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異變?阿月曾經用『喪屍』毒來比喻我們的同學,現在你又說全世界的人在異變,到底這是什麼意思?」藍巧怡驚恐地問。

「喪屍?想不到她用這個來比喻。」麥教授解釋:「我只能夠告訴你們,全世界唯一的出路就是你們,只有你們才有能力殺死他們,而只有他們死了,災難才不會再次發生。」他的意思是,我們是被時代選中?說實話,他的說話內容有點卡通,但他沉重的語氣卻非常真實。

我們所遭遇到的恐怖,也非常真實。

「即使如你所說,你也得告訴我們該怎樣把他們……」我艱難地說:「殺死。」



「你們先離開這裡吧……然後……沙沙沙……沙沙沙……」

手機收音不清。

「喂?喂?麥教授,你那邊怎麼了?」我感覺不安,藍巧怡也皺著眉。

「上古……蛇……沙沙……人類的……沙沙沙……基因……沙沙沙……」

「喂?喂?」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過了一會……

手機裡再沒有傳出沙沙的聲音,
靜寂中,卻隱隱傳來一陣陰冷。

終於傳來回話:

「很快會到你們了。」但這人不再是麥教授。



【46】

掛線了。

「他到底是誰?」藍巧怡面露憂懼。

「我不知道……剛才我的對講機都是這樣,忽然被另一個人截了對話。」我說。

「但是……那人的聲音……」

我明白藍巧怡的不安,因為對方的說話聲音的確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因為,我無法分辨這人的聲音是男,是女,甚至……有多少個人,甚至是不是人。



但我腦海裡忽然湧起一個字。

「『群』……」藍巧怡說出一個單字。

「群?」我歪歪頭。

「我們不知道這人是誰,為了方便我們溝通說話,就稱他做『群』吧?」藍巧怡建議,說:「因為這一個人的說話,又似是有很多人用不同的聲音說著同一句話……」

「好……就『群』吧……」我說,我都覺得這個字很適合,這正正就是我腦海裡的字。

「但亦凡……我的手機忽然接收不到,無辦法再打回電話給麥教授。」藍巧怡擔心說。

「現在擔心的不是能否打回電話給麥教授,而是為什麼訊號會被突然中斷?」我說:「而且麥教授說過,我們要離開這裡。」

「要不要出去外面看看?」藍巧怡望向鐵閘門。



外面的怪物……應該走了吧?

我小心翼翼,只把鐵閘門拉高了少許,駭見從閘下透光的縫隙的一雙腳……

有人站在閘門外?

我驚!所以我又拉下閘門。

「妳……妳有看見嗎?」我心有餘悸。

她驚惶地點點頭。

但是,我倆等待了數分鐘都不覺得外面有什麼動靜。



於是……

「難道那個站在外面的人只是等著我們出去?」藍巧怡說:「一直站著……?」

一直站著?

「沒可能的……除非……」我想著說:「除非外面的人已經……」

藍巧怡恍然,戰競地說:「試試……拉開鐵閘……?」

我點頭,鼓起雙手的勇氣,小心翼翼地再把閘門拉開一小狹縫,瞥見那雙腳依然在,位置沒有移動。

我倆彼此點頭,表示完全拉開閘門的決心。

隨鐵閘慢慢升起,漸見這人穿著黑色的褲,白色的恤衫,恤衫上印有保安的標誌,是一位中年婦人,是一名保安管理員。



雖然已經有一定的心理準備,
但,
她那停留於極度驚恐的僵硬表情,還是把我們嚇倒。

她的頭部維持在轉側的姿態,可以想像到是當她轉頭的時候,目擊某種足以扭曲她臉部表情的可怕東西,然後就被……

我不知怎說,但容我這樣假設,她和沈在南一樣是被活生生嚇死的。

「亦凡,快走吧,那邊有人過來。」藍巧怡壓聲說。
「跟我來,我們由平台那邊離開。」我說。

【47】

據麥教授的說法,全世界人類都正在異變,我不知道其意思是什麼?是否說所有人類都變成了怪物?

只是,我們從平台的高處望下去,「人類」還是以自然的步姿行走,仍然聽見輕鐵列車行駛路軌的聲音。

我們不知道「人類」的新聞會如何報道剛才的圖書館殺人案和即將被發現的不尋常屍體發現案。

所以我們戴上口罩,走到山景邨近山邊的一間茶餐廳坐下,這是下午茶的時段,人相對較少。

「要什麼?」
「兩份A餐,一杯凍檸茶,另一杯熱朱。」

至少,我們知道還有「人類」在營業。

現在,我們邊等待新聞報道,邊聽著鄰坐的阿叔和侍應搭訕。

「嘩!那兩個少年都算狠了!殺了自己十個同學還在圖書館裡亂砍人!」一個阿叔叼住沒有點燃的煙說。
「但為什麼他們竟然可以逃走?那些警察還真沒用。」站在一旁沒事做的侍應說。
「唉……沒法啦!廢差佬多!」阿叔嘆氣。

電視新聞報道:「現時警方正全力追輯兩名中學生,他們已被列為『極度危險人物』,警方呼籲市民如發現年齡介乎十三歲到十四歲、形跡可疑的一男一女,請從速通知警方。」

肥老板走過去加入搭訕行列:「不過我聽朋友講,圖書館不遠處,那個美杜莎正好出現了。」

「哇……是她啊……遇上她比遇上亂砍人的精神失常還可怕……」阿叔大驚。

我豎起耳朵,藍巧怡眼神也透出驚訝。

「我想我都要去買多一點酒精啊硫磺啊之類了,沒想過美杜莎會出現。」侍應擔心著。

「你見近日這麼多蛇,大概都跟美杜莎有關啦!」肥老板擺出神機妙算的樣子。

電視新聞報道:「另外,警方亦發現在圖書館附近發現疑似被美杜莎殺害的屍體,現正等待進一步化驗。」

「都說了啦!一定是美杜莎!」老板得戚地說。

電視新聞報道:「由於懷疑美杜莎已出現在本港,政府呼籲市民應儘量留在安全的地方。」

「細佬,兩份A餐。」侍應放下兩份A餐便繼續回去搭訕,但話題已經轉變為今個星期的賽馬。

在這餐廳裡,我竟感到自己來了某個平行時空。

一個發現美杜莎如同發現沙士病毒的平空時空。

抑或我們年紀太少了,未曾聽聞「美杜莎」這種現象?

「他們輕描淡寫得就好像平日說有鯊魚出沒海岸的感覺。」藍巧怡在我耳邊說。

我受不了,與其盲猜,倒不如……

「老板!」我叫道。

「怎麼了?」肥老板過來。

「不好意思,我想問什麼叫做『美杜莎』?」我大方地問。

我盡量表現自然大方,因為我怕越是閃縮,越被懷疑。

「什麼?」肥老板難以置信地說:「你們沒聽過嗎?老板我小時候已經聽說過她了!她是一隻女妖……女妖……」但肥老板頓了一會,又似乎感到不耐煩:「唉!你們自己上網查吧……」肥老板最後又低聲自言自語:「上網查?女妖?」

肥老板想轉身回櫃檯。

「老板老板,我們只想問多一個問題,『美杜莎』最近一次出現……是何時?」藍巧怡急著再問。

肥老板停下來,疑惑一會,開始在臉上浮現出困惑,甚死有點頭痛,說:「對上一次?妳問這問題真好笑,我都不知怎樣答妳好了,可能是……我不知道,總之就大家小心啦!」但肥老板的臉色明顯有異。

我也察覺餐廳上的其他人也開始展現出不安、茫然,就是「腦袋一片混亂」的表情。

而,導致他們如此迷惑的,好像是我們提出的問題,衝擊了他們的原本的「理所當然」。

這時候,又突然!

電視機畫面閃爍,好像受到干擾……

隱隱約約,好像見到電視新聞上的女報導員有點不尋常。

雖然沒有聲音,女報導員的表情卻在怪笑中……

半分鐘後,電視機戛然熄掉。

藍巧怡此時神色恐懼,但不是因為留意到電視機上的怪異。

她,盯著餐廳的門口。

長長的影子出現在餐廳的門口,我們置身的角度無法看得見影子的主人,但是,置身櫃檯的老板……
他遽變中的臉色、他扭曲中的臉容……都在警示我們,
門口那個……不是人類。

阿叔依然叼著口煙望著電視,茫然地思考人生。
侍應依然抖著腳,呆呆地搔頭。

【47.5】

到底,我們被什麼盯上?
為何無論往哪裡逃,牠卻彷彿近在呎尺,站在我們背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