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咬金,你是怎麼想的?為甚麼要跟著那李密一同起哄?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嗎?」

「蔡老弟,我看是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吧?在那種人人都興奮得脹紅了臉的場景下,唯獨你一人黑著臉,誰都知道你身懷二心吧?」

「甚、甚麼?」

「不過除了我以外,應該沒別人會在人群中留意到你吧,下次可要小心了啊。」

「可、可是……你完全不像是裝的啊,簡直就是一副被李密煽惑了的樣子,而且那飛黃騰達的發言又是怎麼一回事?」



「哈,因為我是真的興奮了。」

「看,沒說錯你吧!」

「我興奮是因為瓦崗寨終於有價值了,君不見李密加入之後,兄弟們都士氣如虹嗎?而且從那之後,終於能難得地和那張須陀陷入了拉鋸戰。」

咬金和建德埋伏在金堤關大海寺北面的樹林內,觀察著遠方的戰況,戰場上豎立著瓦崗軍「徐」字旗的部隊,正與隋軍「秦」字旗的先鋒激戰正酣。

「那又如何?就算真的打敗了張須陀,也只會讓瓦崗寨勢力大增而已,對崔家有甚麼好處?」



「好處就是讓將來崔家的最大敵人之中有了內應,而且還是誰都意想不到的,從成軍之初已加入的元老級人馬呢。」

將話說白,蔡建德才終於理解咬金當初為何要加入瓦崗軍,又為何會因為李密的到來而興奮。

「不、不愧是程大哥……」

「唉,你著實是太容易被別人影響了……不過想必大小姐也已經預知到瓦崗軍和李密的價值。」

「何出此言?」



「和李密一同入夥的,除了魏徵外,不是還有一堆文官嗎?其中有個叫崔世樞的。」

「還是不懂。」

「那個崔世樞是大當家的族弟啊!」

「甚麼!即是自己人了?那我們打完這仗後去打個照面吧?」

「別發傻了,他可是真真正正的崔家人,怎能和我們這些細作相提並論,而且與其說他是另外安插的間諜,不如說是崔家另有所圖的棋子吧。」

「……在瓦崗寨的這些年,幾乎都讓我忘了你的本來面目呢。」

「少廢話,不過裝老粗倒也頗自在的……」咬金突然有所發現,說道:「等等!形勢有變了!」

戰場上,「秦」字部隊稍露疲態之際,瓦崗軍的另一支部隊馬上見機入陣,為了保住自己的開路先鋒,張須陀的主軍也被迫加入戰團,大混戰即將展開。



「張須陀入陣了,好好盯著,找到帥旗就馬上出發!」咬金向自己身後埋伏著的部隊號令,眾人都聚精會神去搜尋帥旗的位置。

「找到了,在左後方!」建德道。

咬金隨即躍上馬背,向全軍號令:「騎兵全軍準備衝鋒,步兵殿後確保退路!」咬金單手提起長槊,指天號令:「瓦崗軍內軍驃騎程咬金部,入陣!別讓王伯當那傢伙搶了張須陀的頭顱啊!」

銀甲耀光,黑袍翩翩,紅槊倚天,黃駒過隙。程咬金率領五百騎兵,衝陷隋軍本陣,直取張須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