,她又把自己後面的黑色背包放下來,說:「裡面的東西,或者合用。」

我和藍巧怡只好點頭道別。



阿月轉身離開,消失在轉角處。

「她依然隱瞞著很多事。」我苦惱地說。

「但她不像是壞人。」藍巧怡若有所思地說。

「妳怎麼知道?」我問:「那個麥教授也是一開始已經在說謊。」

「你一直說他在說謊,這是什麼原因?」藍巧怡問,原來她沒有察覺。

「他既然是外聘的課程教授,那麼早上的時候,一定會有校工為他開門,但當時我問他,他卻堅說這所學校再沒有其他人,難道當時妳不覺得奇怪嗎?而且事實亦證明,就是麥教授和阿月他們引導我們回學校上課,現在卻走出來說幫助我們,好像跟我們是同一陣線,卻又什麼都隱瞞,這不是很奇怪嗎?」我一口氣說。

而且,明顯地,今天學校根本沒有什麼課程,反而是他誘騙我們到課室的。

如果說林依晴是結界開啟者,麥教授又是什麼?

「嗯……但我們好像沒有什麼可信的人。」藍巧怡無奈著。

綠色的月亮總是提醒我們不能輕鬆回家。

「算吧……」我盯著那個黑色背包,說:「不如看看裡面有什麼東西吧……」伸手的時候,我卻想起什麼,警戒問:「裡面會有毒氣嗎?」

「不知道……」藍巧怡見我猶疑,便走到我前面,蹲下來想打開背包。

我一同蹲下,說:「讓我來。」

打開背包,裡面有:
兩部遙距對講機、一個打火機、兩枝短鐵通、一把鉗、一把小型鋸、一個空空的黑色盒子、一條很長的堅韌繩索、一打口罩、一枝清潔劑、一枝漂白水、一枝哥士的、一個鐵剷、一瓶米酒和一把槍。

「槍?」藍巧怡吃驚。

我吐出一個字的粗口後,說「假的……是水槍。」

「這些家居用品到底是什麼回事?」藍巧怡氣著問。

「我曾經看過電視新聞,警方也會把這些物品歸類為危險武器。」
我只好答。

「不過背包的暗格還有更有用的東西。」藍巧怡從暗格裡取出一壘銀紙。

「有多少?」我雙眼可能在發光。

數後,她答:「一千。」

對一名連手機都沒有的中學生我而言,一千元是天文數字。

不過,面對這筆橫財,我倆都無法高興,仰望夜空,寧願要回一個正常的月亮。

「那麼……我們用這一千元可以夠買今天的晚餐和早餐。」我淡淡地笑說。

「但現在我還不太餓……而且有點累了。」藍巧怡說。

我想藍巧怡是不想在鬼魅的夜晚裡離開這個看似安全的地方,所以我說:「那麼天光的時候我們才買早餐吧,如果……天光時這個世界是正常的。」

雖然我覺得這個天台同樣很恐怖,好像每個轉角處都會忽然出現什麼似的,

但……還是算吧,我們待在這裡吧。

藍巧怡點點頭:「明天再算吧。」

「如果……如果這個世界還跟以前一樣,妳的家人一定會很擔心妳還未回家。」

藍巧怡搖搖頭,說:「不會的。」

就是這樣,我和藍巧怡在這平台的地上輪流休息,但實際我們在這種環境都無法進睡。

直到天光……

「喂……你醒醒……醒醒……」藍巧怡催促的聲音。

「怎麼了?」我睡眼惺忪。

「你……你看看。」藍巧怡指著天。

當我慢慢把眼簾張大一些,舉目望天,藍色的天空……

「有什麼?」我懞懞懵懵,還未睡醒。

咦?不……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好像有十個發光的球體在天上……如同太陽。
太陽?

我搓搓眼睛。

「十個太陽。」藍巧怡難以置信地望著天空。

天空如常湛藍,周圍的景緻依舊沉默。

十個太陽靜靜地,迷離地懸掛天上。

這不是中國的神話傳說嗎?

我太累了。

「算吧!」我乾笑了一聲,說:「昨晚都有一個綠色的月亮,現在十個太陽……也不比昨晚驚奇吧?哈哈……」我安慰藍巧怡,也安慰著自己,笑得大概非常勉強。

想不透……

藍巧怡說:「不過話說回來,十個太陽,但我並不感受該有的酷熱。」

「嗯……」我說:「那麼……這可能是幻象。」然後背起地上的黑色背包,說:「下去吧,我們都餓了,吃點早餐,補充一下應對古怪事情的體力吧。」

「吃點早餐?下去?」

「不然怎樣?難道永遠躲在這個天台上嗎?現在都已經白天了,下面那些人又不是變了異形,只是天空還是有點怪。」我想了想,說:「我想……買個早餐還是可以的,否則阿月不會留給我們錢。」

雖然阿月隱晦地說的每一件事情我都不明白,但有件事,她說得對,世界在變異。

這是我不得不相信的事實。

不過,所有事的發生一定有原因。

【33.5】

不過,所有事的發生一定有原因。

宇宙的存在,物質的存在,生命的存在,本來就是一個未解之謎。

所有不可思議的事情,只不過是因在人的知識範圍以外。

所以,人才會感到恐懼……
所以,我們此刻才會感到恐懼。

【34】

「屯門一所中學內發現十具中學生屍體,屍體生前被多刀所傷,疑為致死原因。該校校長指出,曾在學校內目睹兩名形跡可疑的學生,懷疑他們與事件有關,唯警方表示現時未能聯絡該兩名學生,其家人表示兩名學生至今未回家。警方現正發出通輯,期望盡早將兩名學生輯拿。現場消息交由……」

茶餐廳的電視機正播放著今早最轟動駭人的新聞報道。

「哇!這單案轟動了!」
「整個早上都在報導這新聞呢!」
「但怎麼可能是那兩個初中學生幹的呢?他們有這種氣力嗎?」
「都說現在的學生太大壓力!」
「又是教育的失敗囉!」
「聽說下午時警方已經收到報警說學校有學生不舒服……但奇怪是救護員到場後沒有發現有學生在學校裡。」

「咦?剛才叫外賣的兩個少年呢?」茶餐廳老板拿著一袋外賣,步出餐廳東張西望,只看見兩名少年沖沖離去的背影。

老板正奇怪著的時候,有位食客大叫著:「喂!電視上的兩個少年的樣子,有點像剛才等外賣的少年……」

【35】

面對十個太陽,我們確實有點不知所措,也沒有想過會成為通輯犯。

被通輯可怕一點,抑或十個太陽可怕一點?
前者令人迷茫,後者脫離現實。

「或者我們應該哀悼……」藍巧怡說。

我快要瘋了。

我連自己在面對著什麼敵人也分不清,如果真的有怪物,就堂堂正正出來襲擊我們吧!如果世界已經異變!就堂堂正正出現奇幻天災吧!如果身邊的人已經變得不是人!就堂堂正正變做喪屍!

現在到底……

「只有這些麵包了……」我嘆氣說,把麵包放在乒乓球桌上。

我們已經回到山景邨停車場最頂層的平台。
沒有辦法,因為阿月說這裡最安全。

「沒有辦法……剛才差點就被茶餐廳的人認出來啊!能夠到附近的便利店買幾塊麵包還想怎樣?」藍巧怡皺眉說。

想起來,我也有點心有餘悸。

「但其實這裡已經不再安全。」我無奈說。

「沒錯……如果剛才的茶餐廳老板報案,警察應該會在山景加緊巡查。」藍巧怡苦惱地說,邊拆開麵包包裝。

「何況,藍巧怡妳原本就住在山景邨,本來這裡就會多警察搜索。」我咬著麵包,說:「剛才只是運氣好……」

事實上,我們回來的時候,也在遠處目睹警察查問一些街坊,幸好他們回頭之際,我們已經從另外的道路轉身離開。

我有想過自首,反正我們根本沒有殺人。
但是……如果我們被困……又會發生什麼事?

「嗯……」藍巧怡認真地說:「但我覺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

「現在又不是拍劇。」我嘴裡塞著麵包說。

「我熟悉山景邨,經常在這裡周圍亂逛,有一個地方,很適合匿藏。」藍巧怡自信地說。

「嗯……對了?」我說:「好像只有十具屍體……」

「對啊……十具……」

「還有一位同學呢……」

不過,以目前我們所掌握的資料,花時間討論這些就只會花時間……

根本沒有答案。

我打開手寫的筆記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