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大洪水後一百年的城市。

那是位於現代什麼地方呢?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這可能地球上唯一的人類城市,人口不足三萬人。

雖然是城市,但設施和建築非常簡樸,如同現今落後的鄉村市鎮。



他們住的是黃泥屋,民眾都是靠農耕為生,大洪水所發生的事情依然家傳戶曉。

那時候人類的平均年齡大約都有二百歲左右。

那時候的人類信奉神明。

雖然他們過著勞動的生活。

但是,他們所擁有的知識比現代還要高,還要多,
只是受到環境及律法影響,他們不能、不可再發展任何科技,也不能夠再有任何涉及科技的知識承傳,世世代代只能夠以務農為生,


而且必須服從未知的神明。

大家都在說,因為先祖犯罪,所以後世必須受盡勞苦,
而且必須遵照神明留給人類的法律。

情況就好像聖經所說,亞當被驅逐出伊甸園,從前必須汗流滿額,才能糊口。」

阿發彷彿在述說自己的神秘故鄉。

「等等!根據聖經……亞當是被驅逐出伊甸園後才有大洪水的……」我想起宗教堂的知識。



「潛意識只是一大堆混亂的記憶所堆砌,時序必然會有誤。」阿發理所當然地說。

我嘗試將阿發的故事與麥教授對我所描述的世界加以整合。
麥教授曾說的是大洪水前,科技進步,
阿發所說的是大洪水後,科技禁止。

「那為什麼?為什麼不能發展科技?中間發生了什麼?」我。

如果沒有這兩天的經歷,我可能不會相信這個故事。

「大洪水淹沒大地,都是因為科技所致,這是村內的長老最清楚的事情。

大家都說,大洪水前是一個既繁華又荒淫的時代,據說當時有一位巫師,他被推祟為全地最接近神的男人,他擁有聰明智慧、外貌俊朗,而且年輕,而且……他僅只有十七歲。



你知道嗎?大洪水前的人至少都有三百年壽命,但他只有十七歲。

但……

後來的他也是全地最恐怖的男人。」阿發說。

「最恐怖……?」我。

「聽說就是他,聯同一群年輕的巫師啟動了某個滅世的程式,摧毀全地。

幸好當時有一個女人,建造出能夠抵禦大洪水的方舟,才能救下部份的人類,那時候人民把她推祟為神。」

「那個人……難道叫挪亞?」我詑異。

「不是啦,記憶中,那是個女來的。」他。



「那麼她是誰?」我。

「不知道,沒有人知道她真實身份。不過聽爺爺說,其實那個女人本來是跟那些滅世巫師同一伙的,後來不知是什麼原因,那個女人不再幫他們,而且製造出了方舟。」他。

「那麼,為什麼那個年輕的巫師……無緣無故的要摧毀全地呢?」我。

難道他就是……我體內的那個人?奈格爾……?

「聽說,他原來是為了令一個女人獲取永生,但過程需要製造大量的人類屍體。」

「大量屍體到底跟永生有什麼關係?屍體能夠讓人永生嗎?」我說話有點激動了,大概是被嚇倒。

「不知道。據知大量的的人類屍體,可給高級的巫師煉成強大的能源,有能源,自能夠啟動生命。」阿發按下電燈的開關,但沒有光。



「但因為這樣……而進行如此毀天滅地的殘殺……也太過……」我。

「我不知道,記憶中就是這樣。」阿發。

「嗯……繼續說吧。」我。

「是的,大洪水前的地上科技,全然盡毀,淹埋於深海。
我並不知道那毀天滅地的情景,我沒有這種記憶。

但,大洪水有不到之地,就是天上。

在我記憶的年代,天上有十個太陽,就好像現在一樣,其實另外九個既不是幻日,也不是真正的太陽,乃是天儀,類似現代的衛星。但當時我們沒有一人察覺這些科技遺物帶來的禍害,直到有一天,市內其中一個女人異變,成為一隻蛇妖……牠的眼睛散發一種特別的光,令人的腦袋產生迷幻,從而令身體硬化,就如現代傳說中的美杜莎……是的,當時他們的把這女人命名為『美杜莎』,誰知,除了這位女人外,越來越多人異變成美杜莎。

事件開始的時候,人類都陷入恐慌中,人心惶惶,情況越來越混亂,到最後,出現「美杜莎」更加成為村內一種習以為常的恐怖現象,大家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在家中放多一點硫磺,減少『美杜莎』的出沒,然後就是逃生和逃生,搬家和搬家。」



「但究竟為什麼那些人會異變成蛇妖?是因為那些天上的衛星嗎?」我疑惑問。

「可以這樣說,但其實……這是因為那些美杜莎本來的體內就擁有蛇的基因。

他們很奇怪,因為那些美杜莎仍然擁有作為人類時的記憶,不但止,牠們更擁有多一份記憶……

就是……大洪水時期,方舟外面那些難以想像的痛苦、悲哀、恐怖的記憶。

比較年長的人類也無法理解這種狀況,雖然在他們的知識裡,也知道上一代的記憶會遺傳在下一代的潛意識中,但這可能並非一般的遺傳,因為根本沒理由會遺傳得到那些在大洪水掙扎死去的人類記憶,除非他們在大洪水中生還……

所以,當時有人成功活捉了一隻美杜莎,挖去其雙眼,然後嚴刑拷問,從而得知了一個可怕的真相。」阿發感嘆地說:「我想……那個人可能就是我腦入面的獵人……我不知道……但我腦袋就有這樣的片段……而且好像特別深刻。回想從前,我以往發惡夢,都會看見一隻無眼珠的鬼,現在這些片段和情節終於清晰了。」

「嗯……我們的夢境,原來有許多時候都在述說遠古的往事……」我感到不可思議。

「對……這些夢境,又會被神職人員、古代作家或詩人編寫成故事,由於這些記憶都是支離破碎,所以衍生了不同版本的各地神話,就好像女媧娘娘的故事一樣。

話說回頭,被挖去雙眼的蛇妖供出,原來在大洪水後,有一個女人,她化身為人首蛇身,用泥土煉成了生命,煉成了人類,更把洪水中慘死的記憶放在新的生命裡。」

「什麼?煉成人類?怎麼可能?」我。

阿發聳肩說:「怎麼沒有可能?這如同現在的人類,已經可以創造出複製人一樣。」

「你又知道現在的人類已經可以創造複製人?你不是大我很多歲……吧?」我。

阿發搖搖頭,無奈地說:「就在剛才,你帶我離開房間的時候,我的腦海好像打開了一扇門,從門裡釋放出世界的知識和奧秘。

以我所知,以現今人類技術,以及人類的野心,沒可能未曾製造出複製人。說不定,科學家已經把一個複製人的王國搬上去天上某個恆星上。」

「說回那個人首蛇身,她為何煉成人類?難道就是她復活了被大洪水淹沒的人類嗎?」我。

「不知道,至少我們知道那些「美杜莎」繼承了死去人類的怨念。但實際上,如果沒有特殊的誘發元素,這些根本就是常人,不會變成蛇妖。」阿發。

「那麼,剛才你說那些被女人創造的人類,如果沒有特殊的誘發元素,這些根本就是常人,不會變成蛇妖,那麼為何後來又會變異?」我。

「據那蛇妖說,人首蛇身的女人,身邊還有一位鐵心男人,那個鐵心男人透過天儀釋放誘發元素,讓那些被製造出來的人類化身為具能力的蛇妖,殺死方舟的原生還者。」

「目的是什麼?」我。

「蛇妖懷恨地說,目的是要殺死奈格爾,殺死奈格爾所有的遺傳基因。」

「鐵心男人是誰?究竟那個人首蛇身的女人跟那個鐵心男人有什麼關係?他們是什麼人?」我。

「那布……鐵心男人可能就是那布……」

「那布?」我。

「有聽過嗎?」

「怎會聽過……?」我搖頭。

「如果有聽過也不足為奇,因為他是記錄在美索不達米亞眾神的名列中。」

「他是……?」我困惑。

「後世人供奉他為抄錄與寫作之神,同時負責保管人類命運的天命泥板。當然,其實……

那布是一位人工智能的機械人,負責保存和紀錄人類的記憶,據說,凡他手指觸碰的,它都能夠把對方所有記憶讀取過來。它的成功之處,在於他是人工智能,失敗之處,亦因它是人工智能。

「所以……這其實是一場智能叛變……?」我想笑,卻笑不出。

古老神話……複製人……智能叛變……還有什麼更荒謬的嗎?

「這我不能答你……」阿發搖頭,然後思付一會,說:「至於那位人首蛇身的女人,我真的不知道……

但……

她會不會就是那個被巫師施予了永生的女人呢?

因為據說這種以萬物死靈換取的永生之術,受術之人有可能出現身體上的變異。」阿發摸著下巴,不肯定地說。

「這根本不是科學,是魔法……」我。

「這是你對世界的認知太皮毛了,宇宙間有很多事情乃是科學未及。你有沒有聽過『能量法則』?」

「沒有……這也不是我能夠理解的範圍了。」我卑微地說。

「如果生命是一股能量,這女人的能量可能已經超越地球上萬有。」

「嗯……所以說人話吧。然後呢?然後如何解決美杜莎災難?」我。

「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為什麼?」我。

「我的知識,只到此為止,後面發生什麼事,我沒有記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