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盡千辛萬苦,我終於擺脫了堂姐一家人。然後,我在這大屋中逛了好幾個圈,就連天台我都參觀過後,才捨得返到自己的套房之中。
 
現在我在「教授」的套房的浴室裡面,我坐在馬桶上,一邊小解,一邊在研究這裡的裝潢。
 
這個浴室與我想像中的有點出入,它沒有我想像中的大,而且是企缸。我心目中的夢幻浴室,是必須有個特大浴缸,好讓我和女伴來個香艷的鴛鴦浴。今早那間Globe Hotel總統套房的浴室,就正正是我心目中的那種類型。不過玩耍的地方和休息的地方,終歸會有所不同嗎?
 
小解完後,我離開浴室。我又研究一下這間套房佈置。
 
作為黑社會大佬,這個套房果然夠大,一千多呎。這裡除了睡床之外,還包含了獨立浴室、衣帽間和辦工空間。所有東西都收放得很整齊,但它的佈置、擺設,卻老土得可以。所有東西都以土豪金為主色調,全部都是金、金、金……
 


我的睡床很大,這是我自小夢寐以求的。而大床的正前方,掛了一幅特大號的、我的肖象畫。肖象中的我,身穿衣帽間唯一能夠找得到的,同款的白色西裝、喇叭褲。而我的髮型,當然還是那個齊蔭冬菇頭啦。
 
我站在全身鏡前,再次細看一下自己的這身裝束,這個髮型……唔……我真的不能接受下去。說老實話,來到這個世界後,我每次經過鏡子,都會把自己嚇一跳﹗
 
好,我決定好了……
 
***
 
我返到樓下主廳,看見媽媽、堂姐和伯娘仍在,而三個小朋友已經去到偏廳看電視。
 


堂姐、伯娘一發現我,便對我微笑打招呼。但現在她們看我的眼神,比起剛才拘謹多了。媽媽察覺氣氛有異,主動走過來,拉我到一邊講話。
 
「你出來幹嗎?返回房吧……」
 
我不可置信,她竟然一來便趕我走。我的心情,變得有點差。
 
「這裡是我的家,我喜歡到哪,是我的自由。」我故意反駁。
 
「嗤……你知不知道,我們本來聊得好好的。你每次出現,整個氣氛都變了。」她埋怨我。
 


「媽啊……我才是你的兒子啊……怎麼要走的人是我?妳老愛跟他們來往,但他們都不是真心的。他們想佔妳便宜呀。」我用心良苦地說。
 
「閉咀﹗他們始終是你的親戚啊﹗在你還未出世的時候,我已經認識他們。真心不真心,媽媽比你還清楚。」她不但維護她們,還教訓我。
 
我咬牙切齒,按捺著心中的怒憤。
 
「你還記得嗎?爸爸剛死的時候,她們做了什麼事情。」我提醒她。
 
「我只知道這幾年,陪我吃飯,陪我聊天的,都是他們﹗」
 
我呆了。面對媽媽的指責,我頓時間無言以對,更有點羞愧起來。的而且確,在原來的世界,我很少陪她。而這一個平行世界的我,想必會更少了吧……
 
「我遲一點,會抽多點時間陪你……」我有點內疚著。
 
「你說過十萬九千次了。」她意氣難平。


 
「這次……是真的……」
 
「那麼,你現在留下來食飯吧。」
 
「我不想跟他們食……而且我剛才食了……我又想出去買點東西……」我感到為難,試著解釋。
 
「得啦得啦。大忙人。」她沒好氣。
 
媽媽現在對我的每一句話都咄咄逼人,我也感到沒癮。我輕嘆一口氣,向她道個別後,便氣沖沖的離開,一直走到大門前面,才轉身回看她一眼。
 
我看見媽媽回到梳化上,表情是板起來的。但當她跟堂姐、伯娘開口談天後,她的表情又變得舒坦了。
 
看著這個情景,我感覺自己才比較像個外人。我的心……真的很不舒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