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是我。」藍巧怡回答。

我……
扼著她頸項的雙手,漸漸……
放鬆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頭很痛,但不知為何,我的心更痛:「為什麼我會殺死妳?我不想的……明明奈格爾也不想……」



「奈格爾當日殺死我,才可以毀滅天儀,才可以讓美杜莎暫時消失。」

我搖搖頭,說:「我不明白……」

「毀滅……毀滅……」我喃喃說,記憶仿如洪水,撕心裂肺地湧現。

「你殺死我之後,繼續將新的記憶植入那些生還者裡,而我的頭髗被那布取走,所有記憶都被那布取了,它同樣用了『轉世』的方式把我的記憶植入生還者裡,待一天我再次覺醒助他,經過三十萬年,毀滅你們的心念依然把我帶到你們的面前。

那布說,當日『天儀』毀了,結果待了不知多少個千年才能重新建造,不過,它說單單清除所有擁有你們零碎記憶的人還不夠解除人類的危機,還要徹底毀滅『TheEnd』。」藍巧怡幽幽地問:「奈格爾……你知道為何我們偏要等待你們記憶整合的一天,才讓蛇裔再次橫行?你知道為何我會想你記起所有事嗎?」



我望向四周,發現原來一直只有我跟藍巧怡的對話,從不知何時開始,身邊所有人……包括林依晴、包括阿發……總之所有人都木無表情,又仿似夢遊般的狀態。

這種狀況,似層相識……

「原來……妳從一開始,從一開始我們逃出課室前,已經一早覺醒了……」我苦笑著說。

閉上眼睛,才看見千朵萬陀羅花在課室裡遍地盛開……

奈格爾站在花海之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