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跑……
我們只能跑……
巴士內的乘客,全都是鱗片蛇怪,擁有無意識的兇狠。

「不要回頭啊!阿B!」阿翔大喊。

「但但……是……」阿B哭著說:「我不知道牠們是不是就在後面……」



我回頭,眼見一群怪物以扭曲的姿態擠擁於車門,一隻隻怪物傾倒而出,著地的怪物立刻往我們的方向獰笑,雙瞳收縮……

「不要回頭!不可以跟牠們對視!直跑!跑上那天橋!」我大聲說。

一群怪物正向我們衝奔。

我讓阿發他們跑在我的前頭,說:「先跑上天橋,我負責引開牠們!我會有方法對付他們……」

我們已經跑到天橋上。



然後我一人止步轉身,說:「你們往右邊繼續跑,不要回頭!那邊有個停車場,我們在停車場二樓會合。」

「不!你呢?」阿發大驚。

「快!我不會有事。」我托一托紅鏡眼鏡,凝視前方二、三十隻蛇妖。

於是,阿發帶著阿翔和阿B,向我指示的方向逃奔。

我拿著硫磺槍,指向著怪物們……



我知道的,這種數量,硫磺槍根本不夠用。

所以,我射向的目標是天橋的樓梯底部。

當然,我沒有天真到以為牠們會因地上的硫磺而止步不敢靠近。

但是,我拿著打火機,燃點火光。

因為我知道,硫磺本是易燃的固體,只會微溶於易燃的乙醇……

總之,我所發射的東西,應該是易燃的……

我燃點紙球,一手扔出,瞬即築起一道火牆。

暫時……足以阻擋牠們的去路……


暫時足以擾亂牠們的視線……

這該是我第三次用火逃生了。

【77】

山景停車場二樓。

「你沒事嗎?」阿發關心地問。

「我沒事……」

「那些美杜莎呢?沒有追來嗎?」阿翔緊張地環顧四周,深怕我引來怪物。

「如果我們再不找個安全地方,他們就會來。」我說。



阿翔沉默不語,可能仍然覺得我是危險人物。

「哪裡是安全的地方?」阿發問。

「上面有間廢置的幼兒園,我們先待在那裡吧。」我說:「而且上面的環境像個迷宮,被追殺的時候會有很多走避的空間,雖然……」

「雖然什麼?」阿翔見我面有難色。

「因為幾小時前,這裡才發生爆炸和火災,這裡或許已經引起蛇怪們的關注……」

「什麼?」阿翔難以置信,問:「這麼危險,為何還帶我們來?」

我心裡很清楚,因為我需要待在這裡,等待一切的答案。



在楊小坑公園跟林依晴約好了,「明晚八時,山景邨社康大樓等。」我曾說:「如果我出現,代表我想你們幫助我們了解更多的事,如果我沒有出現,那麼就代表,我們會想盡辦法,自己解開一切的謎團。」

現在,我真的想不出辦法。

對世界,我束手無策。

【78】

於是,我帶他們往廢置的幼兒園裡。

拉下閘門,環境雖昏暗,但感覺帶來少許安全感。

這裡只有我們四人。

「這裡真的安全嗎?」阿翔視察周圍。



「不安全的。」我坦然回應,說:「對於我們,世界已經沒有安全的地方。」

不知是否我的說話太直接,阿B紅著眼,有淚水在眼眶打轉。

「至少,我們可以選擇在這裡竭一竭。」阿發說。

於是,我們找了一個角落,大家都盤腳而坐。

「對了?阿發……剛才你說的故事,還未說完,到底故事的後續是怎樣?」我平靜地問,終於可以在安定的環境把故事聽下去。

阿發皺皺眉,說:「似乎你對這個故事很有興趣,但可惜這個故事未完。」

「未完?」

「那作者寫到一半就沒寫下去,大概是爛尾吧。」阿發聳聳肩說。

「你一開始提及這個故事的時間背景是……?」我問。

「女媧補青天後一百年。」阿發說。

「女媧補青天?是什麼來的?」我問。

「喂!你不是未聽過中國傳說女媧的故事嘛?」阿翔怪腔地說。

我當然聽過,只是……

「傳說的說法有很多,我想知故事的說法。」我說。

「明白。」阿發點點頭,說:「其實故事對女媧的描述並不仔細,只是以她作為年代時間的說明。不過,你應該知道,女媧人首蛇身,是中國神話中的創世之神,相傳她用黃土製造出了人類,在大洪水時,為了堵住洪水不再漫流,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石頭修補青天,這些都是很出名的中國傳說。至於關於那場大洪水的記載,亦眾說紛云。」

「哇……」我驚嘆,問:「你是神話傳說的維基百科嗎?」

「我哥哥沒什麼擅長,倒是沉迷於神秘的故事世界裡。」阿翔聳聳肩。

「沒什麼啦!」阿發擦擦鼻子,面帶自豪說:「對了?阿凡你問這些有什麼用的?好像說得這故事是我們生存的關鍵一樣。」

明明出現了那麼多神話傳說才會出現的怪事,
現在還要問我為何要探知神話傳說的內容!?

不過,我還是沒有解釋,繼續問了很多關於神話傳說的細節,中方也好……西方也好……

問著問著,聽著聽著,在睏到極點的時候,我便睡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