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走到媽媽面前,輕叫她一聲。
 
「嗯。」她反應有點冷淡。不過沒所謂,她經常這個樣子。
 
「阿飛,回來喇?」伯娘、堂姐主動打招乎。
 
我瞥了她們一眼,故意不作回應。伯娘、堂姐的表情即時顯得尷尬。
 
「志忠、志成、志強,你們叫堂舅父吧。」堂姐借意打圓場。
 


「堂舅父。」志忠說。
 
「彈鳩苦。」志強說。
 
「……」志成只是看著我,沒有說話。
 
我向三個孩子點點頭,客套地問︰「你們今年幾歲?」
 
「志忠13歲,志成9歲,志強3歲。」堂姐搶著代答。
 


「哦?」
 
我看了看面前這三位男孩,最年長的志忠最有禮貌,剛才叫我的時候還會輕輕的鞠躬。志強也不錯,雖然語音未正,但聽教聽話,樣子可愛。至於志成……不知怎的,他由剛才開始一直用奇異的目光看著我,令我很不舒服……
 
「堂舅父。」志成說。
 
「誒?乖﹗」終歸還是叫了嘛。
 
志成乖巧地走過來,輕輕拉著我的手,「什麼是黑社會?」
 


「吓?」我意料不到。
 
面前這一位天真無邪的小朋友,突然問了這麼一道難以回答的問題,實在是令我方寸大亂……
 
我看著媽媽,又看看堂姐,希望她們為我解難。但媽媽只對我做了個生氣的表情,示意我盡快解決;而堂姐則一味用驚恐的表情看著我,又看看志成。她一樣是不知所措。
 
「啊……哈哈……志成……為什麼問這個呀?」我試著耐心應對。
 
「媽媽說,當黑社會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誒?」我再次被衝擊了。
 
「志成﹗不準沒禮貌﹗」堂姐大叫,一臉發青。
 
但志成不為所動。他一直站在我面前,靜待我的回答。


 
「嘿……志成叻仔喎……懂得問這個……唷﹗堂舅父沒有準備什麼禮物給你。不如就給你一點零用錢,讓你跟哥哥去買糖、買玩具,好嗎?」我假笑著,把幾張一千元紙幣塞到志成手中。
 
「我不要你的污糟錢﹗」志成一手甩開我,令紙幣都掉到地上,我目瞪口呆。
 
「志成﹗」堂姐衝到志強身邊摟著他,紅著眼,「阿飛……飛飛哥……不……教授……剛才那些說話,可能是志成從同學身上學來的。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怪他……求你放過我們吧。」她聲音顫抖,快要哭出來了。
 
「媽媽,堂舅夫是不是會找人劈死我們?」志成說。
 
「啊?收聲﹗收聲收聲收聲﹗」堂姐歇斯底里,用力摀住志成的嘴。
 
「媽啊……」大兒子志忠被堂姐的反應嚇倒了。
 
「你們兩個﹗過來﹗」堂姐喝令。
 


志忠拖著志強走到堂姐身邊。堂姐即把他們按到地上,向我跪著。然後堂姐摟著志成爬到我的腳邊,死命拉著我的腿。
 
「對不起……教授﹗求你放過我們吧﹗」她苦苦哀求。
 
堂姐與幾個兒子哭得風聲鶴唳,猶如上演滅門慘劇。主廳中,有幾個站到一旁的傭人,她們也被感動得落淚起來。我望向媽媽,本想救求,但見伯娘亦同樣跪在地上,在她的腿上又哭又叫,連假牙也吐了出來。
 
媽媽用怪責的眼神看著我,搖頭嘆息。而我也是十分無奈,很想離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