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教授」太過出名嗎?還是我身邊的Robert太過靚仔?又會不會是黑色三連星太過高大呢?我們五個大男人陪著阿森去到名店商場的女裝部,把現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被那麼多人注視,指指點點的,我是有點不太習慣;Robert他們感覺還好,可能做我的跟班做久了,已經習慣了吧?
 
阿森亦一樣,一臉得意、滿面春風的。就好像一名闊太,帶著她的五條藏獒去逛街一樣---生人勿近,非常威武。
 
陪女人購物,和遊街示眾,其實都是我所討厭的事情。不過算了……反正只是買件衣服。這個商場很大,什麼東西也有,相信她很快便揀好。
 
一個小時後,我發現我錯了……
 


***
 
女人購物的戰鬥力真的很驚人,善變的個性也是令人咋舌。明明說好買一件得體的衣服,看來看去不稱心都算了,還突然多買了一大堆鞋子、手袋、化妝品……而且錢還是我給的。
 
看來我又中了阿森的計,不知不覺成為一隻兵……一隻糧兵﹗
 
我是一隻擁有無限銀彈而又悶透了的糧兵﹗
 
陪女人逛街,體力和精神力都消耗得很快。每跟著阿森轉換一間服裝店,我就急不及待的要找個地方坐下來竭息一下,像個垂死老頭一樣。
 


Robert則很醒目,他剛才陪了我們一會兒後,已經以找門票(I-CAC歌舞劇)為理由,一早離開大隊,留下我們幾個大男人在女更衣室出面的梳化上垂死著。
 
唉……究竟什麼時候才完成……
 
「鈴鈴鈴鈴﹗」
 
我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會不會是Robert的好消息?
 
「鈴鈴鈴鈴﹗」
 


我看了一眼,電話螢光幕顯示著「無來電顯示」。反正無聊,我還是接聽吧。
 
「喂?」
 
「在這個世界上,哪兩樣東西是無限的?」一把男人聲音說著一堆莫名其妙的說話。
 
「喂……你……說什麼?」我搞不清楚狀況。
 
男人停頓一下,然後把剛才的句子放慢,重新再講一次。
 
「在這個世界上……有哪兩樣東西……是無限的?」
 
「是不是那些『抽獎電話』……?」我說。
 
「吓……?」


 
「我不需要……拜拜……」我掛斷電話。
 
在原來的世界,我接聽過不少這種「抽獎電話」,他們無非想你回答一些問題,從中套取你的個人資料,或者邀請你上他們的公司,再向你推銷一大堆產品。不過像剛才的、那種古靈精怪的開場白,我倒是第一次聽到。
 
「鈴鈴鈴鈴﹗」
 
電話再次響起,依然是「無來電顯示」。這次我果斷掛斷電話。
 
「喂,這件衣服好看麼?」阿森說。
 
我抬頭一看,發現阿森穿了一件坦胸露臂的性感晚裝,在我面前搖搖擺擺。此刻她的身材呼之欲出,看得我面紅耳赤。而我身邊的黑色三連星亦都看過來,他們雙眼發光,一副餓狗的模樣。
 
我見狀撲到阿森面前,把身上的西裝外套急忙褸到她的身上,再把她拉到一邊講話。
 


「你怎麼穿成這樣?」我很介懷。
 
她垂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裝束,不明所以,「有什麼問題?」
 
「看歌舞劇的話……不要穿那麼暴露比較好吧……」
 
「選了那麼久,難得找到一件比較好的,你卻說不行……」她在怨我。
 
「這一件……我接受不了……」 我堅持。
 
阿森反一反白眼,沒好氣的,然後從身後的衣架上快速選了幾件衣服,掛在手上讓我端詳著。
 
「你選一件吧。」 她毫無感情地說。
 
「吓……?」我感到為難。


 
我將面前每一件衣服都仔細看,發現每一件都性感無比。本來好好的一塊布料,可以開洞的地方都給開洞了。無論是背部、腰部、胸部、膊頭……
 
喂……怎麼揀……?
 
「怎麼喇?快選吧﹗」她沒耐性子,不斷催促我。
 
「不如我們再到別處看看吧……」我很為難。
 
「不要﹗你就選一件給我﹗」她在耍性子,很決斷。
 
阿森迫得我毫無退路,必須作出抉擇。在這個揀無可揀的情況下,我決定用篩選法,把哪些我完全不能接受的衣物先給篩掉。
 
「這件不行……這件……這件都是……唔……這件都……」
 


不知不覺,阿森手上只剩下一件衣服。
 
「是這件了吧?」她向我確認。
 
「呃……」我面有難色。
 
「你去給錢,我到那邊去看內衣。」
 
說完,她把那件選剩的衣服掛在我的手臂上,然後獨自走到內衣部去。
 
我看著手中那件衣服,心中充滿疑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