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沒有太陽,沒有月亮,也沒有黑暗。

地上卻是一片黑色……

原來我竟身在一片黑色的花海上。

黑色的迷離花朵竟又散發著清淡的幽香。



「黑色曼陀羅。」

眼前出現了一個人。

「你是誰……?」

他的聲音像一位年輕的少年,身影有點像死去的大哥哥。

「你是大哥哥嗎?」



但他背對著我,我看不見他的樣貌。

「你沒有死去嗎?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想殺死你的……但我必須要保護她……也要保護自己……」

但我發現,他根本不是那個瞎眼的大哥哥。

他身穿黑色的衣裳。

「你沒有錯……」他說:「殺他的不是你,是我。」



「你是誰……?」

「但我又是你。」

「你是……奈格爾?我身體裡面那個人?」我問:「死去的巫師?」

「你很害怕嗎?」

「當然害怕,別人說你是死神。」

「但你在害怕什麼?」

「我害怕什麼……我害怕……我害怕……」我在想……

我不斷在想自己在害怕什麼。



「在後來的時間裡,如果你感到恐懼,如果你恐懼達到不能承受的地步,我便會來。」他說:「你想我取代你嗎?」

「取代我?就像當年一樣嗎?」我說。

他手上原來手執一把亮白的長劍,卻漸漸滲出鮮血……
一滴一滴……
落在黑色的曼陀羅花,染紅了花,染紅了整片夢境。

溫度急降。

一隻斷掌扔在我的面前,嚇得我跌在地上,猛然退後。

「如果你無辦法保護重要的人,你會想我幫你嗎?」



我害怕……我恐懼……

倏然,一隻暴撐的眼睛覆蓋眼前的夢境……

眼睛在說:「但要付出代價。」

【80】

回去……回去回去回去啊……
我不要你過來……不要過來!

我不需要你幫我啊!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這種屠殺!

終於……



我大口大口地喘氣,睜開眼睛看清楚世界……

不在夢裡,我回來了……

「喂……你病發嗎?」阿翔湊近我,目光疑惑得來又有點睥睨。

「你沒事嗎?」阿發擔心地問。

阿B還在旁邊呼呼大睡。

「沒……沒事啊!」我說,但對剛才的夢境的確心有餘悸。

「沒事就好了。」阿發放心地說,因為他真的認為我現在滿額冷汗是沒事的。

「他剛才還在大呼小叫。」阿翔質疑,說:「在說什麼不要殺人……」



我低頭回想剛才的夢境,一股反胃的感覺油然而生……

「凡……你……沒事吧?你的臉色……」阿發疑惑問。

在夢中醒來前,我……目睹……

屍體……不是一具屍體……不是兩具屍體……不是……

比恐怖更恐怖……無以形容的地獄……不同的是,那地獄沒有火,只有水……

天空深藍……無數表情恐懼的屍體浮滿暴雨下的大海……

嚎哭聲……哀饒聲……尖叫聲……扭曲的笑聲……

我掩著嘴巴,壓抑想吐的感覺,勉強地說:「我沒有事!」

兩兄弟疑惑互望就沒有再追問了。

「對了?」我望向窗外白日,問:「知道現在幾點嗎?」邊望一望自己的手錶。

喔……原來我睡了這麼久了……

可能我太吵了,阿B也幽幽醒轉,揉著惺忪睡眼,說:「我很肚餓……可以吃早餐嗎?」

「現在什麼時候啊?那有什麼早餐啊……」阿翔說著,自己的肚子也跟著咕嚕作響,難為情地搔搔頭。

「樓下餐館應該有開,但應該不會招呼我們。」阿發說。

「有開?」我淡淡說:「人肉餐牌嗎?」

嗯……說得就似世界真的如常運作……
在世界末日下,即使變成怪物也得上學上班。

「你剛才睡著的時候,我的確有偷偷出去,從天台真的看見對面那間茶餐廳……有開……有開的意思……有人進出。」阿發怕我不明白,再補充:「那些『美杜莎』。」

或者我以前都曾經想像過,有天所有人都變成怪物了,而且牠們如常生活,如常上班、上學、開店,就只剩下自己,其實……真正的怪物又是誰呢?

「但我們總需要吃東西……」阿發苦惱地說。

「我們只有一個地方……」我說:「或者有可能找到食物……」

「偷?搶?外面全都是怪物。」阿翔提醒我,好像我不知道這件事。

如果下面餐館真的照常營業,或許我們可以試試……
叫外賣,之後再殺了那送外賣的怪物。

我說:「對面那被燒毀的單位內,可能會有點剩餘的乾糧。」

當然,「叫外賣」太危險了,我們還未餓到這種地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