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天開始上班,沒問題吧?」我問阿森。
 
「人工怎麼算?」
 
「這樣吧,我保證你每個月至少有兩萬元薪金,好不好?」
 
「都不錯……但……還款方面?」她有點疑慮。
 
「每個月還五千。怎樣?會不會太吃力?」我讓她想想看。
 


「五千?」她豎起手指,計算了一下,「那我豈不是要跟你工作八年才還得清?」她有點驚訝地說。
 
「你喜歡的話,可以每個月還一萬元。四年還清。」
 
「每個月還一萬?」她又計算了一下,「不不……就每個月五千好啦……」她有點慌張。
 
我看著她的有趣反應,禁不住笑了笑。「好。最後,我要你許下一個承諾……」我的表情凝重起來。
 
「許下承諾?」她不惑。
 


「我要你承諾不再偷我公司的錢……不……我應該說……妳不能夠再偷任何人的任何東西。你知不知道,你再這樣下去偷東西,我真的很擔心你會出事。我真的很希望妳可以藉著這次機會,從此不再幹這回事。」我語重心長地。
 
阿森認真地思考了一下,有點感動似的。「我試試答應你吧……」
 
「試試?」我皺眉頭,希望她給我一個更肯定的答案。
 
阿森輕嘆一口氣,然後略帶感激地說︰「我知道你已經放過我很多遍……這一次還給我工作……我……會努力的。」
 
對於她的回應,我尚算滿意。「好,我相信你。等一會Robert會將地址、上班時間等資料發給你。明天第一天上班,不要遲到啊。」
 


「嗯。」她乖巧點點頭。
 
「妳現在早點回去休息吧。」我微笑著說。
 
阿森離開了。她離開的時候回看我兩眼,像有千言萬語未曾講似的。我想她大概沒有想到「教授」會對她這麼仁慈,我真希望她對我從此刮目相看。
 
我目送她離開時,腦內一直幻想著我們美好的將來。忽然間,我驚覺身邊的Robert和Alex一直用奇異的目光看著我。
 
「你們幹什麼?」
 
「教授……你喜歡她?」Robert表情很衰。
 
被他說穿了,我的反應顯得不自在。「很明顯嗎?」
 
「是啊。」他們異口同聲。


 
「那你們就不要揭穿我啦﹗真的是……」我扮作生氣。
 
「其實我一早就看得出來。」Robert自吹自擂。
 
「怎麼說?」
 
「之前她每一次偷錢給捉住之後,你都說要放過她。那我就想,你是不是已經喜歡上她。」Robert邊回憶邊說。
 
Robert說得沒錯,其實堂堂一個黑社會大佬,對一個女大盜七擒七縱,一定有他原因。或許「教授」跟我一樣,第一眼便被阿森深深吸引住都說不定。
 
「Robert……」
 
「嗯?」
 


「既然你認為我喜歡她,怎麼你還捉她來玩個什麼「迫娘為娼」呢?」我冷冷地問。
 
「哈哈……我就是打算用這個方法來撮合你們嘛。」他在狡辯。
 
「那麼……你剛才說『我的兄弟們會跟妳開心開心』,又是什麼意思呢?」我瞪著質問他。
 
「我不過在唬她啦……讓你有機會英雄救美嘛……」Robert越說越心虛。
 
「哦?」我用鄙視的眼神看著Robert,但他卻在回避、裝傻。我沒好氣……
 
「Alex,我們回去。」我說。
 
「Yes sir﹗」
 
我與Alex離開房間,獨留Robert一人。


 
「喂?教授……你不相信我嗎?喂,我都說真的。喂……」不甘寂寞的Robert追了過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