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
 
阿森被我的手下由房外面粗暴地挾進來。她的表情很不願意,而且不斷掙扎。當我的手下放開手時,她一手甩開所有人。
 
我看著面前的阿森,她除了樣貌和衣著比原來的世界成熟了點外,這種剛烈的性格我也是前所未見。
 
「阿森……」
 
我輕呼她的名字,嘗試與她相認。但她用怨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後,便繼續戒備周圍的人。
 


「你們想怎麼樣?」她非常生氣,怒盯所有人。
 
「Robert﹗這是什麼回事?」我質問他。
 
「新意呀﹗教授。你之前不是說過要搞點新意嗎?我們今晚就真戲真做,來個逼‧良‧為‧娼﹗玩刺激點﹗」他說著興奮。
 
「這是新意?」我傻眼,「她是什麼人?為什麼給你們帶來這裡?」
 
「咦?你連她都忘記了嗎?」
 


「你說啦﹗」我很著急。
 
「這個女人多次潛入我們公司,想偷我們的錢,但差不多每一次都給我們發現了。」
 
「她……偷錢?」我不可置信。
 
「是呀﹗但教授你大人有大量,每一次都放過她,否則她死定了﹗」
 
「既然我都放過她了……那為什麼還帶她來?」
 


「因為今天是她第七次偷錢﹗」
 
「吓?」
 
「還記得她上次說『如有再犯,任由處置』。沒辦法……有些人就是要教一教,否則會變得更壞的。今晚,就請教授你親自教授一下她,順便搞一搞她﹗搞得她以後都不敢再打我們主意﹗」Robert振振有詞。
 
「教授﹗教授﹗」我的手下在吶喊助威。
 
「喂﹗我哪說過『任由處置』呀?不要亂編故事好嗎﹗」阿森反駁。
 
「小姐,你給捉到七次了,任由處置都很應份吧。難道讓教授玩一下也不行?妳憑良心啊﹗」Robert說得理所當然。
 
「你那麼喜歡玩的話,就自己讓教授玩個夠﹗」阿森情緒激動。
 
「你又知道我沒有?」Robert大聲疾呼。


 
「我就知道你是個死基佬﹗」
 
「我不是死基佬﹗我跟教授多P過﹗他可以作證﹗」
 
「嗱﹗你終於承認了﹗」
 
「你這婆娘﹗」
 
他倆吵得越來越激烈,看似快要失控。我見狀立刻把Robert拉到一邊,按撫著他。
 
「喂……冷靜……不要吵……」我輕聲地說。
 
「這種八婆,不教訓她學不乖﹗」Robert意氣難平。
 


真頭痛……我和阿森竟然以這種方式見面……而且她和Robert還要火星撞地球……不過現在最緊要的,一定是先救她離開這個困境……
 
「Robert……放了她……」
 
「什麼?」Robert反應很大,「她不合你胃口嗎?我還以為……」
 
「不是……但你看她,多麼不願意,我哪有心情搞?」我狡辯。
 
「哦……你放心……我們一會兒給她喝迷湯,之後她又乖,又有反應,很好玩的。你放心吧。」
 
「不是那麼好吧……這犯法事兒……」我感到很為難。
 
「不怕。當她迷迷糊糊的時候,我們給她簽同意書,之後發生什麼情況,都不需要負上責任嚕。」Robert邪惡地笑著,「再不然,我們拍片﹗要脅她﹗看她還敢不敢亂來﹗」
 
「喂……我全都聽到的﹗」阿森呼喝過來,嚇了我倆一跳。


 
為免阿森再次聽到我們的對話,我把Robert拉遠一點,將聲線壓低一點再繼續。
 
「你剛才的計劃不錯……但是,萬一她真的報警的話,還是很麻煩的……」我苦心勸他。
 
「不怕啦,我們警察部有人嘛。」Robert突然腦筋清晰。
 
「呃……這樣……」我說服不了Robert。
 
「還擔心?這樣吧……教授你把她玩完之後,我吩咐人把她帶到後山埋了。這樣不就安枕無憂?」
 
當聽見Robert這個魔鬼般的建議後,我整個人都呆了。
 
「Robert……這些事情你做過多少次?你怎麼變成這樣?」我感到很詫異,亦為他感到婉惜。
 


「哈哈,其實這些都是跟電影學的,我從未試過的。怎麼樣?要不要試一次?」他很期待。
 
「喂……我還是聽到的……」阿森怨氣沖天,再次嚇了我們一跳。
 
「教授……你看……那個八婆的態度差到極點,不教訓不行。」Robert把聲線再壓低一點。
 
「是有點差……不過……」
 
「對吧﹗那麼我現在就叫幾個兄弟按著她,讓你立刻來一發,震一震懾她吧﹗」
 
「喂﹗不要﹗」
 
「你們幾個,按住那個女人﹗教授現在就要用了﹗」Robert未有等我回應,已經向手下傳達命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