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雖然想留在這裡,但我們無法撲息大火,而且他們到場的支援一定會越來越多,所以我們唯有暫時轉移陣地。

「我們去石排對面的工廠大廈暫避一會。」大哥哥當時建議說:「那裡的人應該比較少。」

以我觀察和猜測,這些「美杜莎」雖然是怪物,卻暫時保留了人類的記憶和智力。

我們前往工廠大廈的路上,一直沒有正面碰見什麼人,遠距離看見人影也立刻繞路。



大哥哥的聽覺很厲害,他是我們的雷達,讓我們可以避開有危險的路徑。

重點是,他是瞎眼的,他說即使自己被怪物對視,他也不會有事。

正因為他有如此特性,剛才我們在平台一役中,才能騙過那第一個爬下去的警察,讓他錯以為殺死了大哥哥,到他細心發現時,我們已經對他下手了。

當其他警察相繼爬下來的時候,我們已經為他們佈下一個死局。

幸好,似乎怪物們暫時還保留了人類的「愚蠢智能」。



現在,

因為有這位大哥哥,我們安全抵達了一棟無人的工廠大廈。

在最底層的運貨電梯大堂前,我們三人坐在梯級上。

「其實我們真的躲不了太久。」大哥哥苦笑著,說:「但還真有點刺激,這就當是生命中最後一場遊戲。」

「現在不是玩遊戲!」藍巧怡沒好氣地說:「而且不要說得一定會死的好不好?」



大哥哥悠然一笑,說:「如果對生命太認真、太恐懼死亡,會很辛苦的。」

似乎,這句「人生就像一場遊戲」,是大哥哥的左右銘,是他的人生哲學。

「或許吧……」我說。

也或許是大哥哥對生命中的沉重的一種逃避方式。

「對了?剛才那些警察……到最後發出的笑聲,你們也聽見吧?」大哥哥忽然問。

「當然聽見。」我說。

「嗯……我想起聖經裡提過一隻鬼,叫『群』,這隻鬼其實數目有很多,所以才叫『群』。」大哥哥回想著說:「他們的笑聲……像有很多……很多人發出的……」

「這些都是神話裡的故事……」藍巧怡對我說:「如果按我們暫時所知道的,這些事情都是受上古時代的記憶影響,難道……」



「難道這些事情根本不是神話,而是記憶……」連我自己說出來都覺得不可思議,說:「真真實實的古代記憶……可能在上古某個年代中,真的有過綠色的月亮、十個太陽,以及……很多蛇……也有美杜莎。」

我一直認為,神話故事裡的一切都是人所虛構。

「但我想不明白,如果這些都只是被誘發的記憶,最多都只是記憶……但綠月、十個太陽以及蛇,都真真實實地出現了!即使如麥教授提過,意識的力量強大到會改變人的體質,令人變成奇怪的生物,也不會力量大得連天上的太陽、月亮的顏色也改變了?」藍巧怡苦惱著,最後猶疑地說:「除非……這些是幻覺?」

「也有可能……」我說。

但……應該不是。

似乎大哥哥對我們之間的對話感到相當困惑,說:「我真的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

我推測,大哥哥之所以對這些神話被真實化的情況不感到稀奇,是因為承傳了上古時代的人類對神靈的篤信,聽說在上古年代,根本沒有無神論這個觀念。聽說……



於是,我們把歷經的事情和上述的推論,一一向眼前的大哥哥說明,毫不隱晦。

「照你們的意思……我是受到上古時代的記憶影響……?」大哥哥若有所思地說。

「你不信我們嗎?」我問。

「不是……」

於是,我繼續講解:「

按「記憶遺傳」的概念推論下去,直到目前為止,我和藍巧怡已經遇見五種記憶遺傳者。

第一種,像林依晴這種完全被上古人類記憶取代的人,看來是跟昨日被困結界的事情有關。

第二種,如眼前的大哥哥,被部份上古人類記憶的觀念所影響,但仍處於一個模糊的狀態。



第三種……不但承傳了記憶和觀念,而且身體還會產生異常的變化,成為神話形容中的「美杜莎」。

第四種,就是我們自己。離開結界後,為何只有我們的記憶沒受任何影響?但……我們看到綠色的月亮、十個太陽……
如果這是幻覺?即說,我們的記憶其實已經受影響?

第五種,麥教授和阿月,似乎是知道一切的人。」

我對這位大哥哥十分坦然,希望他能夠助我們分析。

「不……還有第六種……」大哥哥認真地說。

「第六種?」藍巧怡疑惑。

「還有一種怪物,牠們是完全沒有人類意識的。」大哥哥說。



「你接觸過?」我問。

大哥哥點點頭,說:「按你剛才所說的經歷,其實你們也接觸過吧?」

我和藍巧怡對視一下。

大哥哥所指的是……?

「難道是在廢棄幼稚園時……那種抓刮聲?」藍巧怡猜想。

「以及破窗的蛇……」我說:「的確,當時牠們有明確的攻擊對象,就是我們。」

「除此之外,你們提起神話……反而我想起以往曾經聽說一個神話故事……不……又不算是神話故事,但感覺就像神話故事……」大哥哥猶疑說。

「這個故事,跟我們現在所遭遇的事情有關嗎?」我緊張地問。

「可能吧……」大哥哥搔搔頭,說:「故事講述……

世界剛剛經歷一場大洪水後的大約一百年,那時候有一條民風純樸的平靜小村莊,信奉神明,卻有一天,平靜不再,由一位村民在村尾發現一具屍體開始,揭開了血腥的序幕。原來,村子裡瀰漫一種奇怪的巫降,染病的人會化成蛇妖,並且能夠從眼睛中散播出恐懼,令人化為石頭。

法力高強的巫師身邊有一位最強的終極女妖,於是有一位勇者與女妖足足大戰了九日九夜,終斬去女妖的頭髗。

村莊最後回復平靜,一起BBQ。」

這可能是一個毫無趣味的鳩故。

但我邊聽邊冒汗……不是故事太恐怖……不是故事太經典……只是……這個故事……

「你怎麼了?」藍巧怡擔心地問我:「怎麼滿頭大汗,臉青青的?」

「喔……沒……沒事……」我不敢說出原因。

藍巧怡轉向大哥哥,追問:「你是從哪裡聽來的?感覺像希臘神話,卻又……非常不同。」

「哈哈!其實應該沒什麼關係的!因為這不是什麼經典流傳的神話故事,只是《兩登》講故台的故事而已。」大哥哥笑笑:「我很喜歡虛幻的故事世界,所以很喜歡上講故台『聽』故事……透過盲人讀屏器。」

「兩登……?這個故事有點像現況……作者可能知道一點事情,大哥哥,你知道作者是誰嗎?」藍巧怡很在意地問。

「不記得了,又不是什麼爆熱的作者。」大哥哥聳聳肩,說:「我都覺得有點像現在的狀況,所以才提出來。」

的確……不是什麼爆熱的作者。

因為,就是我。

「不過!」大哥哥忽然起什麼,說:「不過這個故事的作者說過,他寫了一篇神秘章節,是這個故事的終章,可是一直都沒有消息,看來是作者棄了。」

不,我已經寫好……而且……

【56】

但,那只是我貪得意、任意而寫的故事。
不是大哥哥提說,我早已忘記。

所以,我沒有把這事說出來。

這晚,我們對如何生存下去這個議題毫無頭緒,只能暫時在這工廠大廈輪流休息,輾轉不安地渡過。

夜已深……

「亦凡,該換你休息一下了。」藍巧怡對我說。

「不用……妳剛才根本沒有好好休息。」其實我的眼皮已經很重。

「在這種情況,很難讓人好好入睡,但我也真的休息夠了。」藍巧怡堅持說:「你現在不好好地休息,稍後遇到危險的時候,怎樣跑得起?」

我笑笑,說:「好吧!真羨慕大哥哥,他竟然可以如此安然入睡。」我瞄向以大字型豪邁姿態呼呼入睡的大哥哥。

「他看起來好像沒有危機意識……」藍巧怡微笑,說:「可能是他根本無懼危機。」

「嗯……那麼現在只能靠妳了……如果萬一發生什麼突發事,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就撇下我逃去吧。」我裝帥地說。

藍巧怡竟然冷笑,然後說:「睡吧。」

眼皮很重……很重……

夢裡,是故事的最後一章。

邪惡狡黠的巫師,捧著少女血的頭髗,跑啊跑的,嘴裡念說著一句話:「殺死奈格爾……才能夠保護人類……」,然後隱沒在黑暗的森林裡。

這個故事明明是屬於我的,劇情卻不受我的控制。

甚至我不明白自己在小說尾寫下的最後一句:我想死。

我不明白……只記得這是一個很傷心的故事……難過得我要用文字寫下來,才能排解心中的痛苦。

這是我當時寫下故事的原因。

不知何時,淚水沾濕我的眼角……

從夢中回來,我緩緩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
仍然是工廠大廈的運貨電梯大堂的天花,
然而,別個頭,身邊卻多了兩個人。

「咦?醒來嗎?」

阿月?

我驚訝!

「古亦凡同學!終於見面了!」

麥教授?

我更驚訝!

「你們?!」一個問號,一個驚嘆號,我立刻觸電般彈起來,說:「你們何時……?」

「就剛剛,他們剛剛來到。」藍巧怡說。

我走到麥教授的面前,壓抑自己的激動與憤怒,說:「好了!你在這裡,是不是可以解釋現在所發生的事情?由課室開始……直到現在,你跟我好好解釋!」

「嗯……其實剛才藍巧怡已經說了關於你們經過的事。」麥教授一臉疲態,邊走到梯級坐下來,繼續說:「其實當中的細節,遠超過你們的想像。」

「這是什麼意思?」我說。

「Hey!我並不是想打斷你們的說話,但看來現在不是侃侃而談的好時候!」大哥哥伸了一個懶腰。

麥教授瞇起眼睛,打量眼前的大哥哥,說:「看來你們認識了好友。」

大哥哥並沒有理會麥教授,只專心一意地聆聽著什麼。

「你又聽見人聲嗎?」我警戒周圍。

「是升降機下降的聲音。」大哥哥說。

聞言,所有人隨即望向升降機,但升降機並沒有顯示所在的樓層。

「還有九層…」大哥哥卻說。

升降機會動,代表裡面一定有「人」。

「還有八層……」大哥哥。

「亦凡……我之前已經提及過……」麥教授看向升降機大門,似乎沒有想過逃跑。

「還有七層……」大哥哥。

「所有人類都正在異變,而且……剛才你們經歷的,只是異變的第一階段。」麥教授說。

「還有六層……」大哥哥。

「異變的人類將會升級。」麥教授。

「還有五層……」大哥哥。

「而且這場異變,除了從結界出來的我們,根本無人能夠倖免。」麥教授的眼珠視線慢慢移向……

「還有四層……」大哥哥。

移向大哥哥:「所以,最危險的人,可能就在附近。」麥教授說,且目光戒慎。

……

「到了。」大哥哥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