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我們站起來,放低一百塊紙幣,迅速往餐廳的後門離去。

而且,不敢回頭。

我們走得很快,沿在餐廳外面的馬路走,不知往哪裡走,總之要撇下剛才看到的恐怖影子。

……



停下來喘氣的時候,發現自己和藍巧怡已經走進了楊小坑公園的小徑,周圍沒有人。

應該……沒有人。

但公園裡的小蛇好像特別多。

「那隻怪物……是不是衝著我們而來……?」我邊說,邊戒慎這裡的四周。

「到底怪物的目的是什麼?」藍巧怡。



「我不知道……」我說,想了想,覺得已經再無可想,說:「不如……我們按照麥教授的說話……」

「對付盧立峰他們?」藍巧怡早我一句說。

我難過地點頭。

「即使如此,我們又怎樣殺死他們呢?」藍巧怡苦惱說:「我們甚至他們在哪裡都不知道。」

關於殺死同學這件事,實在有點喪心病狂,
但世界已經奇怪到一個會令人喪心病狂的地步。



「在這之前,巧怡,妳試試想想我們所經歷的一切,然後再重新組合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我說。

結界……消失……記憶……恐懼……原型……集體潛意識……異變……神話……美杜莎……

「我曾經上一個網站,個名叫Penana小說創作平台,這個平台很多時候會出題給一些網絡作家,例如寫一個故事關於一把電鋸等。所以妳也可以試試,用我們現在發生的事情,去組合成一個合理的故事。」我認真地說,這時候,或許我們需要運用一點想像力去拼湊一些假設出來。

藍巧怡在我面前踱步,思索。

沉思的過程很寧靜,任何風吹草動都變得額外明顯,

所以,我的耳朵聽見一些微細的聲音,就在附近……「很快找到你,你在哪?……很快……很快……」

我越聽越心寒……



藍巧怡止住腳步,說:「亦凡……我們所發生的事情會不會是……」

「等等……」我示意藍巧怡先不要說話,然後壓聲說:「是『群』……」

「就是你……」群的聲音越來越接近:「你……到底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此刻,群的聲音夾雜著哀怨、憤怒、傷心,
就是帶著各種極端情感的「人」一同說話,
一同逼切地質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要我們的血……」

然後……「群」發出尖銳的哀號。

哀號來自樹蔭上、泥土下、樹洞裡、草叢中,四面八方,如同一千人同時哀哭。



【49】

「妳也聽見嗎?」我緊張問,全身進入隨時逃跑的狀態。

「聽……聽見……」藍巧怡點點頭,環視四周的林木。

「你是誰?」我問。

「我要找你……」群在獰笑。

「你們是什麼?」我問。

「我要將你的肉割下……你在哪?」群在憤怒。



這句應該我問!

「你不知道我們在哪?」我環視四方說話。

「你在哪?很快可以讓你痛苦。」群在哀怨。

「對方是聽不懂人話嗎?」藍巧怡憂懼地說。

感覺好像「他們」根本聽不見我們。

「不要管了……我們快離開這裡。」我拉著藍巧怡的手,動身逃走。

我倆在楊小坑公園裡急步而走,但沿路還是聽見「群」的聲音。

「我們在找你……」



無論往哪裡去……

「我們在找你……」

往哪裡去……

「我們在找你們……」

擁有多重聲音,又似擁有多重極端人格的「群」彷彿無處不在,一直跟隨。

「等等……等等啊亦凡!」藍巧怡拉著我停下,說:「前面有人……」

有人並不稀奇,楊小坑公園又不是人類禁區。

但我們必須確定對方是什麼「人」。

我仔細遠望,竟然……

「亦凡!我們又見面了!」盧立峰拖著斧頭,臉上沾血。

而且不只他一人,他的身旁還有林依晴和陳少芬。

我倆立刻轉身想逃,林依晴卻大叫:「我們不是想殺死你們!但你現在回頭,一定會死!真的……」

我們跟他們有一段距離,所以我決定稍稍回頭,再望向林依晴幾分誠懇的目光,又望向盧立峰和陳少芬二人陰狠的笑容。

「你……不是林依晴……?」我問。
「你們究竟是什麼?」藍巧怡問。

「誰說我不是林依晴?如果我不是林依晴,昨晚我就不會分享出過往的事情。」林依晴認真說,眼神無害,不像妖魔。

但不管如何,我慶幸是,她在說服我,而不是攻擊我。
這點很重要。
他們攻擊我,我未必打得過,
他們欺騙我,我還能選擇智取……吧?

「妖魔能夠以常理解釋嗎?」我質疑。

「的確……我們已經有所不同……」林依晴坦言,說:「但我還是我。」

公園裡忽然彌漫起一層淡淡的霧,糢糊了我們和他們之間的視線。

「你們有什麼不同?」藍巧怡問。

「不用說廢話!」盧立峰舉起斧頭,指著我們說:「砍下他們,再拖走他們!」他伸出歹毒的舌頭,舔著下唇。

「不可以!」林依晴以居高的斜眼瞧向盧立峰一眼,
竟令暴戾的盧立峰立刻垂手,聽從吩咐。

話說回頭,群的聲音好像聽不見了。

「我們只是多了一點記憶。」林依晴指著自己的腦袋:「非常重要的記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