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能夠,還少不了情報、紀律及士氣,這些都是你們所缺少的。」儒士答道。

「我等前來,正是為了帶來這些欠缺之物,讓瓦崗寨正正式式成為瓦崗軍!」李密振臂高呼。

圍觀眾人都被感染,先是一陣鴉雀無聲,隨之而來,是一陣幾乎讓地動、使山搖的吶喊聲作為回應。

翟老大雙手抖顫,眼睛張得老大,難以置信地問道:「言、言下之意……!?」

李密隨即半跪敬禮:「翟老大,李密及其部下,願效忠瓦崗軍!」



綠衣儒士也一同單膝跪道:「翟老大,在下魏徵,願效忠瓦崗軍!」

「好、好!」

「等等。」一旁的徐世勣卻打斷了翟老大高漲的情緒,追問:「你們還沒說到你們的理念。」

「嘿,果然是棟梁之材。」李密道:「首先,是成軍,然後,是立國,這就是我們的理念的第一著。」

「立……國!?」凡聽到的人,都幾乎不約而同地發出驚呼。



李密接著說:「沒錯,諸位不會只滿足於成為一支軍隊吧?這只是個開始,成軍之後,打場大勝仗,揚威天下,然後再取得附近城鄉的支持,然後,就能正式立國,以這片土地為名,號之——大魏!」

眾人均屏息以待,雖無令下,卻一同靜了下來,空氣仿似凝結,但卻隱約聽到旁人那狂熱躍動的心跳聲。

「你說……這只是第一著?」咬金打破沉默。

「沒錯,立國只是第一著。雖然在下是權貴之後,也正因如此,才比凡人更能看清這天下的腐敗,世家大族壟斷了世道數百年,本來先帝有改革之心,興科舉、棄九品中正制、新定州縣二級制以制衡諸郡家族,但到了當今皇帝登基後,為了向外耀武揚威,不惜慢慢回復郡制,以圖拉攏七大家族,讓先帝的努力都付諸東流!」

「現在,楊廣無道,天下大亂,卻也是了結世家大族壟斷的最好時機,把那阻撓下士上流的鴻溝填平,實現魏武帝曹操曾經的方略,同時也是為了繼承先帝之志,這就是在下的理念——實現唯才是用的世界!!」說到此,李密巧妙地頓了一頓,讓眾人醞釀內心的激昂。



「不受門戶限制,凡有才者就可出人頭地,你們那些被無聊的清談玄學風氣所壓下,致使只能用在搶掠上的勇猛、豪力,都將得到真正的舞台!你們,聽說過樊噲嗎?聽說過許褚嗎?聽說過關羽嗎?不論出身,單憑才能就可飛黃騰達的時代,唯才是用的時代!!」

「唯才是用!!」「唯才是用!!」「唯才是用!!」本已澎湃的激情,經過增壓之後,更是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來,為了實現在下的,不,是我等的理念,就去把張須陀給宰了吧!」

「啊啊啊——!!」

程咬金亢奮地跟隨大夥一同高喊,同時也深深感受到了李密的伎倆,一直漫無目的,不知何去何從的咬金,找到了目標。

但同樣擠在人群中的蔡建德,卻露出了陰沉的面色,與亢奮的瓦崗軍相比,尤其格格不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