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我左望右望,終於發現可能有用的東西。

我從一個木櫃裡取出兩瓶紅酒,遞給藍巧怡一枝,然後把另一枝的酒倒入我的水槍裡……

是的,是水槍,阿月給我的背包裡的水槍。

剩餘的半枝紅酒遞給大哥哥,說:「這些怪物可能懼怕酒精……」



「因為是蛇嗎?」大哥哥笑笑。

「我不是說笑的。」我雙手握槍,瞄準門口。

「我知道啊!」大哥哥喝一口紅酒,搖搖酒樽,認真戒慎門的方向,說:「來吧!紅酒打喪屍!」

嚴陣以待。

「奇怪……」大哥哥忽然說。



但我沒有理會,因為眼前將至的危機讓我不能分神。

不久,

門把竟自動轉開……

「怪物」在開門?

沒想到,門把轉開,開門進來的不是怪物,不是蛇妖……而是麥教授……以及……以及受傷的阿月?



麥教授憂心地扶著阿月步入,阿月雖然按著傷口,但大量鮮血依然從她的手臂汨汨流出。

「亦……亦凡……你們沒事吧?」阿月虛弱地說。

「我們沒事,你們發生什麼事?」我趕往攙扶阿月,藍巧怡迅速把沙發上的枕頭撥開,預備給阿月坐下。

阿月臉色蒼白,她氣若遊絲說:「雖然牠們多……但我還是找到牠們的弱點……暫時……暫時這裡還安全……但我不知道……」

「好了!阿月你就先不要說話,休息一會。」麥教授小心翼翼地扶著阿月坐下,然後從背包裡取出繃帶。

似乎他們的背包有足夠的急救用品,

這是為世界末日一早預備嗎?

「你們……剛才跟那些怪物戰鬥嗎?」我問。



麥教授臉色一沉,勃然大怒:「要不然可以怎樣?本來我們可以一走了之,但就是為了回來救你們!」。

「喔!」阿月發出一聲疼痛的呻吟。

「對……對不起!」麥教授隨即向阿月道歉,自知過於激動,包紥一時用力。

「對不起的是我們。」我歉疚地說。

「但……」藍巧怡用疑惑的目光移向大哥哥,說:「大哥哥剛才到底感應到上面有什麼危險?」

大哥哥卻默不作聲,表情若有所思。

「不要相信他,他會異變的。」麥教授瞪著大哥哥說。



大哥哥摸摸後頸,一臉困惑,不說一話……

然後……他慢慢地……

【60】

大哥哥慢慢退後,

我們望著他……

一下子,他轉身,快速地往門口衝跑……

想逃走?

「不要讓他逃走!」麥教授大叫。



我倆還未反應,阿月隨即把茶几上的杯飛往大哥哥,大哥哥耳朵一動,身子稍移,輕而避開!?

難道他真的不是人類?

「不要讓他走!」麥教授再度大叫,隨即撲向大哥哥身上,二人雙雙倒地,扭作一團。

阿月竟負傷站起……手執起茶几上的紅酒樽……

無奈……

我按著阿月的手,然後握著她握著的紅酒樽,並用肯定的眼神示意她放手。

放下來,即使一定要這樣,也得讓我來。



「亦凡!殺了他啊!」麥教授吼著說,在地上竭力環抱著大哥哥,不讓他離開。

我握著酒樽。

「其實我們都必死無疑……不過……我總不能輕易放棄生命……」大哥哥看似無力地說。

我看看阿月的傷口,再看看已經乏力的大哥哥。

我握著酒樽。

倏然,大哥哥出奇不意地使力,反將麥教授壓倒在下,並掐住他的脖子。

我握著酒樽。

Ping Ling!

玻璃樽砸向大哥哥的背,

我令他吃痛,

麥教授趁機把他推開。

「哈……」大哥哥躺在地上,血從他的背滲出,他雖然雙眼看不見我,卻面向我的方向,虛弱地說:「朋友……為什麼不打向我的後腦,如果是後腦,我就會死掉……」大哥哥笑,他一直都笑,好像自己的人生不屬於自己,好像一個站在遠處的人。

麥教授艱難地從地上站起來,看來剛才的糾纏令他筋疲。

「為何不殺死我?反正你看來很喜歡殺人。」大哥哥依然保笑容。

他是對我說嗎?

「你說什麼?」我望著他。

「我的四感很強,你知道是哪四感嗎?」大哥哥說。

我搖搖頭,望著他。

「聽覺、嗅覺、觸覺……還有……」大哥哥溫柔地說:「視覺……」

我大驚:「你不是瞎眼嗎?」

「但我看得見你……」大哥哥望向天花,眼簾半垂,說:「在你內心深處,那嗜血的你。」

內心……深處……?

「好像那些警察們……你明明可以選擇不殺死他們……」

我選擇殺,

換誰都會殺,

因為他們是「怪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