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說,每一次與金主的助手會面,我都是單獨赴會的,今次也不例外。Robert和黑色三連星已經去到餐廳入口旁的梳化上待著,只剩我一個人到餐廳裡面去。
 
起初我不放心,因為我根本不清楚會面的內容。一想到對方會問我問題,不懂回應,我便覺得會搞出個大頭彿來。
 
不過Robert向我再三保證,說過程非常簡單,連小學生也能勝任。(因為他這句話,我怒瞪了他很久。) 一般情況下,金主的助手只會向我進行幾分鐘的簡報–總結之前的工作、交代之後的安排。就是如此而已。
 
既然Robert說得如此肯定,我便姑且信他一次吧。
 
餐廳裡,我挑了個窗口旁的位置坐下來。這裡被陽光照射得到,令我精神了點。我放目四周,發覺這個時段客人很少,很寧靜。我趁著這份空閒,開始思考、理順一下我剛才所經歷的事情……
 


剛才在套房裡,那個model真人很上鏡,小蠻腰很吸引,肚臍也很漂亮……而那個鬼妹的身材亦很誘人,皮膚亦白得像雪一樣,如果可以吸一口……
 
喂﹗
 
我怎麼在想著這些無謂事情啊﹗現在發生一件大事呀﹗我……我穿越了﹗毫無先兆的穿越了﹗一覺醒來,我變成另一個人……不對﹗我不是「變成」另一個人,而是我的過去改變了,導致我得出不一樣的人生﹗當中最大的轉捩點,是自從我跟了火人,成為黑社會開始……
 
雖說我現在的生活過得很不錯,很有錢,但現在是2021年啊﹗我忽然老了十歲﹗我有可能要回那十年的光陰嗎?
 
話說回來,我究竟是怎麼穿梭的?毫無頭緒﹗醒來之前最後的印象,不就是跟Robert和Herbert到那間叫「Timegap」的酒吧去喝酒嗎?
 


(Herbert是個死肥仔,也是我的死黨之一。他沒有像Robert那麼蠢,但說話卻常常帶刺。我們三個自小學開始便認識,現在在同一間公司上班。)
 
對了……Herbert呢?怎麼我身邊只看見Robert?
 
我回想一下,當年在足球場上被火人踢入會,Herbert也在場的,而且他更是渴望入會的一個。如果我、Robert和Herbert都加入了黑社會,而我又變得飛黃騰達,他們都應該會加入我的陣營才對啊。怎麼可能只得Robert一個?
 
想到這裡,我突然感到一陣心寒。因為我想到一個最壞的可能性–Herbert與「教授」一起打江山的日子裡,他很可能已經……
 
被殺害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