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5】

「你……你說什麼?」我當場一愣,望向驚恐的阿發。

一秒後,阿發隨即拉開我,對電話怒問:「你們在說什麼,阿翔和阿B怎麼了?什麼……什麼真可惜?」阿發充滿了緊張、焦急的情緒。

「我說啊,如果,萬一你們掛線了,他們的命也是如此……」盧立峰發出一聲冷笑,繼而狂吼:「掛掉電話啊!」威嚇。

我沒有想到,這班「古人」居然如此卑鄙,還真具備了「人性」。



「說實話,我們就在外面,如果你們有勇氣的話,就衝出來救他們吧。」盧立峰笑說:「我很相信你們做得到。」

二話不說,阿發隨即衝到門前,可是當手放在門把上,便開始顫抖,手在顫抖,雙腿也在顫抖。

他的左手捉著他的右手,扭開門把,打開門……

外面一片頹垣的辦公室跟剛才沒有兩樣,就是散發一種深不可測的恐懼,令人……

令阿發無法再向前踏出半步。



關上門。

他淚流滿臉說:「外面……外面是有什麼東西在嗎?」

我已經分不清這是恐懼的淚水,還是自責的淚水。

「你們究竟想怎樣?」我對著電話怒吼。

「怎麼了?我沒有鎖著你們,你們走不出去?就來怪我們嗎?」盧立峰譏笑著,又說:「對了?那個叫什麼?你叫阿發嗎?你要不要聽聽你弟弟們的聲音?」



「來!說句話吧!」

「哥哥……對不起……」阿B哽咽的聲音。
「不要哭啊!哥!我們沒有事!我們會自己想方法離開的!你不用顧我們。」阿翔顫抖的聲音。

阿發一怒之下把辦公桌上所有文具和文件架掃落,大吼說:「你們究竟想怎樣?」然後又哀求地說:「我什麼都願意做的……」

「我們真的沒什麼想你們做,只要你們能夠離開這房間。」盧立峰說。

可惡!
如果這是催眠,如果這只是催眠……
我該怎樣醒來,然後離開這裡……
不!那時候在課室的我,不是也可以離開嗎?

外面根本什麼都沒有!外面根本什麼都沒有!外面根本什麼都沒有!外面根本什麼都沒有!外面根本什麼都沒有!外面根本什麼都沒有!



我到底在害怕什麼?

阿發在房門前崩潰痛哭。

「阿發?」盧立峰狡黠地說:「給你一個建議。」

「什麼?」

「教你如何克服恐懼。」

「如……如何……?」阿發神經兮兮地問。

「做一件你不敢做的事。」



「不敢做……?」

「你還記得最親的人是如何死去的嗎?」

「被……被殺……」

「錯!是因為你懦弱!因為你害怕對抗,遇到危險的時候,你永遠就只會躲在別人的後面,你以為這是無可奈何的明智選擇,其實你根本缺乏勇氣!」

「我……」

「你父母因你的懦弱而死了。但!死的不應該是你嗎?」

阿發好像真的被說中了一樣。

「如果死的是你,那有多好?」



「對……」

「所以你不能再懦弱了。」

「對……」

「這個人不是很危險嗎?你也看過他殺人吧?你弟弟也有說過他的事給你聽吧?」

「對……」

「殺死他,殺死古亦凡。」盧立峰認真、嚴肅地說:「殺死他,你便可以離開這裡。」

阿發的頭,慢慢,慢慢地轉向我。



阿發的眼珠不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