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排房---位於深水埗的一間出名的平民餐廳,由於價錢便宜、份量大件,吸引了不少市民的光顧。在原來的世界中,我也是常客之一。
 
想不到阿森提意請客的地方,就是這裡。我感到很驚喜。
 
我看了看店內的裝潢,和原來世界一樣,周圍掛滿了足球球星的相片和相關的擺設。(曾聽說過這店的老闆娘是個足球狂迷,每年都會到外國追星,似乎所言非虛。)
 
這個地方對我來說很有親切感,廚房飄來的香味也令我很懷念。我覺得自己好像回到家一樣。
 
「喂……」面前的阿森突然向我講話。
 


「怎麼了?」我回過神來。
 
「你怎麼把他們都叫來了……」她向我埋怨道。
 
「呃……」
 
阿森所指的,就是坐在我和她身邊的Robert和黑色三連星。
 
現在,我和阿森面對面坐著,坐我身旁的是Robert和Luci,而她那邊是Alex和呀Jim。我們六個人,在餐廳中間的的一張長檯處坐下來。還好這個時候客人不多,否則黑色三連星各人的龐大體型,真的會令地方太過擠擁。
 


「我見他們還未吃午飯,就一起嘛……」我試著向她解釋。
 
「我不管,我最多只請你和Alex。其他人,你叫他們自己付款吧。」她在計較著,語氣很差。
 
「好的好的……我幫他們給,好了吧?」我感到為難,勉強打圓場。
 
阿森別過臉,態度輕浮,她這副模樣真的讓我很無言。同時間,我發覺身旁的Robert有點異樣。他拿著叉子,怒盯阿森,身體抖震得厲害。
 
我想,他應該被阿森剛才的說話刺激倒了……
 


「Relax……Relax……」我安撫著Robert。
 
我召伙計過來,大家都先後點好餐,唯獨是Alex拿著餐牌看了很久。
 
「Any chick?」Alex問。
 
「我們伯爵排房,沒有雞的。」伙計說。
 
Alex再度陷入沈思,良久,疑惑地問︰「雜排餐有沒有chick?」
 
「都說伯爵排房沒有雞咯﹗」伙計變得不耐煩。
 
Alex似乎還要搞好一陣子,我沒有理會他。我看著面前的阿森,她一副百無聊賴的樣子。於是我隨意想了些話題,希望讓大家輕鬆一點。
 
「對了,為什麼請我食飯?」我笑著問。


 
「你給我工作,回禮也是需要的吧。」她漫不經心地。
 
「那……為什麼帶我來這間餐廳?」我的確對此感到好奇。
 
「這裡?便宜嘛。」她答得很隨意。
 
「就這樣?」我有點失望。
 
「是啊。」她點點頭。
 
「……」
 
話題終結了,枯燥乏味。看來我要選一些內容更豐富一點的問題才行……
 


「咳唔……你……當初為什麼會打我公司主意?」
 
這是一條很不錯的問題吧?
 
阿森聽後有點愕然,眼睛轉來轉去,想了一會兒才回答︰
 
「你出名嘛……錢應該不少。」
 
「就這樣?」我很疑惑。
 
「是啊。」她點點頭。
 
「……」
 
話題又被終結了,但我力挽狂瀾﹗


 
「你很早以前,就開始幹這回事嗎?」我問她。
 
「中學未畢業便輟學,不偷錢,可以幹什麼?」她說得理所當然。
 
「輟學……?為什麼?」我感到好奇。
 
「咳咳咳咳……﹗」阿森身旁的Alex突然咳嗽大發,喘個不停。
 
阿森側視著Alex,表情古怪,然後對我甩一甩手︰「以前的事,不想提了。」
 
「唔……這些年來,難道你偷東西就沒試過失手嗎?」
 
「有,你囉。」她看著我說。
 


「我知道……但為什麼失手之後,你還要接二連三的針對我?」
 
她想了一想,「你等一等。」
 
她從手袋中找了好一會兒,然後拿出了一張皺摺的卡片,放到我面前。我拿起卡片一看,看見上面寫著「教授」兩個大字,旁邊還有我的親筆簽名。
 
「我第一次給你捉到時,你放了我,還給我這張有你簽名的卡片。你當時說有什麼需要幫手的話,可以隨時找你。」她憶述著。
 
「所以呢?」我不明所以。
 
「所以我就一直來偷你的嚕。」她得意洋洋地。
 
「喂……我當時的意思應該不是說『歡迎你隨時再來偷錢,不成功的話,就來找我求饒』吧?」
 
阿森兩手一攤,蠻不在乎,「我只想到這個意思。」
 
「你……」我受到打擊,眉頭一皺。
 
「你就不要那麼小氣吧。」她笑著怪我。
 
「唉……」我在洩氣,然後苦口婆心地說︰「還好是我呀……換著別人……你已經死了。」
 
「我知道啊,所以我有眼光嚕。」她很得逞。
 
我已經無言以對。
 
平常跟Robert說話,我間中會有氣炸身亡的感覺;但今天,我在阿森身上找到同樣的感覺。世事真的很離奇。
 
而更離奇的是,一直偷聽我和阿森講話的Robert,他此刻的情緒比我還要激動,他拿著叉子的手再次抖個不停,似乎又被阿森的說話冒犯到了。(看來Robert遇到對手了。)
 
「Relax……Relax……」我再次安撫Robert。
 
「話說回來……」我看著阿森,的表情認真起來,「剛才在飯店的時候,你已經第二次答應我不偷東西,你還記得嗎?」
 
她回想一下,不敢直視。「記得……」
 
「你真的要說到做到呀。」我有點嚴厲地。
 
「嗯……」她輕聲回答。
 
「你……真的有決心嗎?」我質疑。
 
「我都說答應你囉﹗」她雙眼冒火,嫌棄地說。
 
對著面前的阿森,我真的拿她沒辦法。我就姑且繼續相信她吧……
 
「喂……我們聊一些開心的吧。」她對我說。
 
「你想聊什麼?」
 
「唔……」她想來想去,表情古靈精怪,然後笑著問我︰「其實我一直都想知道,你們這些黑社會……平日除了打架劫舍之外,還會做些什麼?」
 
「吓……?」我傻眼。
 
聽到阿森這條問題之後,我的眉頭在抽動,嘴巴張開但講不出話。而Robert和黑色三連星也看著阿森定格了。
 
「其實我平常……還會看書、看電影、話劇、歌舞劇……」我在逐個數著。
 
「咦?你也喜歡歌舞劇?」她眼睛瞪大,有點驚喜。
 
「是,我喜歡歌舞劇。」我老實說。
 
「你知道佛羅里達州的I-CAC嗎?」她雙眼發光。
 
「我知道,他們現在好像來了香港。」
 
「是呀﹗正在公演呢﹗我很想看他們一次啊……不知道今晚還有飛嗎?」她一臉渴求。
 
我知道阿森現在是故意說著這些說話,做著這些表情。她無非想我請她看I-CAC的歌舞劇。

雖然被她刻意計算了,但我也甘心上鉤。因為現在的她,讓我想起原來世界的她。她們竟然都一樣喜歡歌舞劇呢,真的太有趣了。
 
「Robert。」
 
「嗯?」大吃大喝中的Robert停下手來,一臉肉汁的看著我。
 
「我想看今晚的I-CAC歌舞劇。兩張票。」
 
「OK。」他放下餐具,抹抹嘴,掏出電話,開始在忙著安排。
 
「真的會拿到飛嗎?」阿森問我。
 
「我是『教授』啊,應該不難吧。」我滿有自信的。
 
「太好了。」她開懷地笑。
 
現在的阿森,笑得很甜、很可愛,終於和原來世界的「她」有點像樣了。
 
我覺得,我們能夠在這個世界重遇,是天意。或許,上天注定我們要到這個世界來,才能夠一起快樂地過日子……
 
「不過呢……」阿森突然說。
 
「啊?」我的幻想被打斷。
 
「我沒有一件好看的衣服啊……」她楚楚可憐地。
 
「看歌舞劇,穿什麼衣服沒關係吧……」我疑惑。
 
「當然不行﹗看I-CAC喎,打扮不能馬夫﹗」她任性地。
 
「那麼……你想怎樣?」
 
「陪我shopping吖,好嗎?時間還那麼早。」她很雀躍。
 
「呃……好吧……」
 
看來面前這一位阿森,和原來世界的「她」還是有點分別……我必須再花多一點時間去適應……
已有 0 人追稿