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還有三層……」

阿月迅速放下背包,從背包裡取出四副眼鏡。

眼鏡除了鏡片是紅色的,沒有其他特別。

她右手把一副眼鏡拋到我的手裡,左手拋到藍巧怡的手裡,說:「戴上去,快。」



「還有兩層……」大哥哥說。

我們還在疑惑,
麥教授和阿月已經戴上眼鏡。

「還有一層……」大哥哥說。

「快!」阿月嚴厲說:「戴上。」

刻不容緩,我們聽從指示,戴上眼鏡。



「到了……」大哥哥沉著說。

透過紅色的鏡片,
凝視升降機的大門徐徐打開……

終於看見……

全身鱗皮……



眼白呈橙紅……

眼瞳垂直修長……

獠牙……

蛇髮……

但是,即使現在我跟面前的「怪物」四目交投,
牠也沒有把我「嚇死」,
也沒有把其他人「嚇死」。

可能是眼鏡的關係?

然而,「怪物」面前,



麥教授和阿月沒有動,大哥哥也沒有動。

而不知是否出於本能,我和藍巧怡也沒有動。

感覺只有一動,就會加速死亡。

紅色的鏡片,令眼前所有景物偏紅,
包括「怪物」。

牠,發亮般的橙紅雙眼,緊盯著我們。

然後,我發現原來不是自己怕驚動牠而不敢動,
而是自己根本害怕得無法動彈。



「怪物」踏出升降機的門口了。

或者,我們會死?但麥教授和阿月……

忽然,「怪物」發出一陣獰笑,牠竟以怪異的跑姿迅速……

狂奔……

狂奔……

奔向工廠大廈的出口方向。

就這樣,「怪物」什麼都沒有做,離開了。

就這樣?「怪物」什麼都沒有做?離開了?



「快逃!」麥教授緊急說。

「什麼?」我還處於一片茫然。

又或許,雙腳還未回復……

「快跑上最高層!牠再回來,就不是一個人了!」麥教授嚴嚴說畢,隨即跑往樓梯,雖然搞不懂,但我終於回過神,

全力跟上。

很快,危機感驅使我拼命地往上跑,不管雙膝已經焚燒般的灼熱。

但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往上……只是跟著麥教授……



終於跑到五字樓的時候……

「等等……」大哥哥戛然止步,我欠些撞向,禁不住破口:「又怎麼了?」

麥教授在梯級上回頭,說:「再不快些,我們全部人都要死在這裡!」

「聽聽大哥哥的說法先,他的耳朵很靈敏。」藍巧怡說。

此刻,大哥哥根本無視我們的說話,他很安靜,彷彿在宇宙的中心,用心聆聽空氣的流動。

時間因他而停止了數秒,最後,他說:「樓上有危險。」

「什麼危險?」

「很難說……」

「那麼……我們該怎樣?」藍巧怡苦惱說。

一時之間,方寸大亂,上不得,下無路……

「不要理他,繼續上!」麥教授轉身。

「不!」我決定地說:「大哥哥說上面有危險!他不但聽覺好,而且嗅覺,什麼覺都好,我信大哥哥。」

「別鬧了!快跟上!」麥教授動怒,而他的助手阿月不作聲,默默站在麥教授身旁。

「下面有很多『人』,但這一層沒有任何『人』。」大哥哥說。

我一話不說,一手拉著藍巧怡,藍巧怡又拉著大哥哥,推開防火門,往內跑。

而,麥教授他們並沒有跟來。

【58】

在紅色的視覺下,

是灰色的牆壁、倒置的雜物、忽明忽暗的燈光。

我們在這種寂靜的環境摸索可以匿藏的地方,終於在轉彎直行再轉彎的盡頭找到一道半掩的門,從門逢透出橙黃色的燈光。

輕輕推開。

木地板、沙發、電視機、小型波波池、開放式廚房……

環境寬敞,設備齊全,這裡是Party Room。

「他們好像已經來到這一層了。」大哥哥皺眉說。

「我看……他們應該不會找得這麼仔細吧?」我不肯定說。

但……大哥哥的臉色難看。

「他們怎麼樣?有多少『人』?」藍巧怡慎重地問。

大哥哥搖搖頭,頹然地說:「對不起……是我累了你們……」

「把情況告訴我們吧。」我不耐煩。

「外面有八個『人』……但我沒想到,他們全都停在這一層,正在到處搜索……」大哥哥面露疑惑說:「就好像知道我們就在這裡……」

「怎會這樣……?」我不敢相信得退了一步。

「難道他們當中都有像大哥哥一樣四感超強的『人』?」藍巧怡大驚。

現在,即使我沒有像大哥哥一樣擁有超強的四感,我也知道外面有『人』……

腳步聲、推倒貨物聲、敲打聲,以及屬於某種怪異生物發出的聲音:「呲呲呲……呲呲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