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份神戶牛柳很貴,我只預了自己的份……」我不好意思地說。
 
「隨便。」他根本不在乎。
 
「幫你叫別的?」我問。
 
「我不餓。」他斬釘截鐵。
 
我看著Kingston的表情就覺得很好笑。一向孤高的他,現在想怒而不敢怒,對我克制到不得了。
 


「教授,我們講回公事好嗎?我還約了人。」他有點急躁。
 
「好,你說吧。」我快要噴笑出來。
 
Kingston看了看我們身邊那位師傅和侍應生,認為他們不會聽到我們的說話後,才開始小聲地道。
 
「三件事情。第一,收樓的事。我們已經叫了傳媒配合,盡快幫你淡化。」
 
「收樓?」我不明白。
 


「剩餘的業權,無論你用什麼方法去收,我們都沒有意見。不過,最好不要再有人受傷了。」
 
「喔……哦……」對於他說的事,我開始有點頭緒。
 
「第二,那些出事的管理員,要全部換掉。新來的一批,要統一他們的服裝、髮型。不要再那麼容易被人認出來。」
 
「好的……」我似懂非懂。
 
「最後,關於坐館的事……」Kingston的神情一瞬間變得很陰險,「聽說你都安排好了,對嘛?」
 


「吓?」我感到不安。
 
「嘿……我們還是有辦法知道的,你不需要隱瞞。人家說『做生不如做熟』,老闆認同,所以他只想跟你說一句– 祝你馬到功成。」
 
「喂……等等……我不明白……」我被搞得一頭霧水。
 
「我是時候走了。希望下次見面時,我能夠好好恭賀你。」他站起來,離開。
 
「等一下﹗」
 
「你的神戶牛柳已經好了。」
 
師傅把一碟燒好的牛肉端到我面前,同時間把我給攔下了。我眼睜睜看著Kingston遠去,內心留下疑問一堆。
 
Kingston穿過餐廳出入口,然後離開酒店範圍。Robert見他離開後,便向我看過來。我對他比個手勢,把他召到身邊。


 
「教授,找我?嘩……和牛……」
 
「有事問你……剛才那個男人跟我講起幾件事情–收樓的事和管理員的事,這些你都知道麼?」
 
「知道。這些事情你一向交給我打理。」
 
「很好,這些可以容後再談。另外還有一件事情……我是比較介意的……」
 
「請說。」
 
「他說起坐館的事……他說已經暗中知道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他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很衰﹗讓我有點心寒……你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事情嗎?」
 
Robert充滿疑惑,想了好一陣子。「不知道。」
 


「嗤……你不是一直在我身邊,幫我打點事情的嗎?」我對他表示失望他。
 
「是啊……但是有些敏感的事情,你還是會親自處理啊……」
 
「是嗎?」我相信他。但不屑。
 
我打發了Robert離開,暫時放下這些疑慮。
 
我看著面前燒好了的和牛,氣味很香,賣相吸引。趁著它還是熱騰騰的時候,我急不及待把其中一塊放到口中。
 
唔……味道很捧﹗入口即溶﹗滿口都是和牛香濃的油脂。我咀嚼幾口,便忍不住把它滑落到我的喉嚨裡面。我接連再把幾塊送到口中,直至舌頭得到滿足後,才暫時停下手來。
 
我打算喝一口可樂,沖淡一下味蕃。伸手時,不小心把玻璃杯打翻在地上,應聲粉碎。
 
我望向地上那些碎片的時候,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突然抓住心頭。我如夢初醒般的,慌張地環視身邊的景貌。


 
多麼熟悉的感覺……究竟是為什麼呢?我想不起任何的線索。是心理作用?還是因為穿越,而搞得我有點神經質呢?
 
這種不安的感覺在潛意識中困擾著我。它好像是為了提醒我,讓我去記起一些遺忘已久的重要事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