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為什麼我跟你一樣都是從結界走出來……」我不甘地說:「但你打開了知識之門,知道了那麼多,我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我跟你不同。」阿發眼簾半垂,好像知道什麼還未說出來的說:「你體內或者有完整的人格……」

「可能吧……」我摸摸自己的胸口。

「而且……剛才我們離開房間的時候……與其說是你克服恐懼衝出去……倒不如說……是有人放我們出去……」阿發不肯定地說。



「嗯……」我有點認同。

「我剛才所說的知識,在那個年代可能是小孩子都擁有的認知,但關於你的狀況,我腦袋裡的資訊很少,不過根據一些巫術的概念,高級的巫師或許……可能……真的可以做到『靈魂轉世』,將完整的人格和記憶封印在後世人的潛意識中,經過幾千萬代的洗牌,重新整合,並會因著某種特定的條件,觸發潛意識,達到『靈魂覺醒』。但這方面……我知道的實在不多。」此時候,阿發手上已經不知在哪裡拿來了一包蝦條。

「我裡面究竟藏著誰?」我掐住自己的心口,很想……很想把體內的那個人扯出來。

「你不是一早知道嗎?」阿發邊說邊咀嚼蝦條。

「我怎會知道?」



「當時你殺死那個叫梁sir的怪物時,牠不是已經告訴了你嗎?」阿發望向我,目光淡然,實際非常銳利。

「奈格爾……是誰?」我茫然。

「你說呢?」阿發說:「你知道的……」

我或許已經想到……但我不敢相信,不想去相信。

「我就是那個滅世的年輕巫師……」這句話很重,重得我幾乎流淚。



你叫我如何承擔這罪的重量?

「嗯……奈格爾就是滅世的巫師,但你也說錯了。」



阿發搭著我的肩,說:「你不是奈格爾,你是古亦凡,我認識了一整天的好朋友。」他微笑,好像安慰。

我拭去眼角的淚水……

不經意別個臉,卻發現……

「咦?」我驚訝:「剛才白板上……有這些字嗎?」

或許我們剛才交談得太投入了,竟然忽略了廚房裡有一塊白板,白板不知何時寫了幾行本來就不太起眼的字。



「TO:古亦凡、發:

記得八月二十四日在學校見!兩位新朋友阿翔和阿B都會一起啊!不過世道混亂!當日我會有專車在樓下停車場閘口接你的,不見不散啊!

From:林依晴」

又,
這時候,廚房門外……

「呲呲呲……呲呲呲……」
「呲呲……」
「呲呲呲呲呲呲呲呲呲……」

我不知道外面的蛇妖是屬於無意識的鱗片怪物……抑或具上古意識的「群」。



但聲音聽起來,肯定不只一隻……

而且……除了跳窗外,我們似乎無路可退。

【92】

我倆互望一眼,便立訓衝入廚房內的一間儲物室。

關上門。

「酒精呢?硫磺槍呢?」阿發問。

「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阿發臉色遽變。

「硫磺槍裡的硫磺,一早已經用完。」我說,畢竟昨晚為了起火牆阻擋怪物,都已經用盡了。

「算吧……本來這些東西,對牠們的效用都只是一時……遲早都沒用。」阿發感嘆說。

「不如你再次變成那個獵人,他不是曾經把蛇妖的雙眼挖去嗎,看來很好打!」我說,但自知是廢話,所以阿發只是白了我一眼。

我偷偷推開門縫,探察外面……
一……二……三……四……五……

為什麼會有大量的鱗片蛇妖湧進來?

正當我還在震驚的時候,其中一隻竟倏然扭頭過來,一秒間正好跟我四目交投。



幸好我一直沒有除下紅鏡眼鏡……

但我完全被盯上,心跳還來不及加速,蛇妖的眼瞳便迅速收縮,向我張開利嘴,猛然俯衝過來。

牠高速暴走!

我手居然發抖……

只是一瞬!

只餘幾步!
我跟駭人的蛇瞳只餘幾步之距!

幸還趕得及,
關上門!

隨之就是猛烈的撞門聲,以及蛇妖低沉的嘶吼。

我用力擋著門,但自知撐不了多久。

「喂……古人……現在該怎麼辦?」我望著同樣驚恐著的阿發。

「倒應該我問你,你體內有個什麼奈格爾……你不如問問他?」阿發慌張,想不到即使有多龐大的宇宙知識在他的腦袋裡,一樣是語無論次。

外面的力度很大……我根本不能再支持多三秒……

一秒,

「阿凡……看來我真的救不了弟弟他們……」阿發總算過來跟我一起擋著門。

二秒,

但這只讓我們的生命延續多一秒……

「認識你真是很開心。」

別說廢話!雖然當成遺言都算是美麗的句子。

三秒,

我不甘心!
在這乖違的世界支撐至今,竟然被一下子KO!

我還未知道真相……
我還未知道嫲嫲是否安好……

我還未知道藍巧怡她在哪……

她還好嗎?

四秒……

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