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Robert的命令後,四名手下逐漸逼近阿森。但她的反應也很迅速,她從裙袋中帶出一把細小梳子,把它折斷後變成一把利刃,用它指著我們每一個人。
 
「你們別過來﹗我跟你們拼﹗」阿森狠狠地說。
 
手下被恐嚇得後退一步,不敢輕舉妄動。阿森偷瞄一下門口,似在計算逃生方法,但被Robert悉穿。
 
「外面的人,全部進來﹗」Robert說。
 
房外面其餘的手下都衝了進來。他們在房內圍成一個大圈,把阿森重重包圍。
 


「鎖門﹗」Robert接著說。
 
房門被關上、鎖上。阿森唯一的逃生之門都失去了。
 
Robert胸有成竹似的,開始對著阿森繞圈子,並說著一些挑釁的說話。
 
「嘩……梳子呀?嚇死人了。」Robert欠揍地說,「你如果真的弄傷我們,等一下教授玩完你之後,就輪到我們跟你開心、開心嚕。」Robert恐嚇她。
 
「你一直話那麼多,信不信我第一個要你的命﹗」阿森很是激動。
 


「試試看。」Robert信心十足。
 
阿森把利器直指Robert,目光銳利,蓄勢待發。
 
「Robert﹗你不要再刺激她了﹗」我非常擔憂。
 
「教授放心,她只會講空話,這種場面我很會控制。來,你先脫褲子,甩甩它,熱個身,保證立刻有得搞。」Robert嬉笑地說。
 
Robert話音剛落,阿森即衝到我們面前,把利器刺向Robert。幸好我及時把Robert推開,否則這一定會要了他的命﹗
 


阿森這一擊落空了,但未有死心,繼續向Robert追擊。Robert被迫得在房內亂跑逃命,手下見狀出手制止,與阿森發生了觸踫。我看著咋舌,生怕阿森會被誤傷,於是立即下命令︰
 
「你們不要踫她﹗」
 
手下聽到我的指示後即止住動作,不敢出手。但同時間,無人阻擋的阿森繼續追殺著亂逃命的Robert,使到場面十分混亂。我沒法看下去,再下一道命令︰
 
「你們……幫手分開他們,但千萬不要弄傷那個女人﹗」我強調。
 
手下們互望一眼,聽命行動。他們嘗試接近阿森,但她拿著利器對每個靠近的人亂揮,手下們一時間難以出手。
 
好不容易,幾個手下看準時機,合力捉住阿森的手,將她手中的利器奪走。我以為情況終於得到控制,但這個時候反而到Robert想報復,他想趁機襲擊阿森。
 
「喂﹗Robert﹗你不要﹗喂……你們﹗分開他們﹗分開他們﹗」
 
場面很失控,而Robert又完全沒有聽將我的話聽進耳。


 
手下們忙著隔開兩人,但兩人如野獸般難以罷休。我站的位置比較近阿森,看著她作為一位女生,在男人的包圍下如此激動,與他們產生不少身體接觸,看得我不是味兒。
 
「喂你們﹗不準踫她的敏感部位﹗喂﹗殺了你們﹗」我警告他們說。
 
「吓?」
 
收到我如此命令,手下們都覺得很為難,一半的人放開了手。而阿森便趁此機會想衝到Robert面前,我見狀亦只好親自出手制止。
 
「喂﹗阿森﹗阿森……冷靜﹗不要這樣﹗」我勉強拉住她的手臂。
 
勸告無用,我決定直接出手抱住阿森的腰間,用盡力氣將她一把拉開。最終,我倆跌倒地上,而我的頭著地時亦撞得有點暈暈的。
 
我拍一拍腦袋,半跪著,打算先扶好阿森。「妳沒事嘛?」我向她伸出援助之手。
 


「啊……好痛……」阿森摸一摸被撞痛的腰間,然後看了我一眼。
 
「誒?」她面色一變,更驚叫起來。
 
「啊啊啊啊﹗」
 
我感到莫名其妙,於是順著阿森的目光看到自己的下半身,驚覺下身唯一摟著的大毛巾在剛才的混亂中被扯脫了﹗現在我全身赤裸,而且半跪著,下體的東西搖擺不定﹗
 
「啊啊啊啊﹗」
 
「你……你聽我解釋先啦……」我羞恥得面紅耳赤。
 
阿森表情突然一轉,由花容失色,變為憤怒無比。她衝到我面前,給我跨下全力一踢,把我整個人都踢飛起來﹗
 
「啊﹗」


 
我被踢起再跌倒地上,下體的劇痛使我痛不欲生。我雙手一直按著那個位置,在地上亂掙扎著,但感覺只有越來越強烈。
 
「啊啊啊﹗啊啊……啊﹗」
 
我痛苦萬分,一邊大叫,一邊在地上亂滾。看見我這個模樣後,房裡面所有人都驚呆了。有些手下趁著機會抓著阿森,然後合力把她制服起來。
 
「放手﹗放手呀﹗」阿森反抗著。
 
「呵呵……八婆你死定了﹗教授你都敢踢?」Robert見自身安全,即站出來領威風,「教授﹗我們終於制伏她了,現在過來享用吧﹗」
 
Robert煽動手下,讓他們一起吶喊。「教授﹗教授﹗」
 
我下體剛剛受了重創,未有空檢查蛋蛋爆炸了沒,還要叫我立刻去開心一下?Robert有病嗎?還有……阿森現時的處境很危險,我要盡快幫她脫難,否則Robert一定自作主張,對她不客氣﹗
 


「你們……別傷害她……」
 
我強忍蛋痛,用虛弱的聲線向Robert和手下下達命令。但現場的氣氛實在太過高漲,他們根本沒在聽。
 
我勉強站起來,一步一步走向Robert,我想重新控制局面……
 
「嘭嘭嘭嘭嘭﹗」
 
門外突然傳來連續的拍門巨響,大家都嚇了一跳,而我更是對這種狀況有著非常強烈的預感。
 
「嘭嘭嘭嘭嘭﹗」
 
「Sir﹗Are you alright?」Alex在門外大叫著。
 
「Yes﹗Everything alright﹗Don’t break the fuckin door﹗」吸取了上次的經驗後,我拼著命立即大聲回應。
 
「Sir?Sir?Are you alright?」
 
「Yes﹗I am alright﹗I am alright﹗」
 
「Sir﹗Sir﹗」
 
喂﹗我明明已經回應了﹗怎麼他好像聽不到似的?
 
「No﹗不要﹗不要爆門﹗」
 
「Alex﹗No﹗Noooooo﹗」
 
我和Robert聲嘶力竭地,對著門外咆哮。
 
「喝﹗」
 
門外大喝一聲,看來一切經已太遲﹗
 
「隆」的一聲巨響,整部木門瞬間飛撞進來,直接打在我的身上,把全場的人也嚇壞了。
 
門外的黑色三連星以Alex為首衝了進來,用手指指著所有人。
 
「Freeze﹗」
 
和上次一樣,每個人都對他們紛紛舉手投降,唯獨是阿森沒有這樣做。
 
「Alex?」阿森看著Alex,一臉驚奇。
 
「Oh﹗阿森?」Alex也是一樣反應。
 
看見阿森和Alex相認的這一幕,我感到很離奇。但此刻,我倒地上眩得不行,木門更是把我的身體壓得無法動彈不能。我實在是自身難保呢……
 
「有沒有人……可以救我……」
 
說完這句話後,我便暈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