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照在我的臉龐上,微微溫暖,我從眼縫中看見那金黃色的光線。我醒來了,惺忪眼看一下時鐘–差不多中午時份。
 
我又睡了很久。
 
我在床上坐起來,雙腿還是蓋著被褥。由於腦袋還未靈活起來,我只能夠呆呆的看著前面景象---

這裡仍然是「教授」的睡房,而我仍然是「教授」。牆上那幅有齊蔭冬菇頭的我的肖像畫就是最好證明。
 
我要找個日子叫人重新畫過一幅……
 


我下床,走到窗台邊看一下窗外風景。這裡和城市中看到的景致有所不同,這裡居高臨下、視野廣闊。我俯視著整個中環,甚至連維多利亞海港都盡收眼底。
 
鄰近的風景,看得見那些高級大廈,但他們底下都混雜了一大片的草木,就像在原始森林中豎立起一棟棟的高樓,是大自然和文明的結合。
 
我垂下頭,看一看那些比較近的景貌。在我的腳底下,是我家的花園、泳池、停車場,這些都是我在這個世界所擁有的。而且我還回想起來,在昨天晚上,我連阿森都找到了。一切一切,都比我的原來世界好得太多了﹗
 
是這樣沒錯吧?怎麼我的心裡,又好像有點空虛……?
 
***
 


我換好新衣服,下樓到偏廳找Robert他們。Robert與黑色三連星一早便在這裡待著。我們一起吃了點早餐(其實是brunch),然後出發到停車場。
 
按昨天的做法,我向呀Jim拿了車匙,由我駕駛法拉利。Robert坐我旁邊,Alex和呀Jim坐後座,而Luci就獨自一人駕著Bentley。(同行的,當然還有那兩架黑色豐田。)
 
我把法拉利驅動,駕輕就熟,作為乘客的他們絲亳沒有不安感。
 
「Robert,昨晚要你辦的事,都辦好了?」我說。
 
「她已經在上班,經理還說她很勤勞。」
 


「那就好。」我滿意地笑了。「對了,大家想一想,等一下去哪兒?」
 
「咦?」Robert輕叫一聲。
 
「怎麼了?這個模樣?」
 
「教授……我們今天要飲茶呀……」
 
「飲茶?」我感到莫名其妙,「剛才不是已經吃了東西嗎?」
 
「不是……這個是公司的茶會啊……」他誠惶誠恐地說著。
 
我把車子停下來,一臉嚴肅地問Robert︰
 
「什麼是公司茶會?」


 
***
 
法拉利改由Robert駕駛。我們去到茶會場地。
 
這是一間傳統大飯店,座落在一大片空地上面。飯店全棟三層,前門有個廣闊的露天停車場。我們去到的時候,現場有過百位社團手足在例隊等候著。他們統一的穿著黑衫黑褲,神情肅穆。
 
「教授﹗」
 
百多人同時高呼我的名字,如雷灌耳。我被嚇了一跳,但又感到非常威風。
 
「教授,這邊走。」Robert說。
 
Robert領著我走進大飯店內,而黑色三連星就在飯店外面等候。一路走著,我一路向Robert埋怨︰
 


「我告訴過你,我患了感冒,有點失憶……飲茶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不提我?」
 
「對不起……」他羞愧得要死,「說起來……怎麼教授你不吃藥又不看醫生啊?」
 
「你怪我?﹗」我瞪眼生氣,Robert被威嚇得無言以對。「唉……總之給你害死……」
 
剛才駕車時,Robert向我急忙地簡介了一次這次茶會的重點---

這是每一次公司大選完畢後都會搞的一個聚會,由社團中最德高望重的元老–--東哥作為主辦人,邀請大選中所有的候選人來一起飲茶,並藉此立誓,以和為貴。說白了,就是希望大家接受結果,化干戈為玉帛。
 
等一會兒,我就會見到除「教授」之外,現時社團中最兇、最猛的幾位大人物。現在的我單是想一想,就已經緊張不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