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古亦凡!古亦凡!」

麥教授好像叫了我很多次,我才慢慢回過神來,說:「怎麼了?」

「聽好了!現在我們不是在殺人,他們已經……」麥教授望向地上的大哥哥說:「如同死人。」

「等等!你……你是指全世界的人已經死了嗎?」藍巧怡非常驚訝。



那麼我們該拯救一個怎樣的世界?

麥教授沉默一會,臉色非常沉重,吸一口氣,說:「除了我們,大概已經沒有太多的活人。」

除了我們……已經沒有太多的活人?

「你……你在說什麼……我不信……我不會相信……」因為……我真的不能相信。

「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我們該想想如何自救!我說沒有太多活人,不是沒有活人!所以剩下來的活人都很珍貴的!」麥教授提起精神說。



我一下子只想到……

「嫲嫲……」我望向門口,很想衝回家,立刻……

麥教授卻擋在我前,激動、肯定地說:「你現在出去,就等於自尋死路!」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

【62】



「凡仔,今晚想吃什麼啊?」
「凡仔,我煲了湯啊,記得喝啊!」
「凡仔啊,今晚煎你最喜歡的雞翼。」

「凡仔,考試零分不緊要啦,你是嫲嫲最疼愛的孫仔。」

我知道……

「凡仔,你去跟其他同學玩吧!不用常常留在家中。」

「凡仔……對不起啊……嫲嫲沒有用……連手機都沒能買給你……」

「很可惜……你爸媽……」

不用說了……



「凡仔,湯涼了……」

我只想,妳永遠不老,
永遠……不死。

可惜,世上沒有永恆。

如果,我向上帝祈禱一萬遍,妳會否永遠陪著我。

「凡仔,醫生說我很健康,今天在街上暈倒只是我沒吃早餐罷了。現在沒事了!你看!」

但是……

【63】



「但是我答應過嫲嫲會回家吃飯的……她……她很辛苦……煮了我的飯……」我不知道自己說什麼……

已經不知道了。

由課室到現在……到底發生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只知道身邊原本非常整齊的Party Room環境,一瞬間被破壞不堪,茶几翻倒,櫃子倒地、電視機屏幕破裂……

淚水糢糊視線,我看不清自己的雙手究竟做了什麼,破壞了什麼……

只感覺……這些發洩……還未夠……

「你不要這樣啦……」藍巧怡的聲音很害怕,是被我嚇怕了吧?



「我知道你很難受。」麥教授同情地說。

但聽到他的聲音,更按不了怒火,指著他說:「是你!要不是你!我們不會弄成這樣!」

「如果不是麥教授,你早就死了!」阿月向我罵道,我本來被情緒支配,但一見阿月的傷勢,我住口了。

「對不起……」我歉疚地說。

「我明白你的惱怒,如果你真的要復仇,就向他們吧!就是他們害你們的,那些本應埋藏深土的靈魂。」麥教授鄭重地對我說:「就是你的同學們,如果不是他們,就不會有這些怪物出現!」麥教授指著地上的大哥哥,大哥哥還是一臉從容,只是無法站起來。

又或者,無需站起來。

麥教授拾起地上半破碎的玻璃樽,遞給我,說:「如果要發洩,不要向活人,向死人吧。」

是的,沒有錯。



殺死這些怪物……
殺死盧立峰……
殺死其他同學……
殺死林依晴……

殺死所有怪異的存在!

殺死大哥哥。

於是,我俯瞰腳下的「怪物」,手握著銳利的破樽,指向牠。

牠卻依然面帶恬靜,
未有散發半點怪物的氣息。

但我好像已經下定決心,寧枉勿縱。

反正,我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連朋友也算不上。

牠卻垂目淡道:「真正的怪物……是……」

【63.5】

如果,
當世上所有人都變成了童話書中的怪物模樣,
只有你一個保留人類的原貌。

童話書沒有了,
日子過去了,

到底,誰是怪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