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我很想離開……但……辛的巫力已經……遠在奈格爾之上。

「奈格爾……伊瑞綺嘉……」辛/林依晴溫柔地說:「我們曾經是好朋友。在我們初始的世界裡,沒有父母,沒有所謂血緣牽伴的家人,而唯一的歸屬,就是我們彼此……」她眼泛淚光:「難道你們都忘記了嗎?」

「我沒有忘記……」我和奈格爾說。

「對……如果你的記憶永遠只停留在大洪水前有多好……」辛/林依晴的雙眼,透出希冀的目光,淌下絕望的淚水。希冀在我能夠回心轉意,絕望在我已無法回轉。



剎那,我彷彿看見金黃的陽光灑落在古老的廣場,四個小孩嬉戲和樂,這是最純粹的快樂?

下一秒,辛/林依晴的眼神瞬轉陰狠,說:「我只是守著我們的諾言而已!」

黑板、桌子、椅子、壁佈、窗戶……眼前所有物件都在熔化,暈化成一片赤紅,踏著的地板化為乾裂的岩土……

「這裡……?」我驚訝。

「這裡是天堂。」辛/林依晴說。



這裡非常熾熱,有火湖圍繞在我們身邊。

這裡每一個人都表現出不同程度的恐懼。

那些「同學」既是焦急不滿,卻又顯出對辛的畏懼。

「辛!不要這樣……」伊瑞綺嘉/藍巧怡重重地說:「妳不會改變任何事……我們一早已經死了!」

「伊瑞綺嘉,妳還不明白嗎?」辛/林依晴笑容狡黠。



伊瑞綺嘉/藍巧怡聞言臉色一變,說:「難道……這裡……」

方舟……

「我想妳猜對了!」辛/林依晴笑著說:「這裡是我所造的方舟。」

「方……方舟……?」伊瑞綺嘉/藍巧怡轉身環視四周,失聲說:「難道外面已經……」

「放心,還未,但快了。」林依晴歪著頭,輕柔的聲線在壓抑亢奮。

其餘的「同學」聞言歡呼大樂。

「做得好!」
「辛妳果然沒有令我失望!」
「太好了!」


「對啊!只要奈格爾的人在這裡,無論他想不想,方舟依然可以啟動的!」

「但是!」盧立峰忽然怒目向我。

「奈格爾,現在唯有靠你了!到底毀滅『The End』的方法是什麼?」伊瑞綺嘉/藍巧怡催促著。

阿翔和阿B二人瑟縮某處,對周圍一切感到茫然失措,略知事情一二的阿發則在他們旁邊安慰著。

毀滅「The End」只有一個方法,可是,在辛/林依晴的結界裡,或許什麼都做不了。

門……門在哪裡?我環視四周,火湖包圍,莫說是門,就是離開這裡的路也不見了。

「奈格爾!」辛/林依晴安慰說:「算吧,即使讓你看得見門,你也離不開這裡。」

「妳以為我的巫力在妳之下嗎?」我和奈格爾冷然地問。



辛/林依晴笑說:「但你放心吧,只要洪水一過,我們就可以成就永生!至於那些傷心的記憶,我會通通幫你消除!用我的力量,用全世界的力量!」

可是……

「哈哈……」我和奈格爾笑,笑辛/林依晴的天真:「哈哈哈哈……」

我笑,笑得或令人感到可怕。

「他……他在笑什麼」同學黃柏宇囁嚅。

我的笑,或怕讓認識奈格爾,想起奈格爾的「同學」害怕起來。

「奈格爾……他……」陳少芬。
「以前……我們就不敢惹怒他……」邱永恆。



同學們慢慢移步,想盡量遠離我。

「怕……」盧立峰大聲說:「怕什麼?現在的辛更強!」

他以為大聲一點,就能夠掩飾他的恐懼。

我認識他們,而在他們當中,對我最畏懼的人就是盧立峰。

「你笑什麼?」林依晴冷冷地問。

「我笑妳!」我笑得眼淚溢出。

林依晴笑而不答。



她,曾經是我的同班好友,還記得她原本是一個經常喊肚餓的小女孩。

我閉上雙眼。

我:奈格爾……現在只有一個方法……可以讓我離開這裡……

奈格爾:嗯……

我:你願意幫我嗎?

奈格爾:你想清楚嗎?

我:我以前,一直以為藏在我心底的你,是一個嗜血無情的傢伙,但原來是我不了解你……

其實……

你,即是我。

我到現在終於明白,你的記憶,就是我的過去。

只有接受「過去」,才不會被「過去」操控,
因為「過去」的意義,從來都是為造就更好的「現在」和「未來」。

我需要「過去」的幫助,以及「過去」的力量。

奈格爾:你比我擁有的多。或許,是你完整了我殘缺的過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