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666】

為什麼?

為什麼藍巧怡說她死了……

怎會死?為什麼要死?

死是什麼?



「為什麼?這裡是……?」

「你需要我幫你面對這一切嗎?」他站在我面前,我知道,他的名字叫奈格爾。

「我不需要你替代我……」

「你知道我是什麼嗎?」

「你是死神……」



「我是你的憤怒和仇恨、殘酷和自私,以及

絕望和死亡。」

「絕望……和死亡……?」

「我就是你。」奈格爾說。

【96】



「阿凡,你可以冷靜下來嗎?」阿發氣吁喘喘。

阿發和藍巧怡竟然合力用麻繩把我的雙手雙腳綁起,

任我如何扭動都無法掙脫,只能側身臥地。

不久……我放棄掙扎了。

我不知道自己……

到底我是因為剛才太竭力阻止他們把我壓制,所以有點累……
抑或……
我的心太累……

這三天,


我面對未知的恐怖疑團……
我成為了被人追捕的通輯犯……
我被正常的世界拋棄……
我被怪物追捕襲擊……
我過往所熟悉的同學變得陌生……

我……殺了人……

現在,世上唯一……唯一在等我回家的親人,死了。

所以到了這一刻,
我雙眼好像失去焦點,我很睏倦……
我累得連說話的氣力都沒有……

累得無法知探究自己剛才的狀態是什麼一回事。


對了?大概是因為我剛才過於激動、過於狂亂……

他們才逼於無奈要把我壓制,把我綁上。

「阿凡,對不起……但你一定要冷靜點,你這樣出去,知不知道有多危險?」阿發說。

「你清醒了沒有?」藍巧怡問。

他們兩個低頭望著我,
而我不想抬頭。

「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阿發沉重地說。

你怎會明白……?



「別這樣了……這種世界,一定……一定不只你一個失去親人了。」藍巧怡難過地說。

是的……
阿發在昨晚失去了雙親,所以他才會說出明白我的心情這種說話。

「所以呢?」我問。

所以我沒有傷心的權利嗎?

「……」藍巧怡抱歉地說:「對不起……我只是想讓你靜下來。」

……

「對不起。」我終於抬起頭,笑笑說:「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



我笑,我未試笑得那麼痛。

「阿凡……別這樣……」藍巧怡憂慮地望著我。

「什麼嘛?」我繼續笑,笑得盡量自然,笑得盡量沒那麼痛苦,說:「我沒事了……嫲嫲年紀都大了……其實我早在一年前的時候,已經有種心理準備,人總會有一死。」我沒所謂地說:「嫲嫲年紀大……身體很差,她常常都會風濕病發作,經常都嚷著痛……每次她痛的時候,我什麼都幫不了她……我知道的,因為嫲嫲年紀大了,身體真的會比較差,所以我經常在向那不知是誰的神祈禱……我每晚在床上的時候,心中都會默念嫲嫲長命百歲一百次……我覺得會有效……但畢竟,嫲嫲年紀都大了……她不可能……

但是……

她說過不會讓我變成為孤兒……」

我覺得自己好像有點語無倫次。

藍巧怡望著我的樣子很困惑,大概她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哭,抑或在笑……

「我真的沒事……」我說:「放開我好嗎?」

阿發半瞇雙眼看著我,看來不太相信。

「是的……我是有一點難過,但你們信我吧。」我說:「我不會亂來的。」我目光應該誠懇。

他們互望一下,點頭示意,阿發便上前為我鬆綁,但神情還是萬分戒備,深怕我會做什麼傻事。

「謝謝。」站起來後,我說:「對於你們剛才的討論,我很認同你們的分析,但我們還有太多問題未能理解。

例如林依晴自稱是『辛』,我也相信盧立峰和其他同學也是擁有巫師完整人格的人,但到底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在上古時代……奈格爾跟這些巫師們應該是同伙的……

如果根據麥教授那布自己的說法,他就是說林依晴『辛』他們要滅世……
而根據阿發你的上古記憶,
你說巫師們滅世最初的目的,是為了給一個女孩永生。
難道這次他們是想復活誰嗎?

不過,我直覺覺得……

上古時代得到了永生的女孩……
那個很可能就是神話中女媧,就是我們所看見的阿月。
而藍巧怡你亦曾經目睹她人首蛇身的樣子吧?

但是……」我思量著。

如果當年巫師滅世是為了越月永生,
如果越月就是女媧,
那些巫師辛辛苦苦讓女媧有永生,為何女媧又會跟那布在一起呢?

他們當年和今天製造出蛇妖的目的何在?
他們經常把阻止滅世掛在嘴邊,
難道將人變成蛇妖然後到處殺人,是阻止滅世的方法?

又……

根據麥教授對我的態度,他似乎多是想觸發我身體裡的奈格爾覺醒……

這又是為什麼呢?

「這可能是一個錯綜複雜,千絲萬縷的故事……」阿發苦惱回答:「不過……那布他似乎是想你覺醒的,而且,你覺得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只有奈格爾先知道一些關鍵的秘密?」

「關鍵的秘密?」

阿發點頭,說:「而且你某個女同學不是一直不想你覺醒嗎?可能她也是知道一些關鍵的秘密,譬如你覺醒後,就會令滅世這件事受阻?」

他的說法值得我仔細琢磨。

但倒有點自相矛盾,明明奈格爾是滅世巫師,他怎會是阻止滅世的關鍵?

「我只是隨口說說。」阿發不負責任地說,然後更說:「我們現在根本無從稽考。」

「這倒也未必。」我說。

二人好奇望著我,期待我的說法。

「阿發,你不是說在《兩登》連載著一個故事嗎?」我說。

「什麼故事?」藍巧怡望向我,又望向阿發。

「難道……你是說那個關於女媧娘娘的科幻故事……?」阿發恍然大悟地說:「現在想起來,這個故事的而且確就好像是知道上古發生過的事的人所寫的,其實這也不出奇……因為這些記憶原本就刻印在大部份人的潛意識裡,當人去寫故事的時候,表面要運用大量的想像力,天馬行空,但其實很多時候,那些內容正是反映潛意識中的記憶。」

「沒有錯。」我點點頭。

「難道……你想……」阿發表情很意外,但很快回復平靜,明白地說:「或者可以,畢竟你的記憶中藏著一個奈格爾,奈格爾一定會知道所有事情,而且你已經掌握足夠的資料,或許再加上你的潛意識,真的能夠拼湊一個真相出來。但你要小心,我只怕……」阿發嚴重地說:「他會出來。」

不管了!

「我需要一台電腦。」我說:「要有電的。」

我要知道真相。

「我想我都可以跟你一起完成這故事。」藍巧怡自信地說:「我也曾經在網上出個類似現況的故事的!」

其實世界如何根本與我無干……

「難道妳就是女媧娘娘那個故事的作者?」阿發驚奇地說。

接下來,我只做一件事。

藍巧怡點點頭,說:「在聽完你所說的話時,我覺得明白當初自己為何會寫下這樣的故事了。」

我要那些令我至親受痛苦的人……所有人……

麥教授(那布)……月(女媧)……林依晴(辛)……同學(其他巫師)……

以及所有與事情有關的人……

「那麼……」阿發興奮地問:「那些未完的章節……?」

死。

「我現在還不知道結局,但我想……」藍巧怡堅定說:「我可以寫下去的!」

「那麼太好了,你們先留在這,我去剛才的中心看看有沒有剩下手提電腦,至於電源方面,我也會想想辦法。」阿發雀躍地說:「只要有巫師們的記憶,便能夠解開很多謎題,甚至能夠走出世界目前的困局。」

「為什麼一個人去?我們跟你一起吧。」我說。

「不,你們在這裡好好想一想故事的內容,不要浪費任何發揮你們想像的時間。」阿發決斷地說,且神情變為沉重:「其實……我現在只關心一件事,就是如何把弟弟們救出來。」

可能有人會問,難道沒有手提電腦就不能在腦裡創作故事?

對,是不能的。

唯有文字,才能把混亂的想像情節具體化出來。

「古亦凡……我還有一件事未告訴你。」藍巧怡凝視著阿發離去的背影,悄悄地說:「關於在天台的時候……」

「什麼事?」我問:「為什麼剛才不說?」

【97】

藍巧怡:「

在天台上,麥教授和阿月還有一段對話。

『一旦阻止了滅世,就立刻把他殺掉。』阿月。

『為什麼?』麥教授。

『他始終是奈格爾。』阿月。

『但如果他覺醒了,蛇裔的人類就沒有能力把他殺滅。』麥教授。

『我們可以藉著一般人類的手把他殺死,而且可以出奇不意。』麥教授。

『你的意思?』阿月。

『例如利用他身邊自以為是朋友的人?』麥教授。

『誰?』阿月。



【98】

「妳想說……阿發他……」

「我只想提提你……」藍巧怡淡淡地說:「到了現在,我們沒有可以相信的人。」

這種「淡淡」,不代表她看透世事,只不過是接受現實。

她想說的是,不可以相信阿發,而且……

「那麼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我垂目淡問。

「林依晴『辛』要殺,因為她的目的似乎真的是聯同其他同學『巫師』進行什麼滅世,這樣你和我都會死,另一方面,雖然麥教授『那布』不是好人,他也一定有著別的不良野心,但我知道,他說的是真的,林依晴『辛』真的會引發滅世之災。」藍巧怡神態沉重,說:「但是!,阿發也要殺!因為他可能會殺死你的。

我不想你死。」

不知為何,我有種剎那的錯誤感覺,覺得藍巧怡在說謊,就是關於「我不想你死」的這句。

但這只是錯覺……吧?

「妳說什麼傻話?如果我真的阻止了滅世,無論是因為我殺死了會跑去滅世的林依晴『辛』,抑或變成了掌握救世秘密的死神奈格爾……」我斬釘截鐵說:「我要殺的人也不是阿發,而是想我死的麥教授和阿月本身。」

這才是正路。

但……

「但……

其實最不應該相信的人……」我說:「妳和我都很清楚……」

藍巧怡沒有說話。
我也沒有再說話。

可能,
陌生的,從來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世上最不值得相信的人,也從來不是別人。

……

這裡沒有掛牆的時鐘,但時間依然一答一答。

半小時後,阿發回來了,
我一心想有奇蹟,但沒有。

他沒有在亂世中帶來有電源的手提電腦,
只是帶了一疊紙和兩枝鉛筆,

還有一個筆刨。

但我還是嘗試靠著這枝筆,
去敍述一段既陌生又熟悉的故事……

是的,故事就是真相,真相從來都在我的身體裡。

我手執阿發冒險帶來的鉛筆,在白紙上寫了兩個字:「從前」

就只有兩個字,我就知道該怎樣寫下去,怎樣手寫一段不屬於我的從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