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我從背包裡取出對講機。

我忘記自己是否沒有關掉對講機就放入背包裡,但沒想過會有「人」透過這部對講機……

跟我對話。

「你……還想殺死我多少遍?」



這是「群」的聲音。

我聽過最森冷的聲音。

加上……牠總是無處不在。

如果不是藍巧怡此刻抱緊我的手,
在這不斷又不斷的未知恐懼中,
我會無助得寧願死。



所以,我穩住這刻的情緒。

不要害怕……

如果我問牠,你是誰……
根據過往經驗,這問題將不會得到答案。

或者該轉個問法?

「我是誰?」我問。



「但我不會再死,將不會再死。」群說。

我皺眉,對方根本不是在回話。

「你死不死跟我有何干!我在問你……」我把該恐懼的情緒化作怒氣,但……對方……

忽傳來「嘶……嘶……嗚……嗚……」的聲音……

是一群「人」發出的聲音……

時而哀怨悲鳴……
時而痛苦呻吟……
時而淒厲尖叫……
時而失喪狂笑……



失常的怪聲混雜再混雜,宛如來自地獄的深淵,

下墮、深陷,無可比擬的絕望,

散發沁骨的陰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放過我……嗚嗚嗚嗚……嘻嘻嘻哈哈哈……死了死了……全部死了……哈哈哈哈哈……嗚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求你……求求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握著對講機,手心冒汗,控制不了手的顫抖,恐怖的感覺使我連扔掉對講機的氣力都沒有,就連腿也控制不了……

只是想……快點停止聲音……

「嗚嗚嗚嗚嗚嗚……不要殺我……啊啊啊啊……嗚嗚嗚……求你不要殺我……奈格爾……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藍巧怡跟我一樣恐慌,但她握著我冒汗的手,然後,關掉……關掉對講機。

無限恐怖的地獄之聲……終於……消失……

我跌坐地上……完全乏力……

「對不起……我把它關掉了。」藍巧怡道歉,說:「我知道聽下去或者會找到一點兒線索……但……」

「不,幸好妳關上,否則我可能會被聲音活活嚇死……」我說,心有餘悸。

「活活嚇死?」藍巧怡一下疑惑。

對……活活嚇死……

「妳是在想……那些聲音會不會跟活活嚇死人的美杜莎有關?」我問,因為那些估計被美杜莎殺死的屍體,其樣子都是像被活活嚇死的。



「我不知道……」藍巧怡思付著,然後說:「但剛才你聽這些聲音的時候,除了恐懼……還有沒有別的感覺?」

別的……感覺?

正當我思想入神的時候……

「喂!你們兩個……」毫無預兆下的男人聲音。

我倆頓時嚇一嚇,這「人」的聲音在我們後面,而且近在呎尺,如果回頭,一定會跟這「人」對視。

我們應該不能跟任何「人」對視!

所以,只能逃!



「我知你們想走,你們不需要走,我不是美杜莎。」男人直言。

我倆很單純,太單純,又或許已經跑得很累,所以不想再跑。

所以,我們原地不動,也沒有回頭,藍巧怡先問:「你是誰?有什麼證明你不會傷害我們?」

「我不是誰,只不過是個瞎眼的殘疾人士。」但男人自信地說:「不過我有良好的四感,更加知道你們剛才做了什麼事。」

「……」我倆都不作聲。

「你們剛才殺了一個女警對不?」男人見我們默不作聲,便把他心中的答案說出,語氣得意。

「又如何?」我說:「藍巧怡,我們走吧。」然後往前行。

我心想,如果這男人是具傷害性,我們一早被傷害了。

「喂喂!等等!」男人說:「不要走啊!」

「那麼你說你到底想怎樣?」我裝作不耐煩。

「我只是想找你們陪陪吧,轉過來吧。」男人語氣懇求:「我真的不是美杜莎,但全世界人的眼睛都好像變成美杜莎,很多人都變成了呆木頭。」我聽見拐仗篤地的聲音,說:「我雖然盲,但我仍然知道身邊發生什麼事……」

男人的說話中有一下哽咽。

我眼睛稍移,先望向男人地上的影子。

似乎……沒有異常。

「似乎可以……」藍巧怡耳語說。

於是,我冒險抬頭望向男人。

「怎麼樣?不會變呆木頭吧?」他歡樂地說。

的確,我沒有被他嚇死。

他撐著一枝盲人拐仗,看他的樣子,估計年紀應該沒大我們多少。

他擁有陽光般的笑臉,他的雙眼雖然看不見,沒能對焦任何東西,但眼瞳依然充滿神采,彷彿他的眼睛不是用來看見,是用來說話。

他笑,眼睛也跟著笑。

「對了?你剛才說什麼變成美杜莎?」藍巧怡問。

這位大哥哥臉色一沉,說:「喔……你們不知道嗎?幾乎全世界人類都變得非常危險。」

「為什麼?」我問。

「你們不認識美杜莎嗎?」大哥哥驚奇,就好像我們不知道今屆特首是誰。

「就是那個只要被看一眼就會讓人變石頭的女妖魔嘛!」我沒好氣地答。

「對啊!就是她啊!現在每個人都正在美杜莎化了!那些沒變成美杜莎的,都被美杜莎化的人弄得變成石頭了。」大哥哥點點頭說。

我和藍巧怡跟這位大哥哥,明顯各存在兩個不同世界的平行時空。

這位大哥哥,跟剛才茶餐廳的人一樣。

「但是……美杜莎是個神話,根本不存在。」但我繼續說,希望終會找到平行時空的相交點。

「原本是神話,但現在出現了,就不再是神話了。」大哥哥交抱雙臂,理所當然地說。

他說得太合理,美杜莎原來是神話,現在真的出現了,就不再是神話,而是真實。實在太理所當然,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

「神話的人物出現了,你不覺得這是不可思議的事嗎?」藍巧怡問。

「的確就是不可思議。」少年點點頭,說:「但無論如何,我們……最終都可能難逃一死。」

「為什麼?」我問。

「因為……我聽見我們已經被妖怪包圍了。」大哥哥靈敏的雙耳豎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