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我和藍巧怡沿鳴琴路急步而行,期間低著頭,閃過好幾個「人」,他們似乎若無其事,但我們完全不敢跟他們有一眼對望,只是……

地上路過的怪異影子告訴我,走過的人都不是人……

沒有「人」的影子頭頂上會蠕動著蛇般的東西。

當然,我們也不知道擁有怪影子的他們有沒有注意到我們。



一直這樣,直到……

「Hey!兩位!」

這是女人的聲音,但我們繼續急行,不敢回望。

「喂!兩位朋友!麻煩停一停!」

我們加快腳步。



「停下來!我是警察!」

跑!

「不要跑!」

不敢回頭,但知道她一直追在後面。

我們急促拐彎跑進了山景停車場,跑到第三層後躲在一道柱後的暗角。



我倆屏息,在寂靜的停車場裡,追隨我們的腳步聲格外明顯,但她應該暫時看不見我們躲藏的位置。

如果她只是一名警察,我應該沒現在那麼害怕。

但……這只是「如果」。

在我們身處的位置,如果不怕摔死的話,這裡可以直接跳去下層,躲避「女警」。

但……我倆往下望,吞了一下口水,心裡都覺得跳下去真的會摔死。

我從背包裡取出一把堅硬的鉗子,然後往下用力一丟,正好丟中下層的車子玻璃……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於是,觸動車子防盜,樓下傳來響亮的警報聲。



「快趁現在走吧?」藍巧怡拉一拉我,指一指另一邊的樓梯。

「不……這個女警會一直追著我們。」我說。

「你想怎樣?」藍巧怡疑惑。

「她不死,我們就無法在這個地方藏身。」我說。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我不知道,但心裡面有聲音告訴我,在這個世界殺人,沒有關係的。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藍巧怡回我一個難以置信的神情,望著我。

我不知道,但我心裡有聲音告訴我,殺人是平常不過的事。

我抓著頭,說:「對不起……我不知道……但我覺得……」我手移到自己的胸口,說:「我真的不知道……」

「不要緊。」藍巧怡捉著我的手心,說:「如果真的搞不清楚狀況……我們就隨從直覺吧。」

我點點頭,探頭往下層望,果然,看見那女警的頭頂,以及蠕動的蛇髮……

她正在檢查被破窗的私家車。

我心裡默念,只要不望向她的雙眼……

我手握著鐵通,打向欄杆,發出聲音,然後丟下鐵通,拉著藍巧怡跑到其他車輛的後面。



只消半分鐘,

瞥見「女警」果然再次跑上這一層,一步一步接近預定的位置。

「嘻嘻……」她怪笑著:「找到你了。」

找到我?
她……知道我躲藏的位置嗎?

「嘻嘻……」

她是怪物……
我是人類……




我偷偷窺探……

她終於……正好站到在我丟下鐵通的位置,我立刻燃點地上的高濃度酒精的米酒,火焰沿地上的酒路極速直燒到女警旁邊的汽車油箱……

「走啊!」我和藍巧怡立刻逃奔。

後面轟然一聲巨響,火光四射……

我倆什麼都不管,一股勁直衝上平台。

……

「亦凡……我們……」藍巧怡氣吁喘喘,紅著眼,說:「殺了人嗎?」

「正確一點,那些不像是人。」我望向四周,確定環境安全。

但……如果他們只是一時被改變了意識和形態的人類呢?
就好像……就好像會康復的『喪屍』一樣……

不……不要再想了!

「不……引起這麼大的爆炸,我們留在這裡也很危險。」藍巧怡說。

「『警察』應該不會想到我們就躲在平台斜路下的廢置幼兒園。」我肯定說:「但如果我們剛才放過那女警……情況就不同了。」

「亦凡……但那些……真的不是人嗎……」藍巧怡語帶悔疚。

「我不知道……但似乎……」我說到一半,忽然聽見人聲,觸電般警覺四周,但最後我發現……

藍巧怡緩緩搖頭,說:「是……是你的背包……」

的確……人聲從背包而來。

我把背包挪到胸前,打開拉鏈……

低頭凝視背包裡面……那發出人聲的東西。

「你……還想殺死我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