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載著我和Alex,把Bentley開到公路上。緊隨我們的,是裡面有呀Jim和Luci的法拉利。而我那八位兼任保鑣的手下,他們分別坐上兩架黑色豐田,駛在前面幫我們開路。
 
這一刻,我覺得自己好像當了國王一樣。尊貴到不得了。
 
「我每次出門都這麼大排場的嗎?」我不禁好奇。
 
「是啊。教授你當坐館的時候,還曾經有警察車隊幫你開路呢。」Robert一邊駕駛,一邊得意地說。
 
「嘩……豈不是很威風?」我感到自豪。
 


「小意思啦。我們跟政府是一家人嘛。而且那些高官啊,都跟我們都打好了關係。」他飄飄然的。
 
「真捧……如果可以讓阿森看見……」我喃喃自語。
 
「什麼?」
 
「沒事沒事……」我沈思了一會兒。「Robert……」
 
「在。」
 


「我想你幫我找一個人。」
 
「找什麼人?」
 
「我想找一個叫『羅森』的女生。他跟我年紀一樣大,很可能住荃灣。」
 
「呃……那麼……我該怎麼辦?」Robert想來想去。
 
「你要我教你該怎麼辦?」我問他。
 


「對不起……我不知道……」他低聲認錯。
 
「你剛才不是說那些高官都跟我們打好了關係的嗎?」我提醒他。
 
「是啊,有些還稱兄道弟。」他再次得意起來。
 
「那麼你幫我聯絡他們,叫他們幫個忙,不就好了?」我勞氣地說。
 
「喔?是啊﹗我怎麼想不到?」Robert一言驚醒。
 
「唉……」我反一反白眼,嫌棄地說︰「我當初怎麼會找你當我的助手啊……我真的不明白……」 

「哈哈,我也是這麼想的。我明明跟你說,我想當殺手的嘛。」 

「你當殺手?」我感到錯愕。 



「是啊﹗我覺得我有天份。」Robert滿滿的自信。 

「天啊……哪來的自信?」我厭惡地說。 

「哈哈……不行嗎?」Robert感到羞愧。 

「當然不行啦﹗我告訴你……憑你這顆腦袋,你當殺手的話,死很久了﹗你老母傷心啊。到時候任務辦不成,還害得我要給一筆恩恤金……不行不行﹗」我不留情面地說。 

Robert聽後臉色一沈,默不作聲。頓時間,車廂內變得異常寧靜,氣氛亦顯得非常尷尬。 

幾秒鐘之後,我開始後悔了……我無端端怎麼用詞那麼重?而且我剛才的失言更令我想起一個我很討厭的人–我在原來世界的老闆–達哥。

(達哥是我原來世界的老闆– 皮膚黑,身型瘦削,頭髮又長又曲。而最出名的,是他的一把毒舌,全公司的人都試過被他罵個半死﹗)



一想到,我竟然變得像達哥一樣,我真的無地自容……

權力、階級真的會使人腐化嗎?還是單純地,我多年來一直取笑Robert的傻頭傻腦,而不自覺地產生一份優感,而使我變得越來越過份呢? 

身為大佬,大概沒幾個會向自己的手下認錯吧?但一想到Robert同時是我的好朋友,身份特殊……思前想後……我還是道個歉吧﹗ 

「對不起……」我對他低聲下氣。 

「哈哈……沒事……」他強擠笑容。 

「有夢想是好的……」 

「嗯……我會繼續努力……」 

幾句話後,氣氛沒有好了多少。車廂中,只有間中由後座傳來的–Alex發出的鼻鼾聲。我倆沈默不語,直至一會兒後,我才跟再次跟Robert聊起一些無聊事。 



「我們現在去哪兒?」我問。 

「回家啊。今天一整天都沒有特別節目。」 

「做大佬這麼閒的嗎?」我不了解。 

「做大佬當然閒啦。」他笑了一笑,「要不要巡視一下業務?珠寶店最近的生意很不錯。」 

「不了……我對這些都不大興趣,賺到錢就行了。對了,我現在住哪?」 

「不就……半山區那邊嘛。」 

「哦?半……半山區?」 
 


我驚喜得大叫出來,嚇得Robert抓不隱鈦盤,令車子顛簸了一下。而後座的Alex也被我嚇得驚醒,東張西望,以為有什麼事情發生。 

其實住在半山區,對於一個黑社會(前)坐館來說,算不上什麼出奇的事。只是因為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反應才會那麼激烈。 

現在的我充滿期待。腦海中,正在幻想出我心目中最想要的一千種超級豪宅的模樣。那些都是我在原來世界裡,一輩子也沒可能住得進的dream house﹗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