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原名麥飛。十六歲那一年,與同學在球場踢波,被當區猛人睇中,繼而被踢入黑社會。其後從事賣老翻、兜售丸仔等不法活動。由於生性膽小、怕事、蠢鈍,一直淪為二打六,久久未受重用……」 

「喂﹗不是講好了說威水史的嗎?」我瞪眼。 

「對不起﹗對不起﹗」Robert低聲道歉。 

「真是的……」 

對著Robert真的沒好氣……不過他剛才所說的,令我想起十六歲那一年,的確差點就被踢入黑社會– 



我還記得那個黑社會大佬是荃灣區的猛人–火人。當時他命令我們第二日同樣時間,各帶500元入會費到球場見他。我們同學間對此持有不同態度︰一方偏向報警處理,另一方則打算就範。我們最終得出一致性的決定–避開火人,不再踏足那個足球場。我們照辦了,亦很幸運地,火人沒有到過學校去找我們。事件就此完結……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當時我們照火人的意思去辦,是不是就會得出現在這樣的結果? 

「喂……你繼續講吧……」我埋怨Robert。 

「哦……」Robert被我一言驚醒。 

「麥飛十八歲那一年,火人私吞公款,被阿公懸紅捉拿。得知火人匿藏地點的麥飛大義滅親,率領手足對火人窮追猛打。被迫入絕路的火人為保性命,向警察自首,最終亦因而坐牢。麥飛經此一役,論功受賞,在公司漸有名氣。而我也是在那個時候改跟了你……」 



「咦……發圍了嗎?」我雙眼發光。
 
原來我是踏著火人的頭頂來上位的…… 

「幾年之後,麥飛主力販賣可卡因,創出獨門配方,溝出既便宜、又高純度的優質貨品,生意大賺特賺,名聲大噪﹗『教授』一名,就是由那個時候開始的。其後,教授開始經營其他生意︰推拿、麻雀、地產等等……全部賺得盆滿缽滿,加上弟子眾多,教授逐漸成為公司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嘩……真的……很傳奇……很威水……」我為自己感到驚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