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是個這麼威水的人……」我未能接受。
 
「威?未算威。」Robert說。
 
「怎麼說?」我問。
 
「教授在上位之後,一直大力推行社團民主制度,推舉坐館真普選。」
 
「什麼?坐館真普選?即是怎樣?」我很好奇。
 


「即是一人一票選老坐﹗」
 
「咦喂?黑社會都有真普選?那麼……香港特區政府有真普選沒有?」
 
「唓﹗講呢啲。」Robert笑著說。
 
「你剛才說一人一票選坐館……是怎麼辦得到的?這些選舉不是要動用很多人力、物力、資源嗎?有人去投票嗎?結果能作準嗎?」我有很多疑問。
 
「人力我們多的是,而且不少富豪都爭著資助我們,所以這些統統不成問題。」
 


Robert接著說︰「選票方面,我們訂了規矩,身為公司的人一定要投票。所以我們當選的坐館,票數一定比我們特首多很多﹗至於作準呢……」他思考了一會兒,「我們的監察制度做得很不錯,不用擔心種票的情況出現。而且投票現場又有幾位長老作監票員,投票後還有專業會計師樓幫手點票。所以,一定沒問題﹗」
 
「很厲害……」我汗顏。
 
「是很厲害的。」Robert沾沾自喜。
 
「但是……這麼大排場,把整個社團的人都叫出來……警察不理會嗎?」
 
「警察?理什麼?」
 


「自稱三合會人士嘛……集會喎……拉得啦﹗」
 
「警察喎﹗一家人喎﹗哪有自己人拉自己人?而且我們又那麼愛國。」
 
「唔……你是有道理的……對了,這選舉是五年一次嗎?」
 
「是的。」
 
「下一次是幾時?」
 
「剛剛才辦完。」
 
「我有參選嗎?有贏嗎?」我很期待。
 
「你是當選了……第一屆的時候……」他支吾以對。


 
「然後?」我心感不妙。
 
「這一屆……你輸了……」Robert不好意思的說。
 
「啊……」我失望透頂,亦有點擔心。「我不會是那種……風光不再的大佬吧?」
 
「不會。輸了之後是有點影響……有部份生意被吞併了……但是,連同那些新增業務︰生果、中藥、珠寶等等,加起來還是有幾十個億﹗」
 
「幾十個億?喂……我這麼富有嗎?」我喜出望外。
 
「是呀。但教授……為什麼……我覺得你問的東西……都很奇怪?」他生疑了。
 
「呃……唔……是嗎?嗯……呀……可能……最近喝酒喝多了,還有一點感冒……咳咳……所以……就有一點失憶嚕。」我根本在胡說八道。
 


「感冒會導致失憶?」他感到難以置信。
 
「你不是沒聽過嘛?」我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呃……」他語窒了。
 
「唉……話你戇鳩怕你嬲﹗我也不想說你蠢﹗唉……你呀你……在我感冒好了之前,要盡量配合我,千萬別讓人知道﹗」
 
「哦哦……」
 
「對了,現在是幾幾年?」我問。
 
「教授……連這個也要問?」他很詫異。
 
「喂﹗是不是不能問?」我裝腔作勢。


 
「不是……今年現在是2021年。」
 
「什麼?2021年?」我很驚訝。
 
我轉身看著鏡中的自己,終於明白容顏為何老了這麼多。在這個平行世界裡,我雖然得到了財富、勢力,但卻失去了十年的光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