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大家都整理好儀容後,我、Robert和7位美少女終於捨得離開套房。在走廊靜候的三位黑人保鑣看見我們出來後,亦加入了我們,走在最後排。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正在往酒店的大堂出發。
 
升降機到達樓層,但由於空間不大,我們被迫分成兩批人乘搭。

我和Robert首先進到升降機內,三位黑人保鑣亦跟著來。他們像三部黑牆一樣,分別站在我的左、右和後方,將我和Robert重重包圍著。
 
感覺……很壓迫……
 
不知怎的心血來潮,我往身邊的黑人保鑣看了看,仔細辨認著他們的模樣。胖的、瘦的、時髦的……唔?我突然記起他們了﹗他們不就是我在地產公司接待過的一位大客–Suki姐的三位近身保鑣嗎?
 


在發生穿越前的一天,我與人稱「生果女皇」的Suki姐去睇樓。她是一個200多磅的大肥婆,胸部巨大,庸脂俗粉,但非常有錢﹗單憑她帶著的神秘頸鏈-「創界石」,聽說已經價值連城﹗這本來是一單十拿九穩的生意,但在途中發生了點意外……Suki姐因羊癎症發作而被送院,生死未卜。而我亦因此而扔了工作……
 
升降機落到地面,我第一時間把Robert抓到一邊問話。
 
「Robert……我這三名保鑣……是哪裡請來的?」我緊張起來。
 
「他們本來是你相熟的一位富婆的保鑣來的,但她最近死了,你便接收了他們。他們是古怪了一點,但身手不錯啊。」
 
「富婆?你該不會是說Suki姐吧?」
 


「對啊﹗就是她﹗」
 
一陣不安的感覺撲到我的臉上,使我腦部缺氧了一下。我意料不到,我的三位黑人保鑣原來就是Suki姐身邊的黑色三連星(這是我取的綽號)﹗我剛才竟然一直都沒有認出他們來﹗
 
「等等……你剛才說Suki姐死了?她……是不是羊癎症發作死的?」我很介懷。
 
「唔……聽說是鬱死的。」Robert想了一想。
 
「Suki姐是鬱死的?」我大感莫名。
 


「噓……教授……你別太大聲……」Robert煞有介事,「那個胖保鑣Alex,他與Suki姐的感情特別好。萬一他聽到我們提起他的傷心事,他又要哭喪半天了。」
 
「哦哦……那麼另外兩位……是Alex的哥哥或者弟弟嗎?」
 
「他們三個是朋友。高的那個叫呀Jim,沒那麼高的那個叫Luci。他們三個以Alex為首,感情很好,很團結。」
 
「叮噹」
 
乘搭另一架升降機的7位美少女落到地面了。她們看見我後,便走到我面前排著隊,然後逐個走過來向我道別。
 
「教授拜拜。」
 
「拜拜……」
 
我們現在站的位置比較隱蔽,所以這些美少女都很大方,一口接一口的把嫩滑紅唇吻在我的頰上,吻在我的額上,吻得我心如鹿撞。


 
當第7位美少女都吻過我後,她們便離開了。她們穿過大堂,轉到酒店出面去。我看著她們離開時性感的背影,實在是有點捨不得。
 
「她們為什麼走那麼快?一起吃早餐嘛。」我邊說,邊擦著臉上的唇印。
 
「她們是女神嘛,減肥,不吃早餐的。」
 
「那麼她們去哪兒?」
 
「Cosplay啊、廣告啊、唱歌啊……這些基本工作嚕。她們早上都是做這些part-time,晚上就來陪教授你打真軍,搵真銀。」Robert淫笑著說。
 
「原來如此……那我們呢?我們現在去哪?」
 
「教授有約,要到餐廳裡等等。」
 


「我約了什麼人?」
 
「我們約了金主的得力助手。他帶契我們賺很多錢的。」Robert雙目發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