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阿發的眼珠不見了。

但我仍然知道他是望著我,然後他大吼一聲,勢如猛獸,瘋狂撲向我,我只能閃避。

「喂!清醒一下吧!阿發!」我說:「殺了我也是沒用的!」

「嘻嘻……」阿發口中發出笑聲,說:「我不是阿發,我不是那個沒用的阿發。」



什麼?

他……

他從地上拾起一把𠝹刀,說:「我是一個獵人。」刀片慢慢移出

獵人?誰啊?

一攻一閃,
刀光從我的臉頰劃過,


雖然他說自己是個什麼獵人,但除了狠之外,速度和敏捷度一直提升。

他……剛才明明是個阿呆!

「古亦凡,我看你也是不想死的。」電話的盧立峰說。

我隨手拿起硬皮File擋下他的刀。

「古亦凡!不要忘記啊!我們約定的!八月二十四日有個籃球比賽,在學校等!你不可能就此死去的!我們還要一起挖掘沉睡的古蹟。」電話另一人在發聲,這嬌俏的聲音是陳少芬。



想我不死!就好應該叫阿發停手!

「凡,你無法從那道門離開,不要再勉強。對抗吧!把對方殺死!」盧立峰亢奮地說。

這是他們的目的!?
他想我們自相殘殺!?

一直以來……
我知道所有人對自己都帶有不同的動機。

到底他們背後的動機是什麼?
我不知道。

但我唯一能夠知道的是……



麥教授不久前要求我殺人!
林依晴剛才還叫我控制自己!
盧立峰現在又煽惑我動手。



一不小心,手臂被劃下一道血痕。

我按著傷口……凝視阿發……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掛線?催眠就會解除嗎?但阿翔和阿B他們可能就會死……
反擊?先不管我有沒有這份能力,但如果我動手,豈不正中他們的下懷,但……



「總之,你可以殺我,但……請你放過我的弟弟。」阿發曾說過。

難道真的要我殺死你?

要殺死你……又有何難?
殺人而已……

不……古亦凡!你要思考!你要不斷思考!世上萬事必有因。

如果動手……

我想……他們是想誘發我體內那個什麼人嗎?

當我越恐懼,我內心那個人就會出現,佔據我,取代我!情況就如我自己把身體讓給他一樣!



他們是想這樣嗎?

「古亦凡,為何偏要弄得自己那麼勞累?為何不順從你自己的心?為何還不肯承認,內心的他,也就是你自己?」陳少芬溫柔地說。

由阿發按了電話喇叭後,我好像再沒有聽見林依晴的聲音。

盧立峰感概地說:「

有些人以反向行為掩飾內心的慾望,
有些人以否定他人才能肯定自己的價值,
有些人以忽略自己拒絕面對內心的痛苦,
以自我麻醉把負面感覺排於意識以外……

人就是這樣,為何人好端端要帶上一個又一個假面具?為何不好好地面對自己?



阿凡……你也放下防衛吧。你看看你有多辛苦?

只要你願意,他就會來幫你。」

只要……只要能夠打開那道門……踏出去……

但是,
我討厭被欺負,
我真的很想反擊,

很想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