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藍巧怡帶著沉重和悲傷說:「

那天,我跟你分別後……

其實我是回到工廠大廈,想再找麥教授和阿月,希望仔細問清楚一點事情。

就是關於我們的身份,我知麥教授一定有什麼瞞著我們。



我知道你一定會覺得我太蠢,既然知道麥教授有意隱瞞,而且他根不可信,為何又會冒險一個人去找他呢?

亦凡,你記得我們從一開始已經說過嗎?就是因為怕死,所以才要找出真相……

當我回到工廈的Party Room時,麥教授和阿月已經不在,現場就只剩下大哥哥的屍體。

奇怪了?重傷的阿月不是說待在這裡養傷嗎?

那時候,我望向大哥哥屍體默哀,也為殺人兇手感到憂傷。



但……奇蹟出現了!

大哥哥的手在動,他……他居然未死!

我立刻檢查他,叫喚他,想救他。

可是……他的狀態……他根本是用盡僅餘的生命,氣若遊絲地吐出一句:『天台……他……他們才是……』

可惜……大哥哥最後都是死了。



天台是什麼意思呢?我只記得大哥哥曾經預感大廈上方有著什麼危險的狀況,所以才決定在Party Room這一層停下來。

那時候我只是想,真相,可能就在大廈的天台。

於是,我上去了。

我站在踏出天台的門前,悄悄推開門縫,然後,你不會想知道我看見什麼的……

對不起……亦凡……我不想說出來,但……你必須知道。

我看見你的嫲嫲側身倒臥……
雙眼雖然是睜開的,但已經沒有靈魂,只剩下空洞。

我知道你很難受……但請容我繼續說下去……



因為站在你嫲嫲屍體前面的,正是麥教授。
而且,圍繞麥教授四周的,是十多頭鱗片類的蛇妖。

至於阿月……她也在……

不過……

她的下半身……是蛇。

她的蛇身站在一個非常巨大的肉色黏土前……

那黏土還會蠕動,看起來有點噁心……

……



大哥哥說得對,蛇妖和他們根本是同一伙的。

但……我再聽見……

『辛要滅世,只有古亦凡才能阻止滅世的發生。』

這一句是我從麥教授和阿月的對話中偷聽到的。

凡……亦凡?我知道你難過……但是……」

【95】

「難道……」阿發疑懼地說:「那個阿月就是上古時代……人首蛇身的那個……難道是女媧?麥教授是……鐵心男人……那布……」

「嗯……極有可能,那個麥教授當時的說話語氣刻板,十足一個沒有感情的機械人,至於阿月……她不但語氣怪怪……而且她當時站在一個巨大的黏土前……那個黏土不是普通的黏土,那些鱗片類的蛇妖,就是從那巨大黏土擠出來的。」藍巧怡大驚:「等等!這樣……如果真是他們……他們豈不是已經活了成三十萬年嗎?」



「永生的女人和不朽的機械人……」阿發默默說。

「我想我們現在需要先搞清楚幾件事情。」藍巧怡慎重地說:「
第一,麥教授他們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製造美杜莎?
第二,如何消滅美杜莎?或者……如何令他們回復正常?
第三,林依晴他們是否真的想策劃滅世?如是,我們該如何阻止?真的如麥教授所言,需要殺死他們……才能去除滅世的誘發因素?」

這真是複雜……太複雜……
到底發生什麼事?

「讓我猜想一下,你們那個麥教授,即那布他……難道他是為了報復當時的滅世嗎?」阿發焦急地猜測:「我記得那些美杜莎是盛載著於大洪水慘死的記憶!啊啊!他們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要這樣呢?」

複雜……



「但身為一個人工智能?他為什麼要這樣……?」藍巧怡問。

「那麼就要了解製造他的人,究竟在他的智能程式裡設定了什麼?」阿發抓著頭。

複雜……

到底……現在怎麼了?

「我還記得他在天台時的對話更曾經說過一句『可惜,自私的人類,並沒有當造物主的資格。』」藍巧怡思考著。

到底在說什麼?

「換句話,他想當造物主?」阿發點點頭:「對對對……這樣就合理了!」

「現在那些美杜莎,都是上古時代由女媧製造出來的人類的後裔,而那些鱗片蛇怪,同樣都是他們所製造出來的,只要殺光現在的人類,他們就是造物主。」藍巧怡恍然大悟似的說:「他們就是想創造一個蛇妖的國度。」

到底我可以做什麼?

「這樣的推測雖然很可怕,但似乎正是如此……」阿發。

根本沒道理……所有……

到底他們在討論什麼!?

根本就沒可能吧?

「那麼……林依晴『辛』他們的目的呢?滅世?麥教授他們要創造蛇妖……而『辛』他們就要滅世!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藍巧怡嘆氣問。

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根本沒可能!

「夠了!」我應該是在咆吼,因為我很憤怒。

我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有什麼可能……

有什麼可能這樣說……




「我嫲嫲沒有死……沒有死……這些事都是假的……」我肯定地說。




肯定是假的。

到底是從哪裡開始?
課室……

對了?!從離開課室開始,這一切都是假的。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對藍巧怡說,我要說:「跟我一起回去……回去好嗎?」

一切,一切由離開課室開始……

怡……告訴我……

妳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95.5】

對不起,古亦凡。


在你意識崩潰前,我還不能告訴你全部真相。


與你分別,
是為了跟他們會合。

回到PartyRoom的時候,才發現那位瞎眼的少年居然擁有如此頑強的生命力,可惜……他生不逢時。

「妳……妳才是……」瞎眼的少年氣若遊絲地望著我,他的雙眼澄明透亮,即使無法看見,卻能穿透人心。

但是,他真的能夠穿透三十萬年的思憶嗎?

「別說話了。」我盡量溫柔,輕輕拾起地上的玻璃碎片。

「為……為什麼……妳是誰?」

「讓你承受這種痛苦,是我的錯……」我悲傷地說:「對不起……錯在我不應該在三十萬年前救下你的祖先,如果沒有救下那些人,就不會有今天的奈格爾。」

碎片輕輕劃破他的頸動脈。

「奈格爾是魔鬼,所有擁有他零碎基因的人,都不應該存活於世。」

少年真正不能再回話了。

於是我回到天台,回到綠色的月亮下,
再次與他們見面。

「剛才沒辦法引他上來。」麥教授冰冷地說:「如果讓他看見被殺的一幕,他一定會崩潰,當他意識崩潰的時候,我們就能夠看見奈格爾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說:「但觸發奈格爾覺醒的機會還有很多。」

「算吧。」復原了蛇身的阿月說:「倒是我想問妳,為什麼剛才阻止他下手?」

「因為我想了又想,觸發奈格爾覺醒不是讓他殺一個人那麼簡單。」

「哦?」阿月目光銳利。

我吸口氣,知道瞞不過,說:「對不起,剛才我是有點動搖了,畢竟……」

「慢慢來吧,至少我們嘗試讓他慢慢知道多一點關於從前的事,這樣或許會讓他更接近覺醒。」阿月語調溫雅,總是喜怒不形於色。

畢竟,她活了三十萬年。

「放心!」麥教授說:「我會安排更多的蛇妖刺激他的覺醒。」

「這樣……真的有用嗎?」我有點不肯定。

「我們不能說這有十足的把握,但這是唯一的方法……」麥教授無可奈何地說:「他是滅世者,同時,也只有他一個能夠知道阻止滅世的方法,無論如何,一定要在『The End』被啟動之前讓他覺醒。」

「你們就不怕覺醒奈格爾這魔鬼後……後果會更不堪嗎?」我提出,以前也提出過一樣的問題。

奈格爾原本就是危險的存在。

「放心,失去生存意志的魔鬼,再次覺醒並沒有什麼可怕。」阿月輕笑,她的眼神總是幽深如海。

「那麼『辛』呢?你們真的打算利用古亦凡未覺醒的期間殺死『辛』他們嗎?」我問。

「可惜,我無辦法自己動手殺死『辛』他們。」阿月平靜地說:「蛇妖也不能接近他們,因為我是由他們所創造,以致我所創造的蛇妖也不能接近他們。不過,如果能夠知道毀滅『The End』的方法,即使古亦凡殺不死『辛』也沒關係。我們的目的只是去除威脅世界的東西。」

「他們創造?可惜,他們並沒有當造物主的資格。」麥教授學人類一樣嗤之以鼻地說,並放眼望向夜色下的城市,說:「這群蛇妖,才是應該存活下去的人,所有擁有這群巫師基因的人類,即使只是混雜了少許,都沒有資格存活下去。」

包括剛才的瞎眼少年。

是的,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人類世界。

奈格爾……你看看吧!
你看看你用全人類生命所復活的女人,她就在這裡活了三十萬年,但她根本不是原本的她……
三十萬年前的越月已經死了,你創造的……只是怨恨。

鱗片蛇妖從那巨型的肉色黏土逐個逐個擠出來,數目越來越多,很快就逼滿了半個天台……

亦凡嫲嫲的屍體……也被掩沒了。



對不起,古亦凡……


我只能跟你說謊,在奈格爾覺醒之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