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5】

麥教授、越月、藍巧怡一直要覺醒奈格爾,因為他們知道只有奈格爾擁有毀滅「The End」的方法。

盧立峰他們只知道奈格爾是方舟的鎖匙,所以也是一心想讓奈格爾覺醒。

至於林依晴,她知道奈格爾一旦覺醒,奈格爾亦可能隨之尋死,所以她無奈之下唯有等待最後一刻,在約定之地、風臨之時,才將奈格爾覺醒,實現永生。

【108】



張開雙眼之時,我已記起一切。

奈格爾的一切。

他住在我的身體,我認識他,他也認識我。

消除了「取代」的概念。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我是奈格爾,也是古亦凡。

所有的迷幻經已解除,回到課室,看見林依晴,看見阿發三兄弟,看見盧立峰他們,看見藍巧怡……

「我就知道是這樣……所以才不願你覺醒……」是辛,也是林依晴,她紅著眼說。

所有人經已脫離剛才夢遊的狀態。

「古亦凡……你……你怎麼了?」阿發怯生生地問。



我沒有回答,沒有解釋。

「妳就不怕我再次殺死妳嗎?伊瑞綺嘉。」我直視伊瑞綺嘉,直視藍巧怡澄明的雙眼。

「我知道,你不會再殺死我的。」伊瑞倚嘉/藍巧怡說。

「誰說的?」我問。

「我就是知道。」伊瑞倚嘉/藍巧怡說。

「我也知道妳。」我說:「但……

妳們現在所做的事,跟我們三十萬年前又有何區別?為了一些人,犧牲一些人。」

藍巧怡一直欺騙著古亦凡,她從來沒有一刻把古亦凡當成朋友嗎?


伊瑞綺嘉一直不認同奈格爾,為了立場,她可以有多絕情?

誰對誰錯……我真的不知道……

辛,追求永恆的國度……
伊瑞綺嘉,追求後世人的平靜……
那布,它想在人類的世界上主宰公義。

每個人的願望都不同,似乎沒有並存的方法。

至於被奈格爾創造出來的越月,
忍受萬年孤寂的她,此刻又在追求什麼?

「我跟越月已經說好了,當『The End』毀滅後,同時世界上所有殘餘著你們零碎記憶的人類都一個不留後,到時我們便會引爆天儀,最後,蛇裔的人類會變回過去的模樣,繼續往後的生活。」伊瑞綺嘉/藍巧怡一臉憧憬,再說:「古亦凡,奈格爾已經不想活下去,是吧?他……不……你已經在三十萬年前失去了對永生的慾望,所以,現在你就可以告訴我,毀滅『The End』的方法。」



「好吧……我告訴妳毀滅『The End』的方法。」我和奈格爾說。

「你不可以告訴她!」辛/林依晴激動說。

我回望辛/林依晴……她……怎麼了?
她一直在用一個小錐子鑽向自己的大腿……

「對不起,似乎奈格爾沒有對永生沒有興趣。」我和奈格爾抱歉地對辛/林依晴說。

奈格爾對她的確充滿了歉意。

「你……你忘記了約定嗎?我們要創造一個沒有分離的世界……我們要……」辛/林依晴的聲音越漸痛苦,大腿淌流的血滲染了褲面。

為什麼她自傷?只有一個原因……



她在竭力保持清醒,從結界開始之時,一直都是辛/林依晴與伊瑞綺嘉/藍巧怡的巫術角力,誰的巫術較弱,誰的心智就會被迷惑、被吞滅。

「都已經過了那麼久,人的意志會轉變的。」我和奈格爾對辛/林依晴說。

對不起……對不起……
奈格爾無法對辛履行承諾……
古亦凡亦無法堅守對林依晴的友誼。

林依晴在疼痛下擠出一抹慘笑,說:「不要緊……無論現在的你變成怎樣,我們還是可以完成我們最初的願望,然後……到最後你會明白的。」

盧立峰緊張地說:「辛,其實現在外面已經有足夠的風力,我們亦知道啟動『The End』的方法,就現在,就是現在已經可以開始了。不要再遲疑了,奈格爾已經覺醒……方舟的鎖匙已經齊備!」

「果然如此,知道『The End』藏在哪裡的,就只有辛妳。」伊瑞綺嘉/藍巧怡說。

其他的同學,就是黃柏宇、陳少芬、邱永恆、沈在東、莫嘉俊、劉明詩、林小山等人紛紛附和,都說:



「現在開始吧!」
「還要等什麼?」
「不要再管奈格爾了!反正他人在這裡,就已經可以啟動方舟!」
「再不快點,風就會走了!」

其實「The End」是一塊會活動的晶片,且會自動匿藏,當被設定位置後,即使物理環境變遷,它過後亦會移回最接近一開始設定的位置匿藏。換句話,「The End」有機會在學校裡任何一個角落,甚或埋在學校的牆壁混凝土裡。

「The End」所藏的位置,只有我和辛能夠感應。

「對!辛!這裡不是你說了就算的!三十萬年前我們選擇跟你們合作,就是因為『永生』的吸引,並不是什麼友誼!為何要我們為你們的友誼……」盧立峰焦急著說,可是……

「你、們、住、口。」林依晴嚴厲的聲音蘊含恐怖的魔力,散發的氣燄震懾眾人。

令他們住口,令他們畏懼。

從林依晴身上散發的魔力,正在蔓延。

奈格爾在心裡對我說:快!快離開這裡。

「為什麼?」我不小心脫口而問。

奈格爾在我心回答:我已經說過,結界裡,是辛和伊瑞綺嘉的巫術角力。現在,辛的巫力強大,可是她的執念與你我的願望已經相違……

她變強了……

再不走,連你的意志都會被吞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