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只因為我把銳利的破樽剌入大哥哥的心臟,堵住將令一切惡化的聲音。

「你果然……」

他血流如注。

然後我放手,挺回身子。



「麥教授,我相信你一切的話……」

我起來轉身,問:「接下來,我們該如何?」

麥教授看來被我突如其來的決心給怔住,當機幾秒才開口:「我說過了,你們殺死你原本的同學,因為他們『覺醒』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毀滅一切,意思是……他們要重現史前大洪水的災難。」

「那個古卷是這樣記載嗎?」我問。

「簡單總括,他們在前寒武紀的三十萬年前已經一早預謀,經過命運千萬次洗牌,終有一天,在他們在預設的法則下,他們的『轉世容器』會在某一個年代重遇,而且在重遇後終會慢慢觸發潛意識,亦即是『覺醒』,過程原本是逐漸的,可惜因為我無知的介入,令這個過程加快了,讓他們在昨天的課室裡一次過覺醒起來。」麥教授說。



萬年歷史如光流轉,最終停在香港喧嚷的鬧市街道,又停在尋常學校的日常。

為什麼是香港?為什麼是這裡?為什麼是我們?

什麼叫……預設的法則……?

如果不是經歷,麥教授只像個胡言亂語的瘋子。

「而且,他們將會啟動『滅世』。」麥教授沉重地說。



「什麼叫『滅世』?」我望著地下,不想望向這裡任何一人。

但我知道,藍巧怡現在一定非常震驚,而且不安,因為我殺死了大哥哥。

我殺死他,是因為他最後說出的話……非常危險。

「根據古卷記載,覺醒巫師所在的地區將會出現一次颱風,颱風正正就是洪水前夕的先兆。」麥教授凝重地說:「所以,你們必須在這個颱風之前,殺死他們。」

我沒有看過古卷,一切都只是麥教授的一面之詞。

所謂「巫師」,
他們的動機是什麼?
為何要帶來災難?
為何要滅世?



麥教授根本沒有明確說明。

「我明白了!那麼,我就去殺死他們吧。」我說,不知自己已經紅著眼。

「但我不能跟你們一起。」麥教授說,望向阿月。

「你要照顧受傷的阿月嗎?」我諒解地為他說。

麥教授為難地點頭。

「基本上,我明晚會跟他們見面。」我說:「我想……我和藍巧怡兩個就可以了,畢竟……除了記憶外,我不覺得他們有任何特異功能。」

在昨日之前,我從沒有想過自己會說出這種話,
當然,我也沒有想過自己會殺人。



但現在的感覺就是……

殺人,是一件很尋常的事。

「的確,你的同學們體質跟常人無異,除了一個人,其他都只略懂一些巫術,但是外面有多危險,你們不是不知道的。」麥教授憂慮地說,且邊從他的背包取出兩枝槍。

「這是……?」我和藍巧怡都感到詫異,但一秒後我卻問:「又是水槍?」

「對。」麥教授點頭,說:「但裡面裝的不是水,也不是酒精,而是濃縮的硫磺,可以嚇怕所有蛇類的生物,至少十五分鐘。」

「十五分鐘?」藍巧怡皺眉,可能她跟我一樣,原以為可以用這東西直接殺掉怪物。

「對……只有十五分鐘,因為所有怪物都有適應性,當牠們適應了刺激性的氣味後,便會再次無懼所有。」麥教授強調地說:「所以,必須要謹慎使用。」

我和藍巧怡握著槍,點點頭。



打開門時,我聽見溫柔的聲音在背後,說:「萬事小心。」阿月。

【65.5】

能量的形式有很多,原子能、熱能、電動勢能、動能以及潛能。能量永遠不滅。

世間所有物質是由原子組成,每個原子都有一個原子核,內含質子和中子,電子繞其而行。原子裡頭的電子總是在固定的軌道或「能階」上繞著原子核,以維持原子的穩定性。當電子吸收額外的能量時,會躍升到較高能階的軌道上;而電子下降到較低能階的軌道時,則會釋放出能量。如果原子排列一致,就可以產生同一方向拉的動力,這叫頻率「振動」。

聽說,這是吸引力法則的科學基礎。

不知道,這是不是麥教授所說的「預設法則」……

【66】



「放心,在我們的引導,他遲早會『覺醒』。」他。

「我們沒有時間了。」她:「下一個颱風快到。」

「但剛才為什麼要我向他講解那麼多?」他。

「越接近真相,或許會加速『覺醒』。」她。

「如果剛才他能夠上天台,看見那個情景,或許會更直接。」他。

「未必,這只能夠讓他傷心。」她。

「所以,妳要讓他走向他自己的本性?」他。

「而且,在這之前,他需要朋友。」她:
「成為他自己刀刃下的亡魂。」

「對,如果沒有這條件,就不會觸動那個人的記憶。」他。

……

「對了?剛才為什麼她要阻止他?」他。

「我不知道,或許她也很亂。」她:「畢竟,是朋友。」

「是朋友嗎?」他。

【67】

這兩天以來,至少我接受了一件事,原來世上所有神秘現象和傳說,都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甚至過去我以為沒有科學根據的,其實都只是人類對自己、對大自然、對宇宙的認識太少。

是這樣嗎?

離開Party Room後,我們一直沿後樓梯下到工廠大廈的底層,期間都沒再看見怪物。

我不知道麥教授用了什麼方法擊退這些怪物,難道真是這些硫磺的威力?

不是的……我知道大哥哥……他可能沒有說謊。

我望著手握的「硫磺槍」,已經站在剛才的電梯大堂。

「你都覺得沒可能吧?」藍巧怡說。

「我知道,麥教授一定有些地方在說謊……」我坦言,說:「但他所說的,應該不盡是謊言。」

「例如呢?」藍巧怡冷冷地問。

「關於記憶遺傳,關於三十萬年前的世界,至少……」我吸一口氣,說:「這些不是謊言……」

「你意思是,其餘的,全部都是謊言!然後!」藍巧怡瞪著我,說:「然後你也要把他殺死!?」

「當時的情況……我沒有其他選擇……」我說。

「所以為了保存自己的命,就要犧牲他?」藍巧怡凝著淚。

我仰望天花,說:「我可以怎樣?」

我也是為了妳!

當時,我可以怎樣?

如果大哥哥所說的話是假的,他就是怪物,殺他也是理所當然。

但,如果大哥哥說的話是真的,麥教授才是真正操控怪物的Boss,那麼我更加要殺死大哥哥。

不然,麥教授絕對有能力即時把我們殺死。

如果……麥教授和阿月就是Boss。

「不要忘記,我們還不是成年人……」我說出可恥的話來逃避責任,我清楚自己的懦弱,從來不妄想自己是偉人。

藍巧怡拭去眼角淚水,說:「我不應該怪你,因為我也是自私,當時我沒有選擇阻止你……」然後,她苦笑著,說:「但是……我想我無辦法跟你一起行動了……」

我被她的話嚇倒,緊張地問:「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只感到……」藍巧怡難過地說:「好像……自己不是自己……好像很陌生……好像距離自己很遠……我很害怕這樣的自己,我不能夠再跟你在一起。」她退後幾步。

我伸手想把她拉回來,殊不知她一手把我甩開,說:「你……沒有變過……」

我……沒有變過?

我聞言一愣,她便轉身。

「妳要去哪?」我焦急。

她卻在我面前拔腿跑去!

「等等啊……」我追著說。

這不是思考人性倫理的時候……
也不是分頭行事的時候!

當我追出工廠大廈,卻駭見街外……

「這是……?」我被震懾。

街道的畫面悚目驚心,視線可及的範圍,由遠至近,至少有十具僵硬站立的屍體,男男女女,如同以「驚懼」作主題的雕塑。

這些靜止的雕塑,伴隨身邊蜿蜒游動的小蛇。

可是這刻,最令我感到害怕的,不是這些。

我四處張望,在街上轉了又轉……

沒有……沒有……看不見……沒有……

從剛才追的時候,目睹藍巧怡轉彎不見,都不過幾步之差,
但踏出工廠大廈後,她便不見影踪。

好像消失了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