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大概是回憶】

我還記得,當時我只有三年班。

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很糢糊,包括爸媽死去的那天。

「不……凡仔……不要這樣,不用殺死他的。」媽媽已經在地上奄奄一息,還哀求我放過這個殺人兇手。

「但是……」我有點掙扎,我是不是應該聽媽媽的話?



我是個好孩子。

「凡仔,既然已經報警了……只要再等一下,等一下就好了。」媽媽蒼白的臉上展開溫暖的微笑。

但那個時候,我大概處於極度恐懼的狀態?
所以這種狀態,反而令我很冷靜,

冷靜……

我很清楚知道,



爸爸已經為保護我們而死了,現在媽媽也快要死了。

而這個殺人兇手,依然面目猙獰,只是因為那不知多少斤重的高櫃子壓在他身上,令他無法動彈。

如果他掙脫出來,一定會殺死媽媽和我。

平凡的家庭,遇上一個瘋子。

是巧合?


是命運?

三年級,我僅八歲,
我拾起了兇手的刀。

我看過電視,知道如何殺人。

「凡仔,不需要的……」媽媽逼切地說。

「媽媽,我不殺他。」我說。

說畢,我用刀子輕輕劃過他伸出的手背,他便吃痛縮開。

我面無表情,用力一砍,想把他的右手手掌砍下……





我發現手掌還未斷開,

但對方發出的聲音……
竟讓我感到痛快,
雖然有點吵耳。

這次我應該再用力一點,希望一刀砍下。



殺人兇手的血濺在我的臉,和衣服……

爸爸的血、媽媽的血,殺人兇手的血,染紅了我的家。



我學過「殘酷」這個詞語,大概就是形容眼前的畫面。

「不要啊……不要這樣……我不想你這樣……孩子……」媽媽悲痛著說,我別個頭,看見媽媽拖著無力的身軀,竭力地、緩慢地爬過來……

……

「無論任何時候……無論多麼艱難……一定要保守自己的心……不要……變成另一個人……」

我只是,痛恨那些傷害我至親的人。

我只是,想保護……

【74】



米線舖內,只剩下四個少年,坐在卡位裡。

長得像阿呆的大哥哥,原來叫阿發,雖然像阿呆,但性格看來冷靜沉穩。
學校同級的隔離班,原來叫阿翔,性格看來比較衝動。
最小的小弟弟,原來叫阿B,阿B最小,也看似比較懦弱膽小,符合他的年紀。

至於他們那死去的爸媽,我已經沒有興趣知道他們的名字。

「謝謝你,是你救了我們。」阿發雖然說話像阿呆一樣溫吞,但有種堅定,哭過後他的眼神更堅定,可能因為肩負起照顧弟弟的責任。

我點點頭,可是阿翔卻對我懷有半點敵意和半點懼意,說:「剛才我看見你殺人……」

「真不好意思,讓你受驚。」我懶洋洋地說。

「阿翔,阿凡是因為要自保。」阿發為我辯護。



「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這個人……很恐怖的!」阿翔激動地說,看來除了剛才的情景外,他對我還有其他的誤會。

「阿翔……為什麼這樣說?」阿發搔搔頭。

阿翔吸了口氣,稍稍平伏自己驚慌的情緒,終於開口道:

「大約上半年,

學校小息的時候,我在學校後園經過一間儲物室,

我知道那儲物室一直長期上鎖,而且以前從窗看入去,
裡面並沒有放置任何物品,空空如也。

但那次,我聽見儲物室有聲音,

於是我好奇,悄悄從窗往內看,

看見裡面有一位面熟的同學,是隔離班,亦即是你,古亦凡。

當時我很好奇,你到底在裡面做什麼,所以我繼續悄悄地看……

令我驚訝的是,原來裡面還有一位女同學……

但那位女同學的樣子看起來楚楚可憐,而你的表情非常森冷……

那時候,你們的對話很奇怪,我沒太多聽得明……

只記得有一幕,你說:

『不要再逼我,殺死妳很容易。』」

阿翔望向我的眼神非常戒慎,就好像提防我現在就會把他殺死。

阿發只是疑惑地瞄向我一下,然後轉向阿翔,問:「所以呢……最後你看到什麼?」

「好像有人…」阿翔囁嚅地繼續說:

「那個女同學說 :『好像有人在外面……』

所以我大驚,立刻把頭縮回窗下,

但我想到那個女同學可能想我救她,

反正儲物室裡面只有你……古亦凡……一人……」阿翔吞了一下口水,

說:「

所以……
我慢慢又再次站起來,但……

消失了。」

「消失了?」阿發疑惑,阿B疑惑,
我更疑惑。

阿翔點點頭,說:「窗裡面的兩個人,都消失了。」

我沒有回話,而他們在思考。

沉默讓米線鋪的空氣靜止了一會,

但時間依然流動,

危險也從沒有解除。

終於阿發開口打破沉默:「這件事……我看連他當事人,都忘記了吧?而且阿翔你所說的……即使是真……都證明不了他是什麼可怕的人,最多只能說他跟別人在吵架或是什麼,至於消失……」阿發望向我,繼續說:「眼下最重要不是尋找過去發生什麼事……」

是的,大閘已破,我們也無法在這裡待得太久。

「現在時間已經凌晨三點……不如我們休息一下……待明天再想想逃去哪裡?」阿發疲倦地建議。

「不行!我現在必須起行了!」我斬釘截鐵地說。

「為什麼啊?」阿翔瞪著我。

「你們是如何看待這群美杜莎?」我問。

「生病了?」阿發回答。

「但這群生病的人沒有在家好好養病,他們就如正常人一樣乘車逛街,也許明天更會上班。」我想起梁sir的說話,所以說:「所以,這個時份應該是外面最少人的時候。」

「你意思是,現在不離開,早上就更難?」阿發問。

我點點頭,說:「不過你們決定吧,反正我一定會走。」

「去哪?」阿翔問。

「就對面。」我說:「山景邨。」

「那裡比這裡安全?」阿發問。

「是的。」我說謊。

【74.5】

至於阿翔所說的事……
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