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牛排大餐後,我感到非常滿足。現在,我們也是時候離開酒店了。
 
我、Robert和黑色三連星正前往露天停車場拿車。忽然,我想起一件重要事情,要跟Robert立刻解決。
 
「怎麼我身上一毛錢也沒有?」我想起剛才點餐時的尷尬情況。
 
「一般都是我幫你拿的。」Robert答道。
 
「這樣不方便,全部拿出來。」我命令他。
 


Robert有點不情願地,從衣袋裡拿出好幾疊銀紙。這裡相信有好幾十萬。我這輩子沒見過人隨身帶著這麼多錢,這次真是大開眼界。
 
我把這些銀紙一把搶過來,滿滿的塞到自己不同的袋口中。
 
「還有沒有?有沒有?」我追問。
 
「全部的了……」Robert感到為難。
 
「以後我自己袋著。」我暗喜。
 


去到露天停車場,我發現這裡停泊了不少名車,像個名牌車展一樣。我心想要是這裡其中一輛是屬於我的,也夠我心滿意足了。
 
Robert走到一輛房車側邊停下來,我輕輕的抬頭一看–
 
「Bentley?」我自言自語,內心激動。
 
據我所知,這款車差不多要一千萬元一輛,是真正有錢人的身份象徵﹗
 
Robert用搖控器把車門解鎖後,我便急不及待的跑到司機位置坐進去,並開始研究著裡面的東西–
 


真皮座椅、羊毛地毯,還有那個音響、鈦盤……每一部份都造得像件藝術品一樣,簡直令人驚嘆﹗而且Bentley的表面雖然奢華,但內裡卻有個熱血靈魂。因為,它使用的是賽車引擎﹗
 
真正的享受,一定是在於驅動它的時候。唔……我已經難以按捺了﹗
 
「咯咯」
 
Robert敲了敲車窗,我驚覺地望過去,發覺他們全都莫名其妙地看著我。我想我剛才一定是太過樂極忘形了吧……
 
我冷靜一下,按下按鈕,慢慢把窗退下來。「你們幹什麼?」我裝作若無其事。
 
「教授……我們出發沒有?」Robert尷尬地說。
 
「出啦,你們上車吧。」我說得理所當然。
 
「但是一般……都是由我來駕駛的……」Robert解釋著。


 
「這次由我來駕駛,不行嗎?」我堅持著。
 
「這樣……真的好嗎?」Robert似有難言之隱。
 
「嗤……又怎麼啦?」我感到煩厭。
 
「你曾經說過……有司機的大佬,才會有威嚴……」Robert膽怯地說著。
 
「我有這樣說過嗎?」我質問他,因為我沒有印象。
 
「是的。」他肯定。
 
「唉……」我反一反白眼,快要說不下去。「我是說過……但我們現在才五個人,威嚴……要做給誰看啊?」
 


「我們不只五個人……我們有十幾個人啊……」Robert說。
 
「啊?」
 
Robert示意我望向他的身後,我才發現原來一直站著八個男人。他們身穿黑衫黑褲,臉上冷酷無情,但卻在彎腰低頭,對我非常謙卑似的。
 
「他們是誰?」我感到錯愕。
 
「他們是你的手下,也是你的保鑣。」Robert說。
 
「教授﹗」那八個男人異口同聲。
 
「又是保鑣?這麼多人幹嗎?」我不理解。
 
「我們黑社會,比較多仇家……而且這些……都是你之前嚴厲要求的……」Robert戰戰兢兢地說。


 
我語窒,然後嘆一口氣。或許「教授」原先的安排,真的有他的道理。我內心掙扎了一下,一臉不爽的把司機位讓給了Robert。我圍著車子繞了半個圈,坐到前面的乘客座。我扣好安全帶,望一望後座,發現只得Alex一個人。
 
「呀Jim和Luci呢?」
 
「他們坐別的。」Robert說。
 
身旁的一輛法拉利四門驅動了引擎,引得我望了過去。我看見呀Jim和Luci坐在那輛跑車的前面座位上。
 
「他們坐法拉利?有沒有搞錯呀?」我很羨慕。
 
「沒有搞錯。你說他們做你的保鑣,車一定要夠型﹗」
 
「型?但是……」
 


我看著身邊那輛法拉利,外型真的很出眾,羡煞旁人。但裡面的呀Jim和Luci,他們巨大的身型配上這輛車,空間真的有夠小。現在他們兩腿都屈曲得很不自然,像整個人摺起來一樣,看著有點滑稽。
 
「Robert……」
 
「是。」
 
「回去之後,買一輛大一點的車給呀Jim他們。」
 
「好的。」

「記住二手便宜貨就可以。」

「呃……」
 
「還有。」

「是。」

「以後法拉利留給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