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當晚,信傑也沒有四處去,就是下班洗完澡安靜的躺在床上,就像第一次那樣。靜靜等待時針指向十二時正……

「五分鐘後將進入煉獄,請準備好所有。如在進入期間被現實世界的人發現,死亡。如帶同現實世界的生命體一同前往,兩者均死亡。」主人的聲音在腦海裡突然響起。

「就咁?」信傑好奇的想著,這種進入比較簡單。信傑也是想東想西,如果拉著某國總統一同進入會怎樣呢?那麼現實世界某個國家就會突然失去了一位總統,那主人或是說……神又會如何彌補世界上的記憶缺失呢?

不過幻想歸幻想,與其說能抓到總統一起進入的機會率,倒不如說總統自己進入的機會率更高。時間慢慢流逝,終於。

「十秒後進入。」



主人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即四周一切變得黑暗。縱然信傑把房燈都開著,卻仿佛停電一般,燈光突然消失了一樣。此時房門慢慢打開,信傑也是不由自主的下床,走出門外。

一踏出房門,信傑已經出現在武器房中。他左看右望,所有人都到了。文哥、日龍、Kenny、阿恩以及那對情侶。

還沒來得及說些甚麼,武器房內響起了主人的聲音。這次不是腦海裡突兀的傳來,而是一種廣播般的聲音,仿佛透過麥克風傳來一樣。

「十五分鐘後,將傳送到黑森林。請作好最後的準備。」

聲音慢慢變淡,然後停止。三個新人,應該說才剛歷了一次煉獄的三人均是同時看向了兩個大叔希望獲得些甚麼資訊,卻發現那對情侶也一樣看向了二人,而兩個大叔卻是……一臉鐵青。



「黑森林啊……點搞呀?」日龍先是大力的嘆了口氣說著。

文哥也搖搖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樣子。他們二人的反應倒是嚇死了三人,Kenny慌張的問道:「喂……唔好咁嘅樣得唔得,好打擊士氣囉……」

文哥揮揮手說:「記唔記得我之前咪講過我有個前輩嘅,佢實力已經好強。至少過左十次煉獄,而佢,就係黑森林入面死左。而後來第二次再去黑森林,我都得番半條人命返來。」

日龍抬起頭回憶著甚麼似的說著:「我第一次入泥就係黑森林。果次我好記得,臨回歸武器房前一刻,我已經臨近死亡。最後嘅時間入面,我得番上半身健在……第二次仲正,我全身上下已經被玩到骨折,仿佛下一秒就會死咁。」

這麼一說也讓三人臉色變得難看,信傑倒是回頭看向那對情侶,又看回文哥說:「既然咁危險,會唔會係一個和解嘅機會?」



文哥被這麼一說,雙眼一亮滿懷希望的看向那對情侶。卻沒想到信傑已經轉過身直接走向二人,他笑著說:「兩位,經歷過黑森林未?」

「經歷過一次,就係文哥所講佢嘅第二次去黑森林。」男生,也就是被叫作阿正的男生回答。

女的也就是琳琳沒說甚麼,信傑也不多管直接繼續說:「兩個大叔講到今次呢個黑森林好似好恐怖,好危險咁。我唔知兩位點諗,但係我覺得人多力量就大。我唔清楚你地之間有咩過節,但係今次唔知願唔願意暫時和解一次呢?大家互相幫助生存落去。」

阿正明顯是有點動搖,回過頭看著琳琳用眼神資詢著意見。琳琳也是咬著牙,仿佛在迫自己下著甚麼重要的決定似的。

這刻文哥和日龍已經快步追了上來,文哥尷尬的說著:「唔好意思,呢個新人太自把自為喇!」

話畢便拉著信傑打算離開,卻是琳琳的聲音截停了他:「和解啦……暫時,今次我地作為一個團隊,一齊生存落去啦。」

話音剛落,文哥已經猛的回頭。嘴色失控的向上揚,隨即已經開心地笑著。阿正也是鬆了一口氣似的,拍了拍琳琳的肩膀伸出手向……信傑,眼神也看著他和剛走到過來的Kenny和阿恩。

「蕭文正,你地可以叫我阿正。佢係趙可琳,各位,合作愉快。」



三個人先是自我介紹一番,然後就各自走到牆邊喚出自己的儲物櫃準備著。唯獨文哥突然「哎……」了一聲,走到中間的兩排鐵櫃列前大聲說著:「三個新人聽住,之前冇教你地點用呢啲武器櫃呀!」

話畢他便在第一行的兩個鐵櫃,右邊櫃前按著櫃邊說:「你地鍾意逐行揀,就向後面繼續行。如果想直接揀你心目中已經諗好嘅武器,就係我面前呢個櫃。禁住櫃邊,腦海諗住果樣武器。如果諗唔到,諗類型、效果、物質、咩都得,然後……」

順帶一提,鐵櫃就簡單的分左右兩排。均是一式一樣的鐵板直身長櫃,最前排這兩個櫃上都沒擺放任何東西,就這樣空置著。每個櫃闊約二十米,高五米。

然後鐵櫃沒變動甚麼,不知怎的,文哥手上卻是猛的出現了一把輕機鎗。而與此同時,左邊的櫃「啪啦啪啦」的不斷湧出不同的設備和子彈,文哥這刻舉起鎗說:「就好似咁,我頭先就係諗住大範圍射擊,方便攜帶,然後就出現左呢把機鎗。唔好望我,我都唔知係咩型號。」

「然後相關輔助設備,例如子彈、瞄準鏡等等,就去左邊櫃攞。呢兩個櫃就係主要成日用嘅「搜尋櫃」同埋「設備櫃」喇。」

話畢他便自顧自的走到左櫃上拿著裝備裝嵌著,信傑也率先走到櫃前,好一會才問道:「文哥,黑森林有咩要注意,應該問,要大概面對咩怪物,用咩武器好?」

文哥點點頭,也順勢看向Kenny阿恩二人說:「黑森林就係夜晚一個森林入面,怪物就係花草樹木。唔好以為好簡單,佢地比煉獄島嘅狗同狼仲恐怖。我建議帶啲持續攻擊嘅武器,或者有火嘅武器更佳。另外帶啲利器都會好啲,方便你地斬草!哈哈!」



隨即他又在搜尋櫃上想著甚麼,然後手中又多了一把火槍。對,是火槍,一支橙紅的長管接駁著槍管。整把槍呈方形,很是古怪。

信傑也不再看,他按著櫃想了一會才想出「持續攻擊、輕便、攻擊力大」三個重點。不花五秒,手中猛的出現一把衝鋒鎗。

信傑也玩過不小槍擊類遊戲,手上這把槍他一看便認出了是甚麼P90型號的衝鋒槍。他也不研究,隨即就走到左櫃上拿著那些憑空出現的裝備。一拿上手,腦海中就突兀的出現了裝嵌的方法,仿佛信傑本來就懂得用一樣。

花了幾分鐘時間讓信傑把P90的輔助設備裝嵌好。然後就這樣時間過去了十分鐘多,眾人都準備完畢,此刻日龍一樣是兩枝鐵棒束於腰間,手上多了把輕機鎗。文哥就兇悍了,背上一把輕機鎗,一把方型火槍。腰間帶著幾把匕首,甚至有一把軍長刀,還把之前沒在煉獄島用過的一些不知名罐子裝在衣服上的口袋。

Kenny和阿恩就比較普通,阿恩只帶了兩把手槍,然後還帶上了一對黑色的釘環拳套。Kenny則背上一把長身衝鋒槍,腰間也是一把手槍的樣子,他們和信傑三個人最後都均弄了一把匕首繫在腰間。

慢慢等待著時間的來臨。眾人間,唯獨那對情侶只有阿正帶著兩把衝鋒鎗,琳琳卻是槍都沒帶,二人就這樣各自穿上了一件厚實防彈衣和軍裝褲就站在了一起。

「十秒後傳送。」

同時間,主人的聲音提示著,大家下意識的對看著。下一瞬間,他們已經出現在一片黑色的草地上。然後,主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擊殺紅樹人。」

話音剛落,草地上憑空出現了好幾個人,一個……兩個……三個……合共五個人,今次只有五個新人,兩男三女。

「好喇各位,加油!今次作為一個完整嘅團隊,我地一定可以捱過今次嘅煉獄!」

文哥大聲吼著,雙目終於充滿希望。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