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碎片散落在地的聲音總算讓大隊的眾人回過頭來查看發生甚麼事,剛好就看到陳嘉欣的背影和張惠敏失去頭顱的身體。

那在空中的藤枝慢慢縮回去本來的地方,那裡已經站著一隻紅色的樹人,跟之前的模樣沒分別,唯獨是身高已經有一米半的高度,樹幹上的笑臉讓人看得心裡發寒。

「開槍!開槍呀!」

文哥大吼一聲,不過其他人不用他多講,已經提起了各自的槍械開始射擊。日龍先一步發動能力,一個閃身在樹人與大隊之間的陳嘉欣抱起帶回大隊中心。隨即子彈已經啪啦啪啦的各自射出,通通射向這隻小樹人。

「噫嘻嘻嘻嘻嘻嘻」



不光是笑臉,那樹幹上還傳來了如此般怪異的笑聲。伴隨著笑聲,從牠身上猛然射出好幾十條樹藤,如風扇扇葉般旋轉在牠身前,就這麼把子彈通通擋住或是彈走。就這樣對峙著,各不退讓。

「呢隻係唔係頭先比你打碎果隻野呀?」文哥不禁望向日龍問道。
日龍皺著眉僅回一句:「應該係。」
「咁應該就係紅樹人啦下話?」文哥換了個彈匣,繼續邊射擊邊說。

日龍歪了歪頭才說:「估計係囉,如果佢識復活咁犀利都唔係紅樹人嘅話,我想像唔到紅樹人會有幾勁。」

文哥點頭同意才道:「咁……出盡全力殺佢?」



一旁的阿正聞言急忙插話說:「我哋唔知佢會復活幾多次喎,萬一佢無限復活,我哋咪比佢消耗晒啲能量同體力?」

這麼一說,眾人都是沉默下來,僵局也唯持著一方射,一方擋的陣勢。

「唔理喇!咁落去都唔係辦法!」文哥大吼一聲,率先收起槍械。

其他人還沒來得及說些甚麼,文哥雙腳已經澎脹起來,原地躍高到三米大聲叫著:「全部停低,唔好射!」

文哥話語的魔力再次顯現,眾人都自動自覺停了下來。文哥也在瞬間在空中一踢,憑空飛身下墜射向紅色樹人。



樹人見狀也停止了樹藤旋轉,樹身微微向後彎,仿佛抬頭與文哥對視一樣。動作也是如此,樹藤九十度角翹起,紛紛射向文哥。

文哥卻是靈活得誇張,雙手同時澎脹反而把襲來的樹藤當時支點,手腳並用在空中一拉一跳的順著樹藤向樹人跑來。

終於快到之際一個翻身跳起避過迎面而來的樹藤,在空中翻轉一圈,右手拉弓猛的一拳打在樹幹上!

「啪!」的一聲,樹幹應聲破碎。文哥落在地上,肌肉沒縮回去,警惕著樹人再次復活。

「未完啊,佢可能會再復活,小心!」日龍大聲叫喊著,也認證了文哥心裡的想法。

「嗖嗖……」

好景總是不常,四周傳來草堆碰撞的聲音。是怪花怪草群!

同時,紅光一閃。這次所有人都看到這一瞬即逝的紅光,就在本來變成了碎片的樹人位置上,猛的射出一條粗約半米的樹藤抽打向文哥。



反應如文哥之快也無法及時回避或是格擋,就這樣被樹藤打飛開去摔在幾米外的地方。回過神來的時候,那裡已經站著一隻真正的樹人。

高約十米多,四條粗壯的樹枝如同雙手雙腳一樣形成了人的模樣。唯有那不變的紅色和笑臉依舊存在於樹幹上。

「噫嘻嘻嘻嘻嘻嘻」

那笑聲再次從樹幹上傳出。

而剛才怪花怪草的出現也已經映入眼簾,面前湧出了數之不盡,五顏六色的怪花。眾人都知道不能讓怪花接近,火力立刻集中攻擊怪花,紅樹人也只好交給文哥和不用槍械的「能力者們」。

但不知何時,地上有些長草竟然變成了怪草。一株又一株的射出,立即縛住了最近的阿恩、李兆恆和黃小郎。

「閃。」



只聽到日龍低吟一聲,當他拔出腰間的兩枝鐵棒時,身體已經跑動起來化作一道黑影,一道帶有銀光的黑影。左穿右插之際把怪草通通切斷!

「將三個新人包係中間!阿恩,聚集力量,先攻擊怪草,留最後一拳打樹人!日龍觀察周圍,將怪草通通打斷!其餘人,用盡子彈打散怪花!」

文哥的聲音從遠方傳來,也下達了眾人的指令。

動作跟上文哥的吩咐,才有空回頭看文哥的方向。他已經站了起來,很顯眼,因為他已經長高接近三米,全身肌肉澎脹得像熊一樣。

肌肉人!

他大喝一聲飛撲向紅樹人,紅樹人反應竟然完全跟上,轉身過來,雙手迎上。厚實的樹枝撞上文哥雙拳,後者再次獲勝!

樹枝被拳頭打成碎片,但卻展現了前所未見的再生能力。樹枝從幹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生長出來,分成如網般的形狀包裹住了文哥的雙手。

「嘻嘻嘻。」



右腳抽起,樹枝狠狠的曲起蓄力一般然後踢在文哥身上。文哥被樹枝包住了雙手,立即像木偶一樣懸掛在樹人面前,只能硬吃下這一踢擊。

「嘭!」

如槍聲一樣的撞擊聲傳出,文哥猛的噴出一口鮮血,可見澎脹後的身體根本無法抵擋樹人的踢擊。

也在這一剎那,兩道白光飛射而來。輕鬆切斷了兩條纏住文哥的樹枝,文哥也隨之滑落。只見白光原來是兩張白紙,柔和的白光也在阿正身上亮起。

「禦紙,百紙穿心!」

阿正低聲一說,已經飄在他身邊的白紙猛的變成一條條紙絲。如雨般的飛向樹人,在牠身邊包繞了一圈,移動間不斷留下一條又一條的紙絲,密密麻麻的包住樹人。

當紙雨包繞了三圈後,已經是白茫茫一片,幾乎看不見樹人。這一刻,紙絲們通通往內插去,全部插在樹人身上。樹幹被紙插擊立即插成了碎片,不花一秒,整隻樹人再次完全擊碎落在地上!紙絲也變回紙片,慢慢飛回阿正身邊。



阿正也應落地聲跪在地上,雙手用力搓著太陽穴大喊:「不行了!我不能再發出這攻擊了!」

喊出這麼一句話,只因……還沒完!眾人還沒回到武器房,也說明著眼前的紅樹人還沒死透,還會復活!

文哥落在地上後,眼見樹人被阿正打碎他便不再攻擊。反而單膝跪地,連環吐出幾口鮮血,看來剛才的踢擊對他傷害頗重。被阿正這麼一叫後,他只好擦去嘴角的鮮血,死瞪著樹人的位置。

另一邊的攻勢也持續著,他們完全無法分心看戰況,只因這邊也如同戰場一般的猛烈刺激。怪花的數量誇張得如海一般,看不到盡頭。眾人咬緊牙死死扣緊板機射擊,只要其中一人更換彈匣,怪花海便前進了一米多。

眾人與怪花的相距現在只有十米多,誰也不知道怪花的花粉甚麼時候會傳到,只要嗅到花粉,他們基本上是死定了。

同時間,怪草的出現確實被日龍的極速切斷,算是能壓制住。但左右兩邊卻是射出了幾圈之前第一次出現的怪草,兩株交錯的車輪怪草。

左邊的由阿恩應付,也如同文哥的指令一樣,聚集她的力量,她手臂上的銀光也由淡淡的,開始變得耀眼。而右邊的,琳琳跑了過來,雙手也已經變成了的龍爪,輕鬆的把迎來的怪草一一爪碎。

兩邊的戰場僅僅只發生了半分鐘左右。就在樹人被打成碎片後的五秒,耀眼的紅光一閃!

「阿恩!打樹人呀!」

一直盯著樹人狀況的文哥一發現紅光閃過,立即大喊一聲。聲音傳出的同時,兩條樹藤從樹人本來的位置射,均是射向了眾人那邊。

阿恩也是聽到文哥的叫喊立即反應過來,一個轉身,揮舞亮著耀眼銀光的左右手,連環兩拳向著迎面而來的樹幹擊出。

兩道肉眼可見的拳風猛的擊出,如同風暴一般摧毀了一條樹藤卻毫不停息,繼續襲向那樹人的位置。

而那位置上,不知何時已經站著一隻高得誇張,至少有三十米高的紅樹人。不過,牠也僅僅只站了兩秒左右的時間。

因為樹身一碰拳風立即破裂,而且是一息之間,整棵樹身被打得連塵也不剩一點,再次展示了阿恩【連環】的威力。

打出這麼兩拳的阿恩已經跪倒在地,汗如雨下,雙手抖震的撐在地上。她的確雙臂發軟得不能再用力氣,讓她苦苦撐著的是……

第一,沒完。第二……另一條樹藤呢?

這是阿恩心中的疑問,她本來是打算各自一拳把兩條樹藤打碎,卻沒想到控制不好方向,把最後兩拳都打向了同一個方向。而同時此刻四周除槍聲以外的沉默讓她心中不禁一寒。她抬頭一望,眼神中留下的只剩絕望。

兩條樹藤,被她打散了一條。另一條則越過了她,打向了站在她身後的信傑。此刻樹藤穿心而過,把信傑凌空掛起,樹藤更是沒消失,慢慢縮幼著,任由血液濺射在紅色的樹藤上,讓其更紅起來。

而連接著樹藤的,就在剛剛射出兩條樹藤的位置上。那裡正站著一隻紅樹人……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