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傑第一時間看看周圍的環境,前方大約五十米外是一個黑色的樹林……更應該說是森林吧,像圍牆一樣,高聳的黑色松樹向左右兩邊豎立著延伸開去看不到盡頭。而左右和後方則是一個黑色草原,泥地上的草長約十多厘米,形狀和長度是和普通草沒甚麼分別,唯獨是黑黝黝的顏色詭異得很。

「今次係擊殺任務……」阿正的聲音輕輕傳來。
「好,至少唔算被動。」琳琳也附和著回話。
文哥深深的看著二人,才擔心的說:「只求所謂嘅紅樹人唔會好難搞。」

日龍搖搖頭說:「上次我地打最普通嘅樹人都咁嘅環境,如果紅樹人……斷估唔會只係顏色上嘅分別掛?實力都隨時強幾倍,或者難搞幾倍,而且我仲要未講啲怪花怪草。」

信傑急忙插話道:「喂喂……可唔可以詳細少少?我地三個完全聽唔明囉!」



文哥不禁失笑一聲,這才解釋著:「黑森林嘅怪物嘛……最弱嘅就係怪花怪草,具體泥講就係啲曉行曉走嘅花花草草。怪花冇咩攻擊能力,但係一般都係釋放唔同種類嘅氣體例如催眠、麻痺、聞完會暈會作嘔等等嘅氣味。」

「至於怪草就完全零攻擊力,你完全分辨唔到地上面嘅邊啲係普通草,邊啲係怪草。怪草唯一功能就係突然噴出泥縛手縛腳,如果你同樹人戰鬥緊嘅時候突然比怪草縛住,都應該實死無生。」

「然後就係樹人,係黑森林入面最常見嘅主動攻擊怪物。外型就係……樹人咁樣啦,高度起碼十米以上。速度慢,但係極高攻擊力。就係咁,至於今次嘅目標紅樹人,係新怪物,我都唔知會係點。」

眾人都紛紛陷入沉思,光是聽著都覺得比煉獄島麻煩。他們忽然覺得上次那些拼死血戰的,遠比現在簡單。

「呀!!!」



突然幾把高分貝的尖叫聲從地上傳來,舊人都一起看向地上的新人。原來這兩男三女已經全都醒了慢慢站起來,而三個女生看來是認識的,剛剛就是她們在尖叫,還抱在一起。然而兩個男生倒是非常冷靜,站直身體後一個便好奇四處張望,另一個則是警惕的看著舊人們。

「各位,唔好驚住。想好地地咁返去就聽我講晒先發表你地嘅意見,或者問問題。」文哥拍拍手說道,然後就向五個新人說著煉獄空間、武器房、主人和能力等等。

這是之前信傑提議的,與其分前後版本的說法,倒不如一開始就說真話和九成以上的內容。至於那些能熬到最後成為隊友的,已經不關他們知道甚麼版本的事了。這些本來就是個人能力和心態的問題,所以最終還是決定一開始就全盤托出。

說完以後,三個女生已經一片驚呆,無法反應甚麼。而兩個男生依然很淡定,看來已經經歷過很多世面,對待事情發生相對冷靜得多。

剛才很好奇四處看的男生率先問道:「咁呢一刻,我地要做啲咩?」



這個男生高約一米六左右,有著一頭灰白的長髮,兩邊髮腳長及下巴,後面則束了一條馬尾及背,雙目細小卻是有著挺長的鼻樑和削下巴襯托著。白哲的皮膚在他黑色正裝上下衣服上更顯得亮眼,加上那雙高筒的刺釘皮鞋,算是非常帥氣。

「正確泥講,係做啲咩而又唔影響你地行動,但係你地又可以保護到我地。」另一個男生接著話說。

而這個男生高度比之前那位更高一些,身材也更強壯,肌肉也結實得多。一頭黑色鬆散短髮,鵝蛋臉型上的五官均是圓圓而細小的。身穿黑色背心黑色運動長褲和球鞋,看得出來大概是個陽光型男生,卻是跟他沉穩的反應不太相配。

他們二人的聲音分別極大,一高一低,一響一沉。而陽光型男生說的話更是有點口音,一聽就知道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先泥個自我介紹吧,後面果三個女仔都係。大概講講做咩職業,有咩強項就得。」文哥點點頭說。

黑色正裝男生立即用他響起的聲音回應:「李兆恆,雜技表演者。強項,中距離扔飛刀。」
旁邊的陽光男生用著不太純正的廣東話說:「黃小郎,送貨司機……除左揸車,冇咩特別強項。」

剩下三個女生呆滯了接近十秒,才有其中一個帶頭說:「陳嘉欣,中學學生。強項係……語言,我識韓文日文,英文國語都講得好流利。」



「何詠儀,中學學生,我擅長電腦科……電腦上基本要用嘅技巧都ok。」
「張惠敏,一樣係中學學生,我數學呢科成績唔差。」

三個女生前後說著,她們都是穿著睡衣踢著拖鞋。三人也明顯是認識的,看她們已經是牽著手說話已經能知道,大概是現實中剛好約在一起在家玩結果三人一起進入了煉獄。

文哥對三個女生是已經沒甚麼期待,唯獨看著李兆恆問道:「你話你強項係扔飛刀?」

李兆恆一愣,大概也沒想到自己會被問到,立即積極地回答:「係啊,快而準!我係我個雜技團入面最準嘅飛刀手,出手速度亦係最快。」

「你身上有冇飛刀,方唔方便展示下?」文哥好奇的問道。

李兆恆聞言,手一晃猛的向著文哥一甩。也不知道他運用了甚麼技巧,手中突兀的出現兩把黑色銀製一隻手掌長度的飛刀,隨著他用力一扔射向文哥。

兩把飛刀眨眼即至,準確地朝著文哥身邊刺去。文哥卻是單手舉起在空中輕而易舉的接住兩把飛刀,步前遞回給李兆恆笑說:「唔錯,眼界ok,力度都足夠。一陣你應該會幫到手。」



幾個新人看得目瞪口呆,文哥剛剛隨手的接住突如其來的飛刀,而且是兩把。這技巧讓人難以置信,兩個男生更是看得雙眼發光。

其中黃小郎急忙問道:「咁犀利嘅!咁樣嘅實力要幾多次先有?」
文哥再次笑著說:「睇你表現同運氣啦,都係果句,只要活過一次煉獄。你嘅身體質素就會上升,要做到我咁,其實唔難。」

剛剛帶頭說話的女生陳嘉欣單手摸著下巴說:「見到你嘅表演我都開始相信喇……睇來呢度真係一個好不可思議嘅空間。」

她身旁的何詠儀用著不大不小卻剛好所有人都聽到的聲音說:「唔係掛?你真係信?其實應該唔難下話,或者呢啲都係戲姐,果啲整蠱節目嘅人通常都夾好用咩方法令人相信架!」

另一個女生張惠敏也點頭附和:「我都係咁話,除非真係比我地見到啲咩未見過嘅怪物,或者你地當中一啲超能力咁樣,如果唔係我唔會信。」

舊人中陳淑恩翻了翻白眼完全不想理會她們的表情,文哥也聳了聳肩說:「一陣你地自然會信,依加我地一齊入去森林先,夠鐘入去喇!」

他說話間已經指著天空,眾人都立即看向天空。黑漆漆的天空上憑空出現了一個橙黃色巨大的數字寫著「00:00:59」、「00:00:58」倒數著。



信傑好奇的說:「我仲以為係生存任務先有時間倒數添,原來其他都有。」
文哥已經帶頭急步走著說:「當然,主人自然會迫我地入去。」

眾人都紛紛跟著文哥步入那龐大的黑森林之中。這刻終於是沒有人再說話,一股股緊張的氣氛彌漫在眾人之間。新人們半信半疑的氣氛、三個剛經歷了一次煉獄的菜鳥心裡擔心不知會遇上甚麼的心情,以及四個資深舊人經歷過兩次讓他們忐忑不安的經驗。

就這樣懷著各種心情進入了這個詭異得讓人難以安心的黑色森林中。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