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亦凡!我找到重要資料啊!」藍巧怡在另一邊的書架高聲說。

我回望過去,說:「找到什麼啊?」

藍巧怡從另一邊書架走過來,拿著一本厚重的書,說:「麥榮安教授的書。」

「麥榮安……?」我說,瞥看書名《記憶的遺傳者》。



「這是有關心理學的書藉。」藍巧怡說:「而且好像提及阿月所說的『原型』,或許我們真的可以從這本書找到線索。」

「可以給我看看嗎?」林依晴禮貌地伸手。

藍巧怡卻忌諱她,抱緊手上的書。

「藍巧怡,我知道妳在想什麼,但是她真的林依晴本人,如果不是她本人,她沒可能知道我們小時候的事情……」我說。

昏暗中,林依晴站在兩座書架之間,背著窗外的微光,踏著長長的黑色影子。



藍巧怡望著我,慢慢放鬆原本戒慎的面容,又慢慢放鬆懷裡的書,說:「好吧……」然後把書遞給林依晴,說:「我信古亦凡,所以信妳。」

有點不妥……

「謝謝。」林依晴報以微笑。

我認識的藍巧怡,當起了疑心,應該沒那麼容易放下。

林依晴接過書,仔細端詳書面和書背。



可是,我便知道原因了。

藍巧怡從來沒有相信過林依晴。

我本來想湊近她一起看看書中的內容,但是……我竟看見……

就這樣,我用了一秒時間解讀我所看見的,然後要在下一秒時間對我所看見的作出回應。

有人說,當時間不允許你再仔細考慮,衡量利害,那瞬間的決定才是你內心的真正選擇。

是的,我從來沒有信任過眼前的林依晴,即使我努力地試圖相信……

所以我決定漸漸退開,保持距離,卻又盡力裝出不疑惑的樣子。

直到林依晴翻開書中的內頁,直到竟然有大量藍色氣體從內頁中迅速擴散出來……



我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

而同一時間,

「走啊!」藍巧怡早有警覺地拉著我的手,我只好緊急地跟著她,迅速逃離現場,逃離這個圖書館。

離開圖書館逃到外面不知多遠後,我知道已經脫離不明氣體的危險,卻又立刻緊張回望圖書館的方向,說:「林依晴……」

同時,另一邊傳來女人的聲音:「你們真讓人無法放心。」

「阿月……」我難過地望向阿月,回想剛才在圖書館裡面的時候,我看見了她,就是當林依晴正在端詳著《記憶的遺傳者》的時候,阿月竟可無聲無色地站在林依晴後面的書架旁,她更向我打眼色,示意我不要接近。

那時候我有很多選擇,但有很多出於相信林依晴而作出的行動我都沒有選擇,那一刻,我只選擇了相信一位來歷不明的女人。



「為什麼?你們就肯定她不是林依晴嗎?」我抱怨地說:「還有……阿月妳不是已經離開了嗎?」

明明自己最後都沒能相信,卻責備別人不相信。

這就是我。

藍巧怡有點不好意思地向我解釋說:「對不起,剛才我走到圖書館的另一邊,就看見阿月……原來她偷偷潛進來,她還對我說那個林依晴不是林依晴……我也覺得是……所以……」

「如果她還是你們認識的林依晴,就不會一直鬼鬼祟祟地跟在你們後面,然後還說幫你們開鎖進去圖書館裡,你們不覺得可疑嗎?你們的戒心去了哪?」阿月攤攤手說:「你們還真好騙。」

「那妳不是也一直鬼鬼祟祟地跟在我們後面嗎?」我精闢地說。

「我就是不放心你們二人,而且……」阿月臉色一沉,說:「我就是知道,他們的目標一定是你們。」

「那麼……林依晴還在裡面……剛才的氣體是什麼?她……她是不是死了?」我說的時候,邊拭去落在眼角的水



阿月回望圖書館的方向,說:「我不知道,可能死了吧,畢竟這是強毒,吸入後可瞬即引致窒息,而且她是近距離吸入……」阿月嘆一口氣:「快走吧,找個空曠的地方再說,這裡太危險。」

我腦袋一片混亂。

如果這是一件關於惡鬼附身的靈異事件,如果圖書館裡面的林依晴不是人其實是怪物,那麼,牠會輕易被人類毒氣所傷甚至死亡嗎?

眼下,我們一無所知,我和藍巧怡只好跟著阿月離開……

「去哪?」藍巧怡問。

「去一個感覺安全又空曠的地方。」

「哪裡有這種地方?」我問。



「跟我走就是了。」

我討厭這種不要問,只要信的態度。

「可以解釋一下事情嗎?」藍巧怡說。

「去到那個安全的地方先吧。」

我邊走邊戒慎周圍的環境,現在的時間已經是九時正,街上的行人和車輛依舊往來,依然沒有察覺異常。

「那邊結界是不是已經解除?」我問。

「不知道。」

「有人像我們一樣逃離結界嗎?」藍巧怡問。

「可能是。」

「我們的同學……變成了鬼嗎?還是他們是擁有奇怪力量的怪物。」我問。

月姐嘴角上揚,好像感覺可笑,說:「看你怎樣定義吧,你可以說他們是鬼是怪物,也可以說……他們只是一群死去了的人。」

我咽下口水,說:「那麼我們呢?妳說過我們也可能成為他們一樣的人?」

「你們只有初中生的頭腦,向你們解釋還是有點難。如果以一個簡單的比喻說明,就好像……」阿月認真思考,說:「對了?我想到了!」

「不要越說越複雜……」藍巧怡有點煩躁。

「喪屍!你們的同學中了喪屍毒,而且已經變成了喪屍,而且是一隻有意識並保留了記憶的喪屍。而你們……」阿月望向我們,說:「你們就是中了喪屍毒但未病發的人。」

她說話的態度有點兒戲,但無論如何,我內心還是感到極至的恐懼,所以停下了腳步,藍巧怡也停下,阿月也隨我們停下,然後她轉身正面凝視我們。

「我們會死嗎?很快變成喪屍?」藍巧怡不安地說。

「我想問……那個綠色的月亮……是不是只有我們才看得見?月亮並不是真的綠了……而是中了所謂『喪屍毒』的徵狀?」我手指畏畏縮縮地指向天。

我作出推測,因為,看來是這樣。

阿月嘆了口氣,彷彿對我們的狀況深表同情地說:「不是其他人看不見綠色的月亮,而是……其他人已經不覺得這是一種奇怪的現象。」阿月說:「這個世界正在變化,而你們……是一切事情的關鍵。」

說畢,她轉身繼續往前走。

我默默凝視她的背影,眨眼之間,視覺有一下恍惚,好像目睹一些奇怪的東西,難道是我太疲倦了?所以眼睛出現問題?

我和藍巧怡互望一眼,繼續隨她而行。

明明……剎那間,我好像看見阿月地上的影子形狀產生變化……

影子狀如一隻不尋常的生物,特別是影子的頭頂……

是什麼在蠕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